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看似简单的阵法,成了螳螂人布下的圈套,四万多名军士,成了能量放大网中的一枚枚棋子。一束微弱的能量和地球上四万多件铁制兵器发生反应,并不断放大,投射,再放大,再投递,如此呈几何倍增。巨大的能量让鸟巢的时空序列瞬间抖动,时空膨胀,像一只吹大的气球。

  所有的物质,包括山川、草木、军士、房屋、草地、哪怕草地上的一颗露水,全都发生了扭曲,这是一种空间的膨胀,人脸扭曲,身体被拉直,拉直,再又扩张,扩张。这场罕见的时空膨胀,大家丝毫没有任何感觉,没有任何痛苦,更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只是时空的维度被瞬间吹大了。这一刻成了他们所有人生命中没有任何信息记录的一段空白。

  地球磁场随即发生抖动,瞬间产生巨大的热量,使周围的空气急速膨胀。一声巨响,鸟巢里面开了花,所有人的衣服都被撕成了碎片,像经历了一场温柔的爆破一样。大家都无助的瘫倒在地上。

  高凌,作为沙洲仅次于伍奢的将军,完全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他如果知道,这捡来的阵法,竟然有如此巨大的风险,他是万万不敢尝试的,万一出了差错,那可是四万多军士们的生命。

  他有些发愣,先是莫名其妙捡到一大堆方框模块,随后从附带的小册子里面,找到刚才的阵法,这一些列的经历,让他觉得有些害怕,他只觉得,眼前的黑塔,怎么好像越长越高了,像一柄魔鬼的利剑,生生插进了黑夜的最深处,先前还不及半山腰,此时却比最高的羊头山主峰还要高出一个头!

  一种恐惧从地底的最深处破土而出,刺破他的靴子,硬硬地钻进了他的心脏。他觉得事情不大对劲。眼前四万多名军士,坐在地上,神色呆滞,无动于衷,并且大多数衣衫褴褛,地面上布满了军服碎片。

  他挥舞手中的指挥刀,声嘶力竭的喊道:“归帐!”,那声音大如洪钟,仿佛在给自己鼓劲。“归帐!归帐!归帐!归帐!……”,那些百夫长,把命令传遍了整个队伍。远远的听见,声音像一串串蛤蟆,落地有坑,落魄的逃离了鸟巢。

  回到营帐,见到了盘腿打坐的伍奢,他双目恬然的合上,仿佛刚才那惊心动魄的大场面,丝毫没有吵到他。高凌甚觉奇怪,心想大人怎么这般模样啊,平时也不见大人吃斋念佛啊,便伸出手摸自己的脑袋,百思不得其解。对了,还有要事禀报呢,便打算将刚才的事情一一禀报。

  正要开口讲,只见,那闭着眼睛的伍奢,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伸出手掌,淡定一挥,把他的话给堵了回去。

  更m新最快◇上,酷L》匠网"{

  高凌只好作罢,他扭过头透过营帐的缝隙,看去,夜很深了,天空中无数繁星闪耀,虽然没有月亮,星光却很灿烂。他看见在黑夜最深处,那被夜色染得漆黑的铁塔,像一头巨大的野兽,他只觉得背部麻麻的。

  “左将军,稍安勿躁”,这声音忽然冒出来,吓了高凌一跳,他现在好比是惊弓之鸟,丝毫的动静都会吓死他。他扭头一看,原来是伍奢大人,在和他说话。伍奢心里觉得好笑,心想:“这家伙,平日里那般威风,竟然怕那些子虚乌有的鬼怪”。

  伍奢虽然,在营帐内处理军务,但是,外面发生的事情,他是知道一些的。虽然他不了解实情,但从小就跟着父亲伍子胥走南闯北的他,眼界大了去了,什么“妖魔鬼怪”他没见过。

  他平淡的对高凌说:“大丈夫,堂堂正正,不怕鬼怪,我们此时首要任务是练兵,好去消灭那黑山邪教啊”。说起黑纱邪教,高凌就一肚子委屈,本来伍奢是打算要他去和李勇作伴的,中途忽然改了主意,把他留下,要李谏去。

