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奢和高凌这两位身经百战的武官,竟然感觉到了恐惧,他们开始怀疑鸟巢里面,世外桃源般美好景象的真实性。可是,自己每日都在里面生活起居,脚下的泥土,地上的绿草,还有周遭的树木,都是那样的真实,他们俩还曾亲自带领军士,去后山上采集草药,给受伤的士兵疗伤。山上云雾缭绕,那雾气格外厚重,厚重到有触感,用手都能感觉到。

  还有草药刺鼻的药味,让他差一点呕吐,那味道,像一条臭鱼,臭上一百天,然后再放进粪池里一样。真是终身难忘。所有的这一切都不像是幻境。初秋的空气里带着丝丝寒意,寒风吹过,树上的秋蝉,一声惨叫,落魄的飞进了旁边那片铜墙铁壁般的白杨林。

  高凌心中有些气愤,他有一种被作弄的感觉。到底是谁设下了这个迷局,让我四万多官兵钻了进去,做了四年井底之蛙,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像把我们困死在这里吗?可我们活得很好啊,哈哈。我倒要看看,这背后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等武夫,天不怕地不怕,连楚王都敢和他反了。既然找不到出路,我就去给他挖出来!。想起先前挖寻密道的工程,高凌虽然有些冒冷汗,但是,此刻愤怒的火焰,让他身上热气腾腾,冷汗早不见踪影,全化作了蒸汽。身上像长了一百个豹子胆一样。

  他打算重启挖掘密道的工程。“没有路,我给他挖出来,愚公尚能移山,我四万多将士,还能困死在这吗?”高凌信心满满。他不打算和伍奢禀报了。他觉得,这种有挑战性的工程不应该交给一个老头子来带头。

  第二天,一大早,高凌以左将军的身份,宣布重启之前停滞的挖掘工程。地上的杂草顶着露珠,迎来了新的一天,空气湿润,夹杂着泥土的芬芳,秋的气息还不浓,但夏日的酷热早已散去。这天气舒服的很。

  大约五十名身强力壮的军士,被他召集在先前那个烂尾的挖掘工程现场。现场一片狼藉,那些挖掘的工具毫无规则的丢弃在视野可见的任何角落。

  酷匠网e{首)U发

  可以想象,当时那些挖掘的军士们,听到停止挖掘命令的时候,是何等的兴奋。他们本是朴实的农民,毫无教育背景,且平日里生活枯燥乏味,需要来些新鲜刺激的猛料,因此,神鬼怪兽之类的谣言到了他们那里,是不会止住的,他们愿意去相信它。

  这五十多名军士,是高凌精心挑选出来的,他们受过一定程度教育,大多来自富裕的农民家庭或普通的小地主家庭,虽然家境不算大富,却不愁吃喝,有闲钱来读书,但又不至于多到可以用钱来抵消兵役,所以被征兵进了行伍。

  这些军士,他们在平日里是不屑于和那些泥腿子出身的战友们打成一片的。他们不信鬼神,是一群勇敢而理智的战士。因此高凌选了他们来完成未尽的工程。

  他们果然不辜负高凌的厚望,才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已经挖出了100米长的隧道,根据高凌在塔上观察得出的结果,他们挖的这座山头,最厚处也只有大约100米,也就是说,继续挖下去就能重见天日走出鸟巢了。

  高凌喜出望外,打算让军士们连夜加班,趁热打铁把出路快快挖出来,便传下军令:“安营扎寨”,就这样,这五十多人,在鸟巢的西部边缘,搭建了简易帐篷,住了下来。

  高凌打算让军士们休息几个时辰之后,待到子时再继续挖掘。可就在临近子时时,却发生了一件蹊跷之事。

  此时正值初秋时节,加上地处深山,每天夜里温度很低,军士们的背包里面,还放着准备过夜的厚衣服。可是今天晚上,洞口周围却异常闷热,树上的知了,也误判了时辰,已经夜里子时了,却还在知了,知了的直叫唤。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从子时开始,洞中开始吹出来一股股热浪,那热浪中竟然还夹杂着柴火的味道,这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这里山里面还住着人不成,到底怎么回事呢?

  众人有些害怕,虽然大家都是不信鬼神的热血汉子,但真要在这深夜时分,遇到如此蹊跷的事情,怕是给他十个胆子都很难保证,腿脚不哆嗦。

  高凌早就被先前的各种谣言所恼怒,正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如此重要的工程停工。现在,这些怪事又找上门来了。“他妈的,老子到要看看,是何方鬼怪!看我不把你挖出来剥了你的皮!”高凌咬牙切齿,但又不敢说出来,因为怕影响了斗志。

  他气得直跺脚,在洞口划着圈走路,内心焦虑万分,但又不敢发泄,那个和高凌关系甚密的年长的军士也在这次的挖掘队伍中,他见自己的左将军,走来走去,似乎有些不舒服,就问道:“将军,您是不是身体有恙啊,不妨先去营帐歇息片刻”。高凌有些慌了神,连忙说道:“老哥哥,不必了,我只是活动活动筋骨罢了”

  其实,这位左将军还是很害怕的,在那个自然科学匮乏的时代,无神论和有神论,其实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他实际上还是觉得洞中是存在鬼怪的。只不过,他高凌不怕“它”,要把“它”捉住,剥皮。当然了,如果那“怪物”有皮的话。

  见众军士因为这蹊跷之事,心中有些害怕,动作开始慢慢有些迟缓。这些高凌都看在眼里,他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用军令强压军士们向前进。

  挖掘继续进行,但速度明显慢了下来。高凌从身旁一个小兵手上夺下工具,忍受着洞内的高温,在弥漫着浓浓白烟的最前端,奋力挥舞双臂,铲下一块块硬土。

  大家见左将军带头冲在最前面,内心不免愧疚难当。“大家伙加把劲啊!”那个老年军士,呼喊着,众人也应和着回答“伙计们加把劲哟,嘿哟,嘿哟,嘿哟。加把劲哟,嘿哟,嘿哟……”

  在船工号子声中,军士们的斗志,被慢慢点燃,挖掘速度比刚进来那会更快了。很快大家的铁锹开始冒出火花,每下一锹,都会比前面一次更困难,泥土好像越来越坚硬,越来越难挖。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一样。

  高凌示意大家停下,队伍里面有个瘦高个,他主动请缨,“左将军,我家里祖祖辈辈都是矿工出身,我有家传秘法可以将前方的障碍挖开”。高凌面带惊讶之色问道:“什么秘法,你速速说来”。那廋高个,面露难色。从脸上挤出一堆,尴尬的笑。

  那个老年军士,毕竟是阅历丰富,他想:“这王二猴子,如此这般小气,一定是怕家传的秘法泄露给旁人了吧”,便知会大家散开。“离远点,将军有要事商量,大家都去干活吧”。众人自觉的散去。

  那瘦高个,左顾右盼一番,见众人都离开了,便扯着高凌的衣服,示意他转过身背对着大家说话。高凌被这架势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心想:“这家伙,到底啥秘法啊,如此神秘”

  只见那家伙,将青衫衣袖,挽到胳膊的高度,伸出左手掌,在上面快速比划出了三个字。分别是:一、二、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