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年长的士兵发现,楚王军旗上的蟠龙花纹不大对劲!,外形很呆板,像是个三岁小孩,依葫芦画瓢画的,并且整个纹路并没有随着旗帜的飘动而发生形变,不像是织在旗帜上的,倒像是浮在上面,和旗帜分属不同的空间层次。

  这让那个老兵疑虑重重,可当时因为复杂的情况,加上李戍将军正在和黑甲人对话,并没有机会禀报情况。

  这时,女黑甲人那对巨大的黑色眼睛正注视着事态的发展,沙洲上的每一个细节,都被投射到了她跟前,那团幻境就如同微缩版的沙洲实景模型一般。

  她当然知道,他的兄弟,也就是那个瘦小的黑甲人,把戏里面的破绽,但是,他急切的想知道李勇的下落,只好接受了矮个子黑甲人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来骗取沙洲将士们的友谊,并通过这层友谊,迅速找到李勇。

  矮个黑甲人,当然也知道自己统帅的意思,他太了解自己姐姐了。加上特赛星球现在正缺少一名丞相也就是副统帅,现在正是表现自己才能的时候,此举真可谓一箭双雕!

  最s新章节上1酷匠网t

  李戍,心里压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他长叹一口气,军士们也松了一把劲,放下兵器,坐在地上,像刚打过一场大战一样,这轻而易举的胜战,没有让他们警觉起来,他们其实巴不得早一点结束。

  长时间的和平生活,让他们变成了普通平民,军人的斗志已经被优越的生活,磨得只剩下一副盔甲而已。李戍看着南岸,似乎惊魂未定,矮个黑甲人走过来,换上救世主的假面具,似笑非笑。当然,李戍也看不出他的表情。

  那个老兵此时就站在李戍的身后五米的距离内,他机敏的发现,这个又矮又黑,全身甲胄护体的大头猴子,那耳朵竟然一抖一抖的。他当然不知道,那是黑甲人在笑。

  他瞅了个机会,跟在李戍身后,进了营房,在这个昔日传奇般的战斗英雄,那不信任的目光下,老兵结结巴巴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他本意并非捣乱,可眼前这个老朋友,这个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李将军,却以蛊惑人心为由,将他赶出了营帐。

  可见,矮个黑甲人的计谋起了作用。从先前刚见面时候,放的那一场,充满了悲情的“电影”开始,就已经一步步下套了。那“电影”是真是假,暂且不知,但我们知道的是,沙洲的军士们包括李戍,已经对黑甲人产生了同情心。加上,刚才又欠了黑甲人“人情”。也难怪李戍不相信老兵说的话。

  李戍并非完全失去了判断能力,只是长期的和平生活,磨平了斗志,蒙蔽了慧眼。赶走了老兵,他陷入了沉思。这四年,自己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是安逸的生活让自己改变了太多。如果是四年前,自己是绝不会把一个同甘共苦的老兄弟,赶出营房的。

  他开始默默的审视自己。目光停在了墙上,上面挂着四年前,在暗流涌动的长江岸边,江风吹得军士们衣着凌乱,自己用那尘封依旧的文房四宝,为李勇送行而写下一首诗句。白纸黑字,字字撼心,往事历历在目。

  “这到底是怎么了?”他自言自语,坐在了床头。大约九秒钟之后,他忽然转过身,脸对着营帐大门,那个老兵无奈的背影,让他有些心酸。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忽然加快脚步,揎起门帘,顾不上将军的面子,拔腿往外面跑去,病腿好像康复了一样。

  他一路追赶,想找到那个老兵,好好听听他说的话。脚下的沙子那细腻的感觉,让他又回到了登上沙洲的第一天。遗失的血性重新回到了自己身上。在留下了一串匆匆的脚印之后,李戍找到了那个无奈而又委屈的背影。

  那老兵见身后有人追过来,便扭头,诧异的情绪湮没了先前的委屈,他停下脚步,站直身体,敬了个军礼。李戍握着他的手,目光诚恳。

  那个年龄大的可以做他父亲的,慈祥的老兵,用流畅的家乡话,把自己看到的,想到的,全说了出来。李戍听得非常认真,听完之后并未马上说话,他表情毫无变化,好像那老兵汇报给他的情况,是他预料到的所有结果中的一个。

