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火龙竟然对李勇惧怕不已,另在场的各位一阵唏嘘。李勇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心想,这鬼魅无比的火龙怎么会怕我。螳螂人不失时机的用意识告诉李勇,“你可以驾驭它!”。李勇心生好奇,“能骑上这等奇兽,那可真威风,让我试一下,哈哈”

  虽然不知道具体操纵方法,但是凭着直觉,他觉得,靠意识就够了,既然是神兽,那必然能通晓主人的心思。李勇开始试着用意识召唤它,火龙开始朝李勇靠近,靠近,李谏和张县令为李勇捏了一把汗,他俩毕竟不知道,螳螂人用意识给李勇传达过信息。

  火龙越来越近,那火焰开始变得温和起来,之前火光冲天,此刻变得袅袅动人,颜色也慢慢向白色过渡,这时,这变白的火龙猛然长出一对翅膀。李谏以为白龙要加害于李勇,想都没多想,一股怒火占领了头脑的高地,他举起钢刀,朝白龙砍去,那磨得透亮的钢刀,映衬着张牙舞爪的白色火光,显得明亮异常。

  李谏用一种快得连自己都感到陌生的速度,迅速逼近白龙,手中拽着的钢刀,像恶魔的利爪。大家从来没想到,李谏竟然有如此的武功,那速度简直可以和瞬间移动,相媲美。这一切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连那善于读心的螳螂人也始料不及。

  一缕诧异的神色,从李谏眼中闪过,刹不住车了!钢刀毫无悬念的落在了白龙头上。一阵耀目的红光,将整个大厅染成了血色,一阵高频的嘶吼,听的让人心脏震颤。这外星的异兽,那痛苦的叫喊,竟然和地球上的生灵如此相似。在白龙挣扎的身躯后方,李谏一个踉跄,扑空在地。

  宇宙间任何厉害之物,都有弱点,对于人类而已,怒火能倍增战斗力。这神兽亦是如此,因为李勇的召唤,它收起了怒火,表现出温顺的一面,而这温顺正是它的弱点。

  人间的铁器,对于地球上的生灵来说,是最平常不过的物件,普通人皆能轻松驾驭。可对于土星上的万物来说,则是威力巨大的神器,它能将能量放大数倍,当李谏的钢刀触碰到白龙的头部时,白龙自身的能量被放大数倍,并反射给了它。瞬间的能量膨胀,让它失去了生命,如果它有生命的话。

  李谏倒没有觉得砍到了什么东西,只是觉得扑了个空,巨大的惯性让他跌倒在地。转过头看见,白龙挣扎的身躯变成了一缕缕白色的雾气,被头顶的黑色漩涡吸走。

  众人脸上的表情,全都被螳螂人看在眼里,他藏起眼中狡黠的闪光,走近李谏,伸手要扶他起来,李谏顿时受宠若惊,慌忙躲闪,心想,“你这是干什么,快走开”。他显然不太适应,这个原本冷漠的螳螂人,忽如其来的热心肠。本能告诉他,这个螳螂人肯定有什么鬼主意。

  他猜对了!刚才的惊险一幕全都是螳螂人导演的,目的是考验李勇他们三人的战斗力,尤其,是他们手中地球铁器的威力。李谏刚才异常的行动能力,全都是螳螂人搞的鬼。他暗中调低了地面对李谏的引力,这样会让李谏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好像掌握了瞬间移动的奇功一样。螳螂人早就料到,李谏这个唯一以铁器为兵器的武夫,定会莽撞行事的。

  你说你螳螂人,你明明是邀请大家来你家里做客的,为何出此下策啊,真不是个好东西!

  李谏,腾地一下,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螳螂人那木刻般的表情,似乎有一丝尴尬的笑容。为了打破尴尬,螳螂人说道:“想必各位一定思念家乡美味吧,今天我请你们吃饭”

  {酷匠!|网!唯D一)E正版L,)J其f2他h都是7盗版《%

  螳螂人拿着那个布满了按钮的长方形小盒子,朝头顶的黑色漩涡有节奏的挥舞,黑洞洞的漩涡瞬间被点亮,带着一抹玫瑰色,似夕阳下的湖面,光泽动人。更让人惊叹的是,那上面竟漾起了金色的涟漪。

  涟漪拂过,大家看到了地球上的庄稼、动物……

  在地球上的某个角落,正是秋高气爽时节,景色通透,沉甸甸的庄稼躺在黑土地上,等候着辛勤的农夫来收割。三个放学归来的孩童,一个浓眉大眼,一个虎头虎脑,还有一个鬼马机灵。像极了李勇他们三人。

  这三兄弟,正在自家庄稼地里,嬉戏打闹,他们的西瓜盖盖头上,满是汗珠。顽皮的神态和夕阳西下的背景揉成一气,真是一副童真野趣的好画面。

  虎头虎脑的那小子,忽然把嗓门扯得有一尺大,大喊:“玉米飞走了!麦子飞走了!红薯也飞走了!”,另外两个小子,好奇的转动小脑袋四处张望,虎头小子,把嗓门扯得更大,并且用小手指着东南方向的庄稼地,只见,玉米,麦子,红薯,全都像长了翅膀一样,朝头顶飞去,更蹊跷的是,那些粮食全都整理的利利索索。

  玉米去掉了包裹的叶子,麦子去掉了杆子,红薯居然连泥巴也洗干净了。三个小子顺着往头顶看去,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高悬头顶,细看,里面麻麻点点的,都是粮食,在里面打着漩,不见了踪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