  听完,伍奢的话,高凌实在是有一肚子话要说,便痛快的都说了出来,高凌认为,眼前当务之急不再是黑山邪教了。对于部队来讲应该尽快找到走出鸟巢的路,这才是正道,否则,我四万多军士,就成了牢笼中的困兽了。

  原来,鸟巢部队也在寻找那个莫名其妙消失的山洞,外面的李勇在找进去的路,他们在找出去的路。他们都遇到了同样的情况。所有在山洞附近做的记号,包括立的碑、刻的字、种的树、还有铺路的铁砂他们都找到了。可就是不见洞口啊。

  鸟巢的军士们,只当是密道坍塌了,便动用几百号人拿着大铁锹顺着铺路的铁砂挖洞,打算顺着铁砂的痕迹挖出一条新道出来,可是奇怪的是,无论怎么挖,都不见尽头啊。军士们越挖越害怕,各种稀奇古怪的谣言,在部队中传播。无外乎都是神鬼怪兽之类的,就不一一细说了。为了止住谣言,挖道的工程只好作罢。

  长此以往,四万多军士的斗志会被鸟巢内悠闲的生活给磨的影都没有。只有战火才能让军刀熠熠生辉,只有战斗才能让军人斗志昂扬。必须找到新的密道,走出这虚幻的和平。外面正水生火热,战鼓声声震天,可就是传不进这封闭的鸟巢。

  伍大人看起来,并不喜欢他说的那些内容,高凌只好失望的躺在自己的床铺上,在失望中,进入了梦乡。梦中,他和李勇、李谏还有那位未曾谋面的“土匪张”一道,披荆斩棘,迎着战火,奋勇杀敌。

  “大人!请容我把话说完”。第二天,早晨,高凌起了个大早,打算再试一次,劝说伍奢,调动部队,寻找出路,不再被动的等待。

  高凌,不再顾上下级的面子,直接了当的把话说白了,身后还跟着一队亲信,他们一齐跪在伍奢面前,请求这个最高统帅,再次启动寻路的工程。

  伍奢,拗不过他们,只好答应了,长时间的和平生活,让伍奢,这个曾经勇猛的斗士,渐渐失去了斗志,心中那团血性的火焰,早已黯淡无光。

  到了中午,阳光很好,高凌强烈建议登上那高塔,用千里镜来大致侦测一下地形,选好最有可能留有密道的方位之后,再开动寻路工程。伍奢觉得也有道理,便随同他一道去登塔。

  当伍奢第一次看见,那已经变得足足有原来三倍高的黑塔的时候,心中诧异无比,想到昨天晚上,自己硬生生堵住了高凌的话,顿时愧疚无比。

  看来,此事真有蹊跷啊!但他没有说话,故作镇定,好像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一样。“我是堂堂楚国要员,怎可向下属认错”他心想。这也是对的,威信不仅仅关系到他个人的权力,而且是整个军队凝聚力的核心。

  黑塔有一条非常易于攀登的楼梯,让它看上去好像就是为了登高望远之用的。不费大力气,很快两人登上了,黑塔的顶尖。

  站在塔尖,好像钻进了云里,他扭头俯视,鸟巢最高峰羊头山,居然成了矮子,仿佛伸手就能摸到峰顶一样。从来没有看到过外面的世界,今天算是饱眼福了。虽然走不出去,但是看看总是可以的。

  真美啊!外面的世界完全是一片雪白。俩人陶醉于这美景,忽然,觉得不大对劲。对了!这外面怎么变成这样子了?明明是草木茂盛的青山绿水啊,怎么现在变得一片雪白。再看鸟巢内部,依旧是郁郁葱葱,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和外面的一片雪白,形成鲜明的反差,而这鸟巢环形山,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分水岭,伍奢,抬头,随即喊了起来:“快看,那是何物啊!”

  只见一个巨大的湛蓝色圆球,高悬头顶,它被一层雾气环绕,湛蓝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