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李勇惊讶的发现,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爱慕过的女匪,竟然不是他本人,是有人冒充的,因为李勇记得那女匪脸上每一个细节。女匪嘴角有一颗很小的红色胎记,很小很小,完全不影响美观。如不是观察的十分仔细,是不会注意到的。

  可刚才,当他端详着自己心爱的美人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那颗红色的胎记不见了。并且那张脸像木头雕刻的一样呆板木讷,缺少生命气息。他把自己发现的情况,告诉给了精通蛊邪之术的张县令。张县令听完之后,倒吸一口冷气。

  如果有人用蛊邪之术,施于木头人,能将木头人变得和活人一模一样,并且危险之处在于,这个木头人,到了施术人设定的时间,就会浑身冒火,将周围的一切焚为灰烬。这是一种杀伤力极强的,军事蛊术。

  这手段早已灭绝了多年。可现在竟然离奇的出现在这里。李勇偷偷问张县令:“可有破解的方法?”张县令,说道:“有道是有啊,只可惜身陷囫囵,缺少必要的条件啊,不过……”

  “不过什么?”李勇问道,“不过,你不必惧怕着蛊术,它的破坏力远不及你的能力啊!”张县令自信的说道。说完,又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子。

  李勇完全不知道,自己经历了刚才的蜕变,功力已经增强了至少三倍,而他那柄削铁如泥的寒铁宝剑也同时升级,变化成了人鬼皆惧的烈焰宝剑。这是令三界惊惶的神物。

  张县令瞥了一眼他的宝剑。李勇顿时明白了。想必自己的宝剑已经升级,斩灭这蛊邪之术,是完全不在话下的。

  但是,李勇却说道:“时机还未成熟,待我等观望片刻再做定夺。”其实他是舍不得,他非得要那个女匪自己现原形,才动手,怕因为自己和张县令万一看走了眼,误伤了自己喜欢的女人就糟糕了。

  就这样,在场的所有人,全都一句话不说,沉默主宰了这里。大家心里都在想各自的事情,说是各怀鬼胎,也可以。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流走,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家觉得飞船开始减速。还没缓过神来,只听见“砰”的一声。飞船降落在了土星。

  这是一个彻底陌生的世界。这里的地面,全都是白色的沙漠,白白一片,像下了整整一晚上的鹅毛大雪一样,抬头看天,是那样的离奇,天空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黑色漩涡,像结在藤蔓上的一挂挂葡萄。

  螳螂人告诉他,这是土星上的飓风,和地球的飓风不同,土星上的飓风全都在天上旋转,地面上则风平浪静。那飓风携卷着冰晶,反射太阳的光芒,异常壮观,况且这里的太阳比在地球上看到的可要大多了。阳光更加强烈直白,照的地面睁不开眼睛。

  “那女匪怎么没看见了!”李勇惊讶的喊道。众人慌了神,螳螂人从手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物件,方盒子,上面有一个圆形的装置不停的旋转,方盒子的正面有一个小玻璃窗户,那个玻璃窗户上,有一个发光的物体不断旋转。

  找到这家伙了,螳螂人惊讶的喊道,在玻璃窗户上面有一个红色的小圆点。螳螂人指着这个小圆点和众人说道:“这个,就是那家伙的位置,好家伙!她一出现我就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但又没有很确凿的证据来证明她图谋不轨,现在你们看,她已经离我们有几百公里的距离了,你们人类,即便是有李勇这样的轻功,也很难做到吧?”

  听螳螂人这样说,李勇感到十分惊讶,同时他又有些后悔,应该把自己所发现的异样告诉给螳螂人的,“哎,我真后悔,先前我就察觉到了异样,但我对她抱有幻想,没想到,还是……”李勇十分懊悔,他不知道,自己的错误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螳螂人,温和的把手放在他的头上,像父亲安慰做错了事情的儿子一样。缓缓的说道:“你不必担心,孩子,你的能力在那个家伙之上,况且你的兵器也已经升级了,另外还有我可以帮助你”