  他诚恳的告诉那个老兵:“即便是最坏的结果,也无非是一死,况且,那群黑甲人,并无恶意,我等区区四十人,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想灭了我们太容易了”。

  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老哥哥,多谢你的好言”,然后弯腰朝老兵真诚的行礼。上级向下级行礼,自古少之又少,这算是难得的一出。那老兵深受感动,暗自下定决心,誓死保卫将军的生命。

  这就是一出戏,李戍必须把他演完,双方力量悬殊太大。别无选择,走着瞧吧!黑甲人整理队列,等候李戍的答复,因为,李戍答应过黑甲人可以帮助他们找到李勇。李勇是李戍派出去寻找有生力量的,这不假,但是,那次任务,毫无计划,既没有一张哪怕很简单的地图,也没有想清楚,什么时候回来。全然是听天由命。

  李勇全程没有地图的指引,只是凭着经验,往前走。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过了河再想上岸,就难了。可李戍已经答应他们了,这如何能圆场啊!

  且慢,李戍好像想起来了什么,李勇出走的当天晚上,确实是发生过一件怪事的,那天夜里,他被一脸惊恐的哨兵叫醒,披着睡衣,匆匆赶到江边,只见对岸火光通天,并且传来莫名其妙的呐喊声,可根据当时的军事地图,对岸并无战事啊。

  对!这倒是个开脱的好理由,就说李勇被鬼怪给抓走了,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李戍愁眉不展。大不了是一死嘛!没什么好怕的!李勇,我的好兄弟,你到底在哪里啊!

  李戍走出营房,小步走到了矮个黑甲人跟前,面露怯色。平日里,浓眉大眼,器宇轩昂的面孔,此时毫无英俊可言。可以肯定的说,当他老了之后,回想往事,此时此刻将会成为他记忆中,最窝囊的时刻。

  矮个黑甲人,那双深邃无比的黑眼球,盯着李戍,好像可以看透他的五腑六脏一样。气氛有些微妙,安静的让人害怕,连江涛都停止了吵闹。东流的江水带不走他的烦恼,他必须亲自面对命运的安排。

  李戍,深吸一口气,然后猛然低头看着那矮人。盯着他的眼睛看了有足足1分钟的时间。眼神的交流是最原始的交流方式,能感觉到很多无法言语的信息。就在这一分钟的时间内,他好像掉进了万丈的黑洞。

  他倒吸一口,灵魂从黑洞里抽了出来。鼻尖冒出一颗豆大的汗珠。他略微有些颤抖的说道:“你们要找的人叫李勇,是我的部下”。身后黑甲人队列,一阵轻微骚动。看得出这些黑甲人,全都是能听得懂中文的。

  矮个黑甲人,礼节性的咧了咧嘴,仿佛在告诉李戍,他在笑,但是我们都知道,黑甲人不是这样笑的。李戍有些不安,但依旧挂着一幅台面上的笑容,以缓解自己的紧张。

  他接着说:“我派他去执行任务,可是当天晚上,发生了一件怪事”。矮个黑甲人,没有说话,但是很快,用意识敲了警钟,堵住了他的嘴巴,接着用意识说道:“发生了什么怪事?你用意识告诉我,千万不要说出口”

  李勇接下来就告诉了他发生的一切,简单几句话就能描述清楚的事情,却被矮个黑甲人打断了很多次,不断询问当时的所有细节。螳螂人最后一句话问道:“你所见到的那个鬼怪,是不是身材很像一只螳螂?”,伍奢这老家伙,哪里见过什么鬼怪啊,但他为了敷衍黑甲人,早点摆脱他们,很肯定的点头,并回答道:“是的”

  那黑甲人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对话就此完毕。矮个黑甲人的眼睛,也变得似乎有点温顺起来。他没有再说话,便带着众黑甲士兵,跳进了一艘悬在半空中的,巨大的铜锣里面。越来越淡,越来越透明,最后消失在傍晚的天空。

  伍奢长叹一口气。天色已晚,他望着天空发呆。那颗最先被夜色点亮的星星在嘲笑他的懦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