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红色利箭,像一条吐着红信子的毒蛇,朝猎物窜去!大家顺着“蛇尾巴”看去,原来是军中的神射手,人称“小李广”的张小虎所射。他拿着弓,眼睛盯着前方,目光如炷。

  从他那专注的眼神可以看出,一定是射到了什么东西。高凌好奇的问:“‘小李广’,你想把里面的鬼怪射死啊?”。众人一阵喧笑,张小虎表情严肃,眼睛依然盯着洞中,大家被他的反应,弄的有些糊涂了,人群中有人开始嘀咕“该不是真的射到鬼怪了吧”。高凌耳朵格外机灵,大声骂道:“他娘的,谁再敢造谣,我宰了他”

  张小虎,回过神来了。他拿着弓,走到高凌身边,表情严肃的说道:“左将军,借一步说话”。高凌便跟着张小虎,进了旁边的一个空营帐。

  进了营帐,只有他们两个人,张小虎的表情,显得有些夸张,他双眼圆睁,盯着高凌,这让高凌有些不自在。然后张小虎说话了:“左将军,我们的粮草还有多少啊?”这是咋回事啊,一个射箭的军士,怎么问起粮草来了。

  高凌没有回答,眼睛朝上看,正在思考他话的意思。张小虎接着说:“左将军,这怕是不好的征兆啊!”。高凌摆出将军的架子,撑着腰,头微微向上昂起。用一种不屑的口吻说道:“有什么不好的征兆?犯得着这么神神秘秘的,我要你们挖密道,你们却搞出这么多事端来,我看你们是留恋这里的美景吧,这些都是不切实际的幻境,我们目前最重要的是出去灭了黑山邪教和残暴的楚王”

  这番话让张小虎有些意外,原以为自己的左将军是个明事理的人,虽然没有一个人见过洞中的鬼怪,但是就目前种种迹象来说,这山洞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为什么他不听我仔细说完呢。但是,张小虎还是要把自己看到的说出来。

  他弯腰鞠躬,说道:“左将军,在下并非有意冒犯,只是我确实见洞中有异样啊,好像有一条黑龙盘踞在洞内,我因从小练箭,眼力强于众人,我方才确实见到了那怪物的面目,我才搭箭射去,那红色箭头,是我祖传的驱邪之箭,想那怪物一定是受了伤,我们不妨去洞中察看一番”

  高凌听了这话,实在是不好回答,去也不好,不去也不好,去吧自己又害怕,不去会被下属看不起。他只好采取缓兵之计,他先是故作思考镇定之状,然后缓缓说道:“我自有安排,你这一箭射的及时,射的好,我给你记上一笔”张小虎被将军这样一夸,心想这真是一位难得的好将军啊。

  在土星,李勇、李谏和张县令此时正准备离开螳螂人的家,前往螳螂人军营,李勇走着走着,忽然发现,在之前那条火龙的位置,地上有一只红色箭羽,他觉得十分奇怪,见螳螂人走在最前面,趁他不注意,一个箭步走上去踩在脚下,然后迅速弯腰打算把它捡起来,缺怎么也捡不起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支箭大部分箭体都埋在里面,只露出一小截箭羽。

  身边的李谏,看见了这一切,顿时眉头紧锁,眼睛圆睁,心想:“该不会是……,随即飞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赶忙拉住李勇,并凑在李勇耳边,用手拦住嘴巴生怕别人听见,他说道:“少将军,此物我认识,和我们远征军中一名军士所用之箭别无二致”

  李勇听了他说的话之后,感到非常惊愕,他没有怀疑李谏的眼神,他觉得这种蹊跷离奇的事情,发生在这里,真是太应景了。可为什么,螳螂人没有发现呢?难道,刚才那条火龙是被这支箭毁灭的吗?

  李谏小声说道:“刚才,我与那火龙交手的时候,觉得那条火龙好像另有目标,换句话说,我之所以能胜,是因为它根本不想和我斗。当我手握钢刀,砍向火龙时,也未觉得钢刀有什么异于平常的变化,想必,那条火龙正是被这支箭所灭”

  李勇有话要说,话刚到嘴边,螳螂人用意识给堵回去了。“你们跟着我,等一会要好好看看我们土星人的军事能力”。李谏和李勇还有张县令,非常不是滋味,他们三人原本是要帮助鸟巢里面的远征军来消灭黑山邪教和楚王的政府军的。他们三人不说是割据一方的军阀,好歹也是数万军人的头头,此时却流落到这里,看一个怪物的脸色。

  那滋味,真不好受。螳螂人一挥手,三人依然是“身首分离”的走出了这个像一根倒插的银针一样的建筑。这个所谓的螳螂人的家,毫无任何温馨,什么鬼地方,鬼才住这里。到了外面,抬头一看,满天的星光泼了一脸。

  这里日夜轮流转,速度极快,张县令抬头看天,那景色竟然如此熟悉,依然有圆月高悬于夜空,所不同的是,圆月旁边有一颗湛蓝色小圆球。张县令一阵惊悚!“这不正和我当初练功走火入魔时看见的那颗湛蓝色圆球一样的吗?”

  这颗蓝色圆球,出现过两次,两次都是在张县令的幻境之中。本以为,只是梦中的胡思乱想罢了。没想到真的能见到实物。它可真美,曾经以为幻境消失就再也看不到它了。螳螂人在催促,马上就要出发,他们要到螳螂人的军事基地去。

  三人目光交错在一起,仿佛同命相怜的狱友一样,共同的境遇让他们彼此的距离更近了一步,那颗自由的种子在他们三人心中埋下,直到时机成熟,一定会长出苍天大树,一起去灭了那黑山邪教和楚王。

  虽然在对待黑山邪教这个问题上,他们是有分歧的,山羊胡子的张县令是反对用有色眼镜看待特赛星人的。但对自由的追求,三人是一致的。

  李勇忽然有个主意,他心想,既然鸟巢里面远征军的箭能射过来,那就意味着,我们也能将这边的东西丢过去,我们不妨将写好的信或者其它什么东西丢过去,好让远征军知道我们还活着。螳螂人驾驶一个巨大的鸟蛋,将他们三人载入,他们只觉得一阵巨大的压力推着自己的后背。

  _7酷!匠(网\h永k久免。费看小;◇说l

  这股推力持续了很短的时间,螳螂人打开鸟蛋的门,告诉他们,军事基地到了。一张巨大的黑色画面,强烈的冲击着三人的视觉,这里全都是没有见过的各种奇形怪状的物件。

  那些土星人,全身都穿着白色的钟乳石形状塑成的盔甲,那些钟乳石形状的物体,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用那些东西做盔甲,真是丑到了极点。

  螳螂人不知道做了个什么姿势,那些白甲人便一个个整理好队形,那形状好熟悉啊,李勇心里十分纳闷,自己明明没有来过这里,为什么这形状这般熟悉呢?

  想起来了,当初自己第一次来到鸟巢的时候,李谏训练军士就是摆出这样的造型。他转身正想问李谏,李谏已经凑到了他耳边,小声说道:“少将军,你看,这不是咱们远征军的八卦阵吗?”

  是啊,这确实是远征军的八卦阵,可是这八卦阵又代表了什么呢?正疑惑,却听见白甲人队伍里传来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那声音好似猛虎下山,那声音好厚重的底气,像一团团摸得着的气团将所有的空间都填的满满的。

  这时,李谏大叫起来:“少将军危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