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大小圈套

  听说那冒名混进来的家伙此时此刻就在跟前。大家都感到非常惊讶,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在这么多人面前居然还敢造次。就不怕这土星人的军队把她灭的灰都不剩吗?

  一个黑影迅速闪动,只见它在土星大军的阵列中,左右穿梭,游刃有余。那速度堪比瞬间移动。这世上除了飞船,能移动这么快的应该就是它了。

  它开始围绕着,人群旋转,旋转,旋转,在外围构成了一道黑色的虚拟墙。将所有关在了里面。“这是干什么?围着转圈,像头蠢驴一样!”李谏,这话生动的描述了,此刻的情景。对呀你说你围着绕圈干嘛啊。有种,你显身,我们定会和你决一高下的。

  “你是何人!快快显身!不然,我等众将士,定让你灰飞烟灭!”还是李谏的嗓门够大啊。不愧是远征军大教头。功夫高不高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嗓门一定要大,否则,这数万人的远征军,如何能听得清楚啊。

  那黑影竟然被吓住了。瞬间移动到了李谏的跟前,啪的一下,亮相了。原来就是那个冒充女匪的家伙。不知道是人是鬼,无法称呼。只见它依然蓬头垢面,目光呆滞,静静的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李谏。

  李谏,竟然还有一丝,对异性的羞涩。大家以为它中邪了,便拔出兵器,凑近了看。谁知道刚走进,那家伙便大吼一声:“啊!!!”吓得众人魂飞魄散,那李谏,竟然也吓得也跟着大喊:“啊!!!啊!!!”嘴巴张得老大,可以塞进一只拳头。

  两个家伙面对面,嘴对嘴,大声喊叫的画面,十分滑稽。那土星人军队阵列中竟然也是一阵骚动,李勇发现,那群土星人军士,耳朵全都竖了起来,有节奏的抖动。“哎,作为军人,怎么就一点都不严肃呢?”李勇实在是忍不住了。

  忽然,那个假冒的女匪,浑身冒烟,像是要即将爆炸一样。张县令在一旁,死死的盯着她。并且慢慢走到李勇身边,捂着手小声告诉李勇“恐怕该你动手了,接下来如果青烟继续冒,就会爆炸,不能再等了!”

  李勇,内心十分纠结,他牙齿死死的咬住下嘴唇,看着眼前这个十分熟悉的面孔,她下不了手,万一这个人,就是那个女匪呢?岂不是杀错了人,尽管,自己也确实看见,她嘴边并没有那颗胎记,但是,没有了胎记似乎更加漂亮了。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张县令,知道李勇内心想的是什么。看来只有我动手了。“李勇你借我烈焰宝剑一用,你下不了手,老夫来帮你”张县令说话抑扬顿挫,干净利落。那山羊胡子,一抖一抖的。全然不像一位八十岁的老者啊。

  李勇心太善,古语云:无毒不丈夫。但凡是要做成大事业,必须割舍小感情。更何况,这个冒牌货不过是一种幻像而已。它也许是块青石,也许是一根朽木,也许是一双筷子。随便是什么,只需施加一定的方法,就能达到和真人一样的效果。除了表情呆滞,容貌效果比真人还要好。你看李勇不是被这更美丽的女匪所迷倒了吗?

  张县令,拿过烈焰宝剑,浑身充满了能量,这把剑,不仅能让自己的主人功力增强数倍,而且主人的朋友,握着它也能有功力的提升。他感到一股炙热的气流由剑身,顺着任督二脉流向了丹田。

  一时间,他看见了春暖花开的景象,那是幻觉吗?小桥流水,青石台阶,还有一个女人挽着袖子,在屋前的小河上洗衣服,那溅起的水花,落在头发上,晶莹剔透,映着太阳,格外好看。好熟悉的画面啊!

  这不正是我儿时的老家吗?那时候自己青春年少,精力充沛,那时候自己还是一个在官办学堂里面读书的,毛头小子。

  他觉得,眼前的景物开始变得明亮起来,腿脚好像能变得利索了。眼角的余光看见的一幕更是让他欣喜不已。那苍白的胡子重新变成了他先前的模样,那个丢失的二十年光阴,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他尽量压抑住自己的狂喜,因为还有正事没办呢,那个被施了蛊术的孽障,此刻正浑身冒着青烟,而且越来越强烈,众人,包括螳螂人和他的军队似乎都无能为力。

  看老夫的,他举起烈焰宝剑,宝剑陡然火光冲天,剑身被勃发的火光所包裹。一道火弧闪过。那孽障竟然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地上什么也没有。按道理讲,一般会出现蛊物才对。这里什么也没有。那可真是奇怪了。张县令这么大把年纪了,还第一次遇见如此荒怪之事。

  正纳闷,忽然听见大约二十多米远处。有一个女子在呼喊:“快救救我!”。那声音尽管很大,但是可以听得出,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

