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人,聪明的激发了所有人对特赛星人,也就是人们口中“黑山邪教”的愤怒,除了张县令对特赛星人还存有一些信任,其他人,包括螳螂人的土星军队,纷纷磨拳擦掌,要和特赛人干一仗。

  其实“黑山邪教”这个词,也是出自螳螂人的一个巧妙的策划。周朝晚期,周天子昏庸无能,耗尽国力寻求长生不死之药,当时特赛人,和地球人关系甚好,他们注意自身形象的塑造,出门必定会以厚布遮面以免民众惧怕其容貌,并且遵纪守法,从来不做违法之事。

  虽然,他们到达地球是为了石油,但并不和当时的周政权有利益上的冲突,相反,他们时常带来一些让周王,欣喜若狂的奇物,比如和白菜一模一样的玉石,晚上能照明整个房间的夜明珠,等等。

  一直跟踪特亚星人的飞船到了地球的土星人。以所谓“探官”的身份为掩护,潜伏在周政权中,他们买通一些平民,装扮成特赛人的模样打扮,四处招募教徒,谎称要成立黑山圣教。周朝,是中国第一个中央集权制的政权,周王尤其注重权利的集中,强调周王的权威。因此是完全不能容忍此类行为的。

  土星人在朝中的势力借这个机会,煽风点火,最后,周王不得不取消土星人在地球上的居留权和石油开采权。事情还没完,土星人更进一步,在民间通过各种公众传播手段,将特赛人塑造成,长着圆圆溜溜脑袋,巨大的眼睛,身上布满褶皱,无恶不赦的怪物。

  #酷匠网3…首●发M

  这种外在容貌上的天生不同,确实是对手最容易操纵的工具,特亚人,在地球上的名声被毁了,周王退回了所有特亚人进贡的“奇珍异宝”。特亚人失去了地球这个石油来源。并且在民间,被土星人的势力扣上了“黑山邪教”的帽子。普通平民无法了解到真相,只有从众。

  螳螂人此时,站在那群土星士兵方阵前,用他那退化的只剩一条线的小嘴,卖力的发出各种我们听不懂的声音,而且听上去,声音很小,应该是特定频率的声音,人类耳朵无法敏锐扑捉到。

  看得出他异常激动,而那群土星士兵的斗志,也被他激情的火焰所点燃,他们举起右手向前伸,然后发出“嗨!”的一声。尽管我们人类的耳朵无法扑捉到他们语言的全频率,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热血的澎湃。

  那头顶的巨型飞船,啪的一声巨响,上面所有的灯全亮,原本黑不见底的船体,此时变成了一个小太阳。在这个光线十分丰沛的白天,竟然也照得让人眼睛睁不开。

  在这个类似于仪式的场景中,土星人军士的右手一直是向上举着的,原以为是一种仪式而已,但后来才发现,原来他们指着的是特亚星球。

  李勇被螳螂人授予了很高的级别,在跨越了物种的目光注视下,李勇被螳螂人握住左手,举得高高的。可李勇内心依然没有忘记初衷,那就是去找楚王寻仇,是楚王的亲信灭掉了他们的主力。他视沙洲部队的李戍为至亲。尽管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但是他依然忠诚于李戍。但是,天下纷争,何时休,何时是个尽头,如果讨伐楚王必定会牺牲更多的兄弟。

  识时务者为俊杰,此时我们最大的敌人是黑山邪教。黑山邪教不除掉,天下就难以太平。在黑山邪教的左右下,仇恨不断的被制造出来,被硝烟遮住的苍穹,永无碧蓝之日。想到这里,李勇狠狠地咬了一口下嘴唇,那深深的压印,渗出了鲜血,顺着皮肤的纹理蔓延,如战火蔓延的神州。

  螳螂人邀请张县令和李谏一同前往他的家中,参加他私人为李勇准备的授勋宴会,张县令,内心五味杂陈,在特赛人母舰上虽然待的时间很短,但是对于他来说那种情感,就真如二十年一样深厚,虽然只是时间机器加速制造的。

  特赛星球的黑甲人战士对他的真诚、友好、还有和那个女黑甲人短暂的同事情谊,让她印象深刻,无尽的杀戮,廉价的怒火,已经让他疲惫,他不愿意参与到这个所谓的正义的战争中去。

  飞船到达土星之后,他一直有话要说,也许是年纪很大了,胸中的血性早已静寂无声,他一直忍着没有表达。是该找个机会,好好把自己心中的话表达了。如果非要自己去参加这场战斗,他宁愿和螳螂人闹翻,大不了将那把破剑还给他。

  螳螂人,挥手,从母舰上射出一条光带,一个像甲虫的银色巨物,出现在了眼前,那巨型甲虫,有一人高,起码四张八仙桌那么长。螳螂人轻击手掌,那巨物竟然开了四扇门,里面刚好四把座椅,质柔软,坐在上面身体略微向后倾斜,在右手边各有一机关,稍微用力能拉出一条长长的带子,螳螂人给他们作示范,让他们三人,把自己绑在上面。三人顿觉奇怪,不知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前排左侧座椅,是螳螂人的位置,胸前有一面圆盘。螳螂人,按动圆盘上面的一个机关,这个巨型甲虫竟然动了起来。只见螳螂人双手握圆盘,操纵着方向,巨型甲虫朝着天边飞去,大家觉得好似有一股力量推着自己的背部,扭头朝后面看,竟然从后方喷出巨大的烈焰,三人显然是受到了惊吓。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全都吓愣住了。

  这银甲虫越飞越快,外面的景物像跑马灯一样从眼前掠过,各种没有见过的神奇景象,今天一览无余,这才知道,地面并非白茫茫一片,而是有各种植物生长其间,因飞的太高无法一睹其真容,还有无数宝塔一样的房子,像钢针一样倒插在地面,再仔细看地面,竟然有一条细细的黑线在游曳。

  根据比例判断,其长度应该有至少五十米,宽度,应该不小于五张八仙桌。是李勇最先看到,然后小声问坐在旁边操纵银甲虫的螳螂人,螳螂人闭口不言,但看得出他是知道答案的。

  大概过了两炷香的时间,银甲虫速度放缓,飞行高度也开始降低,李谏非常纳闷,心想,这货飞的这么快竟然没有翅膀。四扇门打开,螳螂人示意大家下去,李勇脚刚要落地,螳螂人便开始用意识和他单独说话,“那条黑色的巨物,我以后会告诉你,稍安勿躁,切莫声张”。

  李勇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弄的有些糊涂了。这螳螂人为何对我这么特殊呢,难道我是神仙,身上流的不是人血吗。螳螂人似乎读到了他的思维,耳朵又竖了起来,一阵轻微的颤抖,他,又在笑呢。这个细节,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