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回到另一个世界。

  在遥远的宇宙另一端,特赛星球的首领,也就是之前的那个女黑甲人,此时,正端坐在一团幻境前,那幻境中有一片土地,形似新月,弯曲而细长。上面有若干个小人在走动,有的拿着长矛,有的端坐条凳,那脸上的表情竟然都十分真实,用栩栩如生来形容,都不够。

  快看!那个腰佩宝剑,头戴青铜头盔,浓眉大眼,走路一瘸一瘸的人,不正是沙洲上的李戍将军吗?再看,周围混混沌沌的,原来是涛涛江水啊。

  原来,这幻境正是此时此刻的沙洲,上面发生的所有事情,此时都被投射到了她的跟前,她盯着眼前的景象,一动不动。

  酷Q匠J0网…L唯v一正版,2c其f。他{都I…是2盗`版

  这个特赛星球的女首领,曾经向银河系投入了几十名黑甲战士。目的就是侦察线索,寻找李勇,因为女黑甲人曾经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一个小卒,他浓眉大眼,器宇轩昂,武艺高强,他用他手中那柄神剑,帮助特赛人黑甲兵,消灭了来犯者。

  特赛星球,因此重新焕发生机,死去的黑甲战士居然重新复活,连身上的甲片都是崭新的。满目疮痍的大地,重新长出了新鲜的生命。孩子们和家人围着在一起,欢声笑语,为最苦难的人们疗好了伤痛。

  梦中的幸福来的太突然了!但是,她宁可信其有,哪怕找遍整个宇宙,女黑甲人激动而慌乱的调用自己所能调用的全部资源,寻找那个英雄。

  日复一日,星辰变幻,线索一个个断掉,希望一点点破灭,整整一年毫无收获。但是,她仍然没有放弃,他要找到那个救世主,拯救浩劫中失去生命的苍生,复兴特赛星球。

  终于,前方的黑甲战士传回捷报,他们根据首领梦中的片段,找到了梦中那个小卒所在的队伍。

  于是才有,黑甲人“偷袭”沙洲的故事。当黑甲人当着沙洲众将士的面,飞快的画出那副惟妙惟肖的肖像时,李戍的一名老兵,迅速认出,画中的人正是李勇。

  女黑甲人首领,双手合十,像一位人类的教徒一样,虔诚的端坐在这团幻境前方,她真切的祈盼那个英雄的到来,祈盼梦中的美好能提前幸临特赛星球。

  从黑甲人以一种惊世骇俗的方式,从地下,水中,腾空而出,到沙洲守军放下戒备,再到,沙洲老兵发现画中人就是李勇。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真是跌宕起伏。女黑甲人首领,不知是觉得剧情好看,还是因为紧张,他那对巨大而凸起的黑色眼睛,此时布满了经络。

  剧情,按计划展开。那群黑甲人迅速围了过来,他们并没有粗鲁的举动,而是弯腰,头朝下,右手放在胸前,非常认真的,做出一种类似于祈求的姿势,虽然和地球上的姿势不同,但所有的沙洲军士们都能猜得出,这群黑甲人有求于我们。

  这个姿势持续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才结束,完毕之后,那个子最矮的黑甲人,竟然跪在了李戍跟前,他本来就很矮,全身站立也只及李戍腰部,现在李戍只能很困难的俯视他了。

  他拿出一个黑色方盒子,放在地上。一个高大的黑甲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那情景,没打招呼,把李戍吓了一跳,还以为黑甲人都是矮子,这忽然来了个黑甲巨人。真有点适应不了啦,李戍下意识的摸了摸头。

  这个黑色盒子,其实是特赛人首领的通讯工具,李戍看到的那个黑甲巨人,正是那女首领的全息影像,只不过被放大了数倍,显得高大无比。女黑甲人,此时有些后悔,当初应该把影像调小些的。因为她通过资料了解到,地球人通常会觉得体态高大的生命个体,非常强势。这样会破坏沟通环境,让大救星的朋友们感到不适。

  女黑甲人,故意压低身高,略微向前俯首,用一种近乎完美的中文说:“大侠,久仰!”,这是他在浩瀚的地球资料库里找到的最佳开场白,据旁白提示“这四个地球汉字,能让对方,产生愉悦感,尤其是黄皮肤的中国人”,为此,这四个字,她练了一年。对于以脑电波为主要交流方式的特赛人来说,真是非常难得的,他们喉头很小,肺也退化了。

  李戍先是被这黑甲巨人吓了一跳,接下来那黑甲巨人一句“大侠,久仰”。更是让他彻底崩溃,完全找不着北了。李戍那摸头的手,一直就没放下来过。他应和着说:“诶,诶,久,久仰”。然后双手合十,鞠躬。

  完成了该有的礼数之后,开始进入正题了。还是李戍首先问话:“请问,你是何方高人啊?”,女黑甲人,就一五一十把缘由全说了出来,尽管,她的中文只达到了“模拟”的水平,而且语速极其缓慢,和那树懒有的一拼。但是,军中还是能人辈出,周围那些年轻的士兵,竟然把字全都猜对了。最后拼出了一整句话。

  李戍明白了她的意思,沉默半晌,然后环视所有的沙洲士兵,喊道:“她刚才说的话,你们都听清楚了吧?你们信吗?李勇是救世主!哈哈哈哈”。说完,哈哈大笑,那笑声中气十足,在这空旷的沙洲上竟然都能听到回声。看得出,尽管偏安这沙洲一隅,仍然没有放弃武功操练,那丹田之气非常旺盛啊。

  这完全出乎女黑甲人意料之外,她原以为,人类会很认真的听完她的话,然后告诉她那个英雄的姓名,接着再给出她一个富有建设性的建议,或者直接告诉她,英雄在哪里,她去找。

  可现在,自己面对着一群没有教养的莽夫,真是有口难辩啊,“‘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难道就是这个意思?”女黑甲人暗自想到。现在,横在彼此之间的障碍不是语言,而是信任。只有取得他们的信任自己才能找到那个梦中的英雄。

  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一阵阴冷的江风,吹来一大堆刺骨的乌云,深秋的沙洲格外寒冷,周遭杂草枯树,构成了一幅悲凉的图景。女黑甲人,巨大的全息影像,在沙洲上被冷风吹得,一闪一灭,一闪一灭,像破灭的希望。

  她头深深的低下,双腿半跪在地上,双手无助的垂着,她失望极了,但她没有放弃,也不想放弃,这么多年都走过来了,不差这一时半会。

  一股力量从脚下升起,迷茫的大黑眼珠子,又开始有了光泽。特赛人特有的第六感告诉她,有好戏上场了!。只见从长江南岸传来千军万马嘶吼的声音。沙洲的将士,已经习惯了长江的波涛,以为不过是江水怒吼罢了,没人去关注那动静。

  这时,黑甲人齐刷刷的,扭过头朝南岸望过去。李戍觉得奇怪,这些家伙是怎么了,怎么都朝一个方向看啊,有什么好看的。

  当他也转过头,往那里看去的时候,一种埋藏在内心许久的恐惧,迅速发酵、生长、像毒蛇一样,把他全身裹得严严实实!鼻尖、额头、后背还有手心,凉飕飕的直冒冷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