那面巨大的漩涡,顷刻间被点燃,像倒扣在头上的火盆。螳螂人和李勇他们仨人,不知所措。那座雄伟的白色钟乳石形状的建筑,毁于天上之火。螳螂人的圆蛋飞船,瞬间将它们传输进去。

  惊慌失措的螳螂人,目光呆滞,表情十分沮丧。李勇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它扭头看了李勇一眼,什么也没说。一串震天的轰鸣,那声音像一串实心的糖葫芦,“轮廓”清晰无比。仨人扭过头,朝正后方望去,一朵碟型亮光膨胀,膨胀,然后瞬间缩小。以它为核心,一个巨大的环形冲击波迅速扩散,那速度已经超过了圆蛋飞船。

  一整剧烈的颠簸之后,螳螂人座椅前方的桌子上,慌乱地闪烁着红光。整个过程,只有螳螂人一言不发,也不关心发生了什么,仿佛他知道一切的答案。疑惑笼罩着这个飞船的每个角落,那闪烁着的红光像一个巨大的红色问号一样。

  就在大家疑惑的同时,飞船底部传来着陆的撞击声。螳螂人依然是一言不发。半晌之后,他用喉头发音了,嘶哑的声音听得人心疼。尽管,大家都不喜欢他。毕竟,现在大家都是难友了。

  =、更g新CC最√快‘。上酷匠C{网

  呲!的一声,圆蛋飞船内壁展开,铺在地上,成一张锯齿状的平面。螳螂人摸了一下额头,坐在凳子上。神情好像平稳了许多。他仔细地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了一遍。说道:“失败了,但我们不怕失败,土星人的军队迟早会得到至高无上的能量球”

  “什么?能量球,难道是那个顶上的白色圆球吗?并无特别之处啊”李勇心里嘀咕着。不用李勇问,螳螂人早就知道大家的疑问,他朝天空伸出细长的手臂,抬头仰望,密布在土星大气层中的风暴云。接着道出了实情。

  他吸足一口气,然后痛快的说道:“我们土星人在上次浩劫中,失去了能量球。它的能量来自里面的一颗铁芯,那是我们的先辈在远古时铸造的,它来自于你们的月球。它能放大一切微弱能量,将细如发丝的能量放大成瀑布,从而为我们土星军队提供用不完的能量,我们才有能力在上一轮战斗中打赢特赛人。这次,我试图利用幕灵做引,钢刀做芯,冒着受天谴的风险,以雌雄宝剑为原始能量源,希望得到数倍于雌雄宝剑的能量,从而增加战胜特赛人的胜算……”

  那后面的情况如何呢?话还没有说完,便停止了。但是很显然,螳螂人的计划落空了,至于为什么会落空,螳螂人连提都不提一下。好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样。按照李勇的理解,螳螂人的意思大概就是,事情到此为止了。

  很快到了晚上,李勇他们仨人很不适应这里的日夜节奏,相同的时间,比地球上要多一个日夜轮回。相比地球,土星上的黑夜似乎黑得更浓郁一些,连鼻子都能闻到。身体开始分泌褪黑素,他们仨困了,闭上了眼睛。

  可是刚闭上眼睛,他们就被一种奇怪的嗡鸣声给惊醒了。睁开眼睛一看,啥都没有。可是“螳螂人哪去了?”李勇发问。李谏摸着脑袋,不知道说啥好。张县令用手不断的掐着自己那可怜的几根山羊胡子,满脸疑云,但又故作镇定。他们俩,视线飘忽不定,对李勇的提问像是听见了,又像没听见。

  李勇心想,这俩人怎么今天这么古怪啊。完全不是平日里的状体,吃错药了吗?还是练功走火入魔了?先不管这么多了。我有要事要办!。什么要事啊?刚才我忽然觉得好像有一个东西需要找到。可是,我并没有丢失什么啊。

  一种目的性很强的意识开始占领了李勇的大脑,自己虽然是清醒的,但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那个意识。尽管如此,李勇并没有觉得不适,那股意识和李勇的头脑可谓是结合的天衣无缝,到底是何方高人在背后作怪啊。

  一个瓶子,对!一个绿色的瓶子,是我要找的东西,可是这地处荒郊野外,周遭全是白茫茫一片沙地,到哪里去找那绿色瓶子啊。“神仙啊,我知道是您在指引我方向,可是您好歹提示一下我这可怜虫吧!”李勇放声大叫起来,这是他来到土星之后第一次开怀发泄自己心中的郁闷,平日里他都是喜怒哀乐不形于色的人,童年受尽欺负的他,早就学会用低调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火焰。

  他觉得有些不自在,有一点点尴尬,他下意识的朝李谏和张县令看去,只见那两个家伙呆呆的站在那里,目光迷离而呆滞。“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两个家伙,之前还好好的,怎么才闭了一会眼睛,就成了这种怂样了!”李勇心里觉得奇怪的很。他慢慢走近他们俩,用手推他们,并大声叫道:“喂喂!快醒醒,别做白日梦了!快醒醒!”

  醒醒,醒醒……。李勇听见有人在他耳朵边大声叫唤,一阵冷汗过后,睁开了眼睛。原来,真正需要醒醒的,是李勇他自己。

  原来是一场梦啊!这梦竟然这般的真实,地上沙子的粗糙感,和梦中一模一样。转头再看,螳螂人正盯着他看,那眼睛比平日里大出许多。他读到了一种地球人没有的情绪。那是一种鸡尾酒般的情绪,主体成分是惊愕,配以少许苦闷和恐惧。这种奇怪的情感,恐怕只有属于土星人了。

  螳螂人的眼睛慢慢缩小了一圈,神情平静下来,用意识跟李勇对话:“你看到了什么?”李勇奇怪的反问:“我只是看见了李谏和张县令这两个家伙,他们在我的梦中,像吃错药了一样,怂怂的。奇怪的是,我在梦中并没有见到你!真是奇怪了。”李勇对螳螂人是有所保留的,一种直觉让他认为,那绿瓶子也许是个暗号或者是天上的神仙在暗示他,可能顺着这个线索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也许是太累了,我们累了之后就容易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你能不能让我们好好休息一番,你这么厉害,能给我们一个栖身之地吗?我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像傻子一样站着吧”螳螂人明白李勇的意思了。他挥手,那张齿轮状的白色平面,瞬间又变成了圆蛋。

  螳螂人告诉大家,因为刚才能量球的爆炸,导致他们失去了特异飞行的能量。只能利用最原始的物理法则来前进了,刚才铺展开的白色平面,是土星人收集能量的最原始的方法,太阳能。

  什么是“物理法则”?这究竟是什么宝物?李勇他们仨人,听的莫名其妙的。圆蛋飞船底部碰射出剧烈的火焰,周围的沙子全部被吹了起来,这动静,他们仨第一次见过。平日里螳螂人的飞行物都是悄无声息的飞行,这次因为能量球的爆炸,只能利用最原始的物理法则来飞行。“物理法则,物理法则”李勇嘴巴上念叨着。他心想,这物理法则真是个宝物,什么时候能拿到它,我们回家就有希望了,他浮想联翩……,低着头,隔着飞船透明的地板。呆呆的看着。飞船喷射出的飓风将地上的沙子吹出了沟壑。

  就在这时候,李勇看见地上有一个绿色的物体。旁边的张县令也在看,他用略带惊奇的语气说道:“这玩意怎么像个瓶子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