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戍,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将,是什么让他如此惧怕?原来,他看到了楚王的军队!从第一次登上沙洲,到现在,已经整整四个年头了。他作为沙洲部队的首领,始终防备着楚王的军队,尽管,这四年,没有看见哪怕一条船从这里经过。

  这里早已经被他们当成了世外桃源,也确实如此。经过四年的建设,沙洲已经是一块富饶的乐土,他们什么都不干,这里所有的物资,也足够供他们吃喝生活整整两年,粮仓里的稻谷多得吃不完,管理跟不上发展,以至于鼠满为患,他们又养了一群猫,那些猫嘴巴始终就没停过。

  老鼠成了它们嘴边的家常便饭,因为猎物充足,那些猫整天除了抓老鼠就是进行“造猫运动”,以至于最后猫满为患,可想而知,李戍确实创出了一片新天地,这里完全是缩小版的世外桃源啊。

  这里不仅经济繁荣,而且人心整齐,在这个小社会,人们互相以兄弟相称,军队沙洲部队内部虽然经历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都一一化解,再大的事,豪饮一壶酒,便烟消云散。

  有几次,冷月高悬的深夜,士兵们都睡着了。站岗的士兵误报了敌情,吹响了号角,他们难以置信的,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着装,握紧兵器,像守纪律的黄蜂一样聚成一团,站好队列,准备迎战,简直是一块铁板,坚不可摧。

  但是,在李戍的心中,那个最大的敌人,仍然是楚王的正规军队,因为他们是叛军,楚王一定会斩草除根,只是时候未到。

  李戍,呆呆的站立着,一只脚着地,另一只病腿略微悬空,他目光中似乎有无尽的哀怨要述说,也许是对被楚王军队杀害的兄弟们的思念,也许,是对穷途末路的恐惧,再也许,是对命运不公的愤怒。

  在南岸,那一面写着大大的“楚”字的战旗,让人不寒而栗,红色的战旗像魔鬼伸出的舌头!。他一阵冷笑,哈哈哈。虽然看似镇定,但大家都听得出,这笑声充满了凄凉和恐惧。在沙洲上,每个与世无争的日子里,夜晚,李戍都会将内心中那个懦弱的自己重新打量一番。

  他十分惧怕,楚王的围剿,可今天,那群恶魔终于来了!

  “弟兄们,是楚王的军队,大家准备好,报仇的时候到了,操起你们的家伙,用怒火葬送他们,让山顶的老鹰给他们收尸吧,杀,杀,杀!”。李戍,怒目圆睁。四年的怒火和恐惧,交织在一起,让他的声音有些变形。

  杀,杀,杀,众军士,怒焰冲天,手握长兵器,随着吼声,有节奏的,往地上猛砸木杆。嘭嘭,嘭嘭,嘭嘭!像最有力的心跳。

  远远的看到,南岸的楚王军队好像要渡江了,先前还没有看见船的,怎么现在一下子冒出这么多船来了,好像是从江底钻出来的一样,他们明明是骑马步行而来,这船又是怎么回事?李戍虽有些疑惑,但他很难怀疑自己的眼睛啊。

  这里的地貌和状况,李戍是最了解的,作为沙洲的首领,他每日都要亲自带队巡逻,不仅察看沙洲上的环境变化,还对江两岸的环境做一个简单环视。

  楚王的军队,看上去好像有十艘中等规模的木船,可上午巡逻的时候并未发现对岸有异样啊,楚王在此处并无水军,不可能长途奔袭,运船过来,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那个最矮的黑甲人,走近过来,跟李戍说了这样一句话:“你如果需要帮助,我们很乐意提供”声音很小,毫无中气,发音也很不标准,但这句话,简直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来不及怀疑那么多了,眼见为实。眼前,楚国的水军就在对岸,而且马上要发动进攻了。四个粗脖子士兵,龇牙咧嘴,费了大力气把红色的大战鼓从营帐中抬了出来,那布满尘土的鼓面早已饥渴不堪,急不可耐的等待着召唤。

  咚,咚咚,咚咚咚,战鼓敲响,南岸的乌鸦群集上空,带来了死亡的气息。李戍的心脏跳的比战鼓还快!他迫不及待,但又焦虑万分,他心里没底,安逸的日子过惯了,他怕打仗了。

  矮个的黑甲人知道时候到了,该他们出场了,完全没有和李戍商量的意思,仿佛计划已经酝酿了很久一样,轻车熟路!

  他双手下垂,手掌朝外,浑身颤抖,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像青蛙,又像蟋蟀,这奇异的一幕,扰乱了李戍的视线,他不知道该看哪边了。焦急的跺脚,眉头锁紧,手心直冒冷汗。

  D8看Y正BA版章T节i上"|酷%匠网

  黑甲人的手掌开始发出炙热白光,像烧红了的铁水一样,其它黑甲人腾腾腾飞到了大约二十米距离的高空,像一块块黑色磁铁,互相之间紧紧地吸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面巨大的黑色圆环。圆环开始旋转,越转越快,开始发光,忽然一道巨大的光带照向楚王的军队。

  楚王的士兵好像被江水给吞没了一样,先前还张牙舞爪的魔鬼,瞬间烟消云散。涛声依旧,江浪拍打着沙洲的岸,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江面上几只水鸟左顾右盼啄着水里的小虾。

  也确实,李戍所看到的一切,的确没有发生过。刚才的一幕只不过是那矮个黑甲人玩弄的障眼法罢了。也正因为,那矮个子黑甲人的障眼法,让螳螂人有了攻击他们的话柄,不管黑甲人目的如何,最起码,让别人抓住了话柄,使自己在舆论上陷入被动。

  那个矮黑甲人,是特赛星球上又名的术士,其实万事万物都是一个道理,人类有巫师、道士、施蛊之人,他们特赛星球上也有类似的人,暂且称呼他们为“术士”吧。尽管这个名词来自地球。

  他身材瘦小,在特赛人中也属于很矮的类型,他是个孤儿,在特赛人和土星人的战斗中,失去了双亲,是前任首领也就是女黑甲人的父亲,收养了他,他和现任女首领情同手足,同时,他的才能也为特赛人赢得过不少声誉。

  虽然,作为特赛人女首领的兄弟兼得力干将,他的才能受到赏识。但这次女黑甲人并不是很赞成他这么做,毕竟,诚实是宇宙间最珍贵的美德,任何时候都不能肆意践踏。可是,他本人却不这么认为,在他的头脑中,实现目标是头等大事。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运用各种手段,用地球上的兵书来讲,就是兵不厌诈!

  事实证明,这确实能在短时间内取得战果。当初黑甲人战士数量曾经十分有限,为了尽快利用地球上的力量,他不得不去挑拨离间,利用不同国家不同人种之间的矛盾,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为了得到更多的石油,他策划过多次地球人的内战,无数生灵涂炭,精壮的人类战士数量锐减,为黑甲人军队的石油开采扫清了障碍。

  原本可以通过谈判,通过彼此的交流来实现双方利益的双赢,可是,这个矮个子黑甲人,却迷信武力,他欲望太深,不可自拔。这一切,女首领并非全知。可是,他太小看地球人的能力了,这些雕虫小技,终究瞒不过地球精英的眼睛。

  很快,李戍部队中,那个一眼认出画中李勇的那位年长的士兵,再次把他的眼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当那些楚王的军队刚出现在南岸的时候,他就发现,楚王军旗上面的纹路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