  还是李谏最积极,他先是一愣,然后第一个冲向了过去,张县令,表情诧异,用手摸了摸头,若有所思,然后马上像是懂了什么一样,也随着大家冲了过去。

  居然没有看见人!奇怪了。人哪去了。这声音到底从何处而来啊。大家围着发出声音的地点。那声音仿佛就在耳边一样,可就是看不见人。大家回应那个声音,很显然,她听不见。

  螳螂人缓缓走了过来,他那黝黑的大眼睛,好像藏着答案一样。众人见螳螂人走了过来,便纷纷让道,以为他会有什么神奇的法术能将那个“囚禁”在此的女人给解救出来。

  螳螂人手一挥,那声音顿时停止。众人纷纷疑惑不解,螳螂人淡淡道出实情,原来,在土星上是没有阴阳两界的。任何死去的生灵他的灵魂都会和活着的人们一起生活。土星人称这种和自己共同生活的灵魂为“幕灵”。

  那个孽障,也有短暂的生命,是施蛊者用法术赋予的,那种法术将人世间无数苦难者的怨气收集,然后注入到某个物体上面。和一般的蛊术不同,它是和对手“智斗”,专挑法力最强者的弱点。看来李勇的弱点就同情心和优柔寡断了。

  李勇听完螳螂人的话,脸涨的通红,他本来想问,为什么这个蛊术没有用到道具。可此时他觉得自己颜面扫地,只好转过身去,离开众人静静的站着。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究竟是谁施加的蛊术呢,骗得我们好惨!“还会有第二个人吗?肯定是那黑山邪教”,螳螂人,语气坚定。张县令,听着非常不舒服。毕竟自己也曾经是特赛国的丞相啊!

  他接着螳螂人的话说道:“并非只有黑山邪教精通法术啊。没有确凿的证据还是小心谨慎为好”。李勇心里有些不舒服,虽然张县令所说确实有些道理,但一想到黑山邪教险些一把火把自己烧死,幸亏那天夜晚,自己出逃,才躲过一劫啊。

  李勇本人是非常反感黑山邪教的,这里原因是复杂的,有别人的语言描述,也有自己的亲身经历,尤其是山洞中,那扇通往异域的大门,进去之后,看见的各种恐怖场景。并且自己差一点就留在黑山邪教的老巢出不来了。

  团队内部出现了分歧,但是彼此都出于颜面上的考虑并没有想撕破脸。但是内部分裂的危险正在发酵。

  螳螂人的军队阵列中一个矮个的军士,走向前来,向螳螂人报告,他们叽叽咕咕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根本听不清楚,他们能听懂对方的语言,因为能感知到思维活动。但对方却听不懂他们的话。这让他们在语言上占了优势。

  听完军士的报告,螳螂人那黝黑的大眼睛,流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神情。原来,那个军士是在向螳螂人报告,战争效果。那道让黑甲人军队几乎全军覆没的能量光束,实际上是从鸟巢射来的。并且,跨越了平行的两个空间。

  任由,女黑甲人怎么探测,始终找不到能量光束的源头。女黑甲人因此火冒三丈,埋在深处的,黑甲人原始基因被激发。她双手冒火,力大无穷。

  螳螂人这个狡猾的家伙,通过圈套巧妙的引鸟巢里面的军士上当,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去帮螳螂人修建军士设施。

  那个高耸入云的巨塔,其实就是螳螂人的能量控制器。螳螂人的能量波需要有铁器的反射,才能放大,而螳螂人的土星十分缺少这种物质,他们借助鸟巢部队那三万多名军士的兵器,将能量放大了三万多倍。

  最后能量被控制器,也就是那座高塔,射向了地球周围环绕着的黑甲人军队,螳螂人并非慈善家。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并非为了维护和平,而是为了地球上的铁资源。地球人必须停止内战并且,变得足够强大才能保卫自己的家园,一切依靠都靠不住!

  这个狡猾的长得像螳螂一样的土星人,为了他的计划得以实施,提前很多年就来到了地球,起初,是为了跟踪黑甲人,对他们进行报复,因为黑甲人对他们发动过一次毁灭性的打击。然而,到了地球上之后,意外发现,地球上铁器竟然如此普遍。

  高兴坏了的螳螂人,想尽办法打入了一个小国的内部。就是那个女匪的丞相父亲所在的国家荻国在那里做了探官,因为他特殊的能力和从土星带来的神秘仪器,在皇帝心目中树立了一个非常好的形象,并借此控制了兵器大权,在李勇密探土匪寨那件事情当中。土匪寨里的土匪所丢失的兵器,实际上是被他所盗走。所以才会有兵器莫名其妙的丢失。

  而那个冒充女匪的孽障,完全是子虚乌有,如果是蛊术必须要有施蛊之物才是,可现场根本找不到任何可疑物件。这一切全是螳螂人的障眼法,是为了激怒李勇,把怒火指向自己的对手,特赛星球的黑甲人。因为他还有一个强大的敌人没有根除,就是那个女黑甲人。此人堪称黑甲人中的极品武士。

  她集所有黑甲人优点于一身,哪怕种族面临灭绝,只要她还在,她就能启动应急程序,进行无性繁殖,不到一年,特赛星球完全可以重新恢复元气。

  酷z匠网g。首#发

  好一个聪明的螳螂人,看来目前,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个巨大的圈套,正在一步步收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