  “还有我们呢!”一个尖锐的声音叫得格外响亮,扭头一看,李谏拔出钢刀,已经作好了战斗的准备,那表情严肃的让人忍俊不禁。

  哈哈哈,众人开怀大笑了起来。李谏,被这情景弄的一愣一愣的。

  大家都有个疑问,我们要到哪里去?大家带着疑问,跟着螳螂人往前走,走了大概一炷香的功夫,螳螂人示意大家停下来。他又拿出那个黑色仪器,凑近,用嘴对着它,叽里咕噜发出一堆叫声。片刻之后。大家觉得太阳的光线似乎不那么强烈了。天终于阴了下来。

  没想到,仅仅只是遮挡了一片太阳,阴处的气温极其寒冷,这是一种极具穿透力的寒冷,并没有风,可是大家都觉得,好像衣服里面混杂了无数根比头发还细的冰针,冰针穿透皮肤,插入肌肉,进而直戳骨头缝。

  大家冻得浑身发抖,李谏忽然大声喊道:“大家快看,快看天上!”他这一喊,原本冻得不行的众人,更是被吓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还有更让人吓一跳的呢。众人抬头看天,可没把大家吓出病来。

  只见那高悬于天空的那个最大的黑色漩涡,像一张长了牙齿的嘴巴一样,从里面吐出了一个和他一样大的,巨物出来,那巨物,形似元宝,只是通体黝黑,黑的不反射一丝光线,像地狱里,渡人亡灵的小船一样。

  李勇见过这巨物,他知道这就是螳螂人的元宝飞艇,只不过比螳螂人的要巨大许多,就像银针和铁棍的区别。

  飞船慢慢接近地面,悄无声息,就像一个擅长舞蹈的灵活的胖子一样。虽然体态巨大,但动作十分平稳娴熟。飞船在距离地面大概二十米的地方,悬停了下来。从底部和外边缘一圈,射出一道巨大的光波,那光波有水的质感,里面似有东西在流动。

  片刻之后,光波愈来愈强,所照射的地方,出现了成群的人影,他们一个个都细长的身体,尖尖的头,双臂尤其细长。竟然长得和那螳螂人一样。一大群螳螂人出现在了跟前,只是景象略有些透明,还不够真切,可这情景,却十分滑稽,李谏强忍着不敢笑出声来,尽管场面排场十分严肃。

  李勇瞟了一眼身边的螳螂人,只见他又竖起了耳朵,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互了解,李勇知道,这是螳螂人严肃的表情元素。大概类似于我们人类官员检阅部下时,拉长的脸部肌肉吧。

  BQ酷》匠G网=◎首发…

  这群螳螂人阵列越来越清晰,最后定格在了前方。终于能看清楚细节了。不用螳螂人介绍,李勇一行都能完全确认,这,是螳螂人的军队。而螳螂人就是他们的统帅。先前螳螂人在“飞天山洞”里,动情的诉说自己的遭遇,看来是真的。他说自己是土星的少将,因为一次任务,离开了土星,也就避免了杀生之祸。

  李勇,为自己之前对待螳螂人的态度感到有些自责,他曾经怀疑过螳螂人的动机,以为他只是公报私仇罢了。可是现在一道难题摆在了眼前。到底是同情特赛人呢还是同情螳螂人呢?哎,真叫人难办啊!

  这群螳螂人军队,虽然形态一样,但你细看就不难发现,他们有着非常鲜明的个人特点的。你看第二排往左数第二个,他的体型明显偏胖,可以看见腰部以下明显偏紧,那是因为没有适合他的裤子。再看,第四排正中间那个,头明显比别人要大,那头盔也是戴着难受,要不然他干嘛时不时眼睛老往上瞟。还有第六排那个,身上并没有穿着盔甲,颈项戴着一个项链,那项链的吊坠像一个小盒子。你信不信,打开那个盒子,里面是他和她家人的照片。

  他们,本是土星上,土生土长的生命个体,因为军人的使命让他们走到了一起,又因为军人的职责,让他们幸运的躲开了死神的眷顾。

  和平是宇宙间永恒的主题,但是就像螳螂人自己所说的那样,和平和战争永远是一对孪生兄弟。是一个物体的正反面,是阳光下你和你的影子。

  李勇陷入了沉思,他在思考自己的价值,发出感叹,我们究竟为何而战?这时螳螂人那个黑色仪器发出了警报声。大家都凑了过来,螳螂人告诉大家。那个东西就在跟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