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正手握烈焰神剑,周身怒火围绕,只见他像一头燃烧的疯牛一样,怒焰冲天,朝螳螂人冲过去。

  张县令放出的银针,幻化出无数只凶狠的毒蜂,朝这个已经半兽半人的怪物袭来,一阵光亮,无数只毒蜂,还没来得及靠近他的身体就已经在半路上,燃烧殆尽,化为硝烟了。众人一声感叹!。

  张县令见局势失控,拔出那把螳螂人给的宝剑,朝李勇冲过来。正走在半路,那螳螂人竟然先动了手。只见他猛然伸出双手,那双手,竟然变得比平日里长的更长,远远的就把李勇的头按住,但看得出并没有用力,他似乎不想伤害李勇。

  但是李勇已经完全动弹不得,火焰在体内似要爆炸一般。身体快要承受不住火焰的压力了!可螳螂人却毫不慌张,似乎有意让火焰烧的更旺。

  他按着李勇的头,李勇开始变得配合并且闭上了双眼,像是进入了梦乡,和之前的奋力挣扎完全相反。只见螳螂人的双手开始发出白色的光,一股白色气流从螳螂人的躯体,经手臂流向李勇的全身,一眨眼的功夫,李勇开始清醒了过来。

  此时他额头上的饕餮胎记变成了金黄色。螳螂人用一种仁慈的眼神看着他,望着他的双眼。真不知,当李勇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这个先前激怒他的人,会有何感想。

  “飞天山洞”此时正加速前进,大家觉得脚下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压力,那是加速运动造成的。这个所谓的“飞天山洞”其实是螳螂人的土星号飞船。

  飞船在螳螂人创越时空皱褶来到地球了之后,就已经被悄然放置在这个土匪寨的山洞之内。现在他们即将飞向土星。

  一路上,外面的星空被加速成了一条条绚丽的彩带,绚丽而明亮,李勇躺在地上,身上的皮肤恢复了原样。

  这时,外面好像有声响,好像有人在敲打飞船外壳,螳螂人一阵惊醒,耳朵竖了起来,从身上某个隐蔽的地方拔出黑斧。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咚咚,咚咚,飞船像要被敲破了一样,螳螂人竟然害怕了起来,手握着黑斧不停颤抖。

  这时,李勇醒了过来,他好像忘记了先前发生的一切,只是觉得皮肤有一种强烈的,烧伤的疼痛。他睡眼朦胧的看着螳螂人,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如此紧张。

  他喊了螳螂人一下,螳螂人见李勇醒过来了。哈哈大笑,大声说道:“我终于可以无敌了”。孩子,你拿着,螳螂人把那烈焰神剑递给他。李勇听螳螂人叫自己“孩子”觉得十分不自然。一种厌恶的感觉,从心底冒出。

  但是他没有拒绝,这宝剑本该是属于他的,怎么又到了螳螂人手里去了?他觉得宝剑有些异样,先前剑身是光秃秃的,可现在这上面居然纹满了冒着火的龙。见李勇疑惑,螳螂人笑道:“你有所不知,我用计谋攻下了黑甲人的大军,他们的能量,被我身上的聚能装置所吸收,我将能量注入到你的寒铁宝剑,瞬间将它升级成了烈焰神剑啊。这可比你的寒铁宝剑威力更大啊!”

  酷√z匠?网*正版首We发%S

  孩子!你我联手定能复兴我们星球!说道这里的时候,他竟然有些哽咽。我们的星球叫土星,离地球很近,可是因为各种复杂的关系,遭遇了一场灭顶之灾,我当时是土星军队的一名少将,正统帅一只小型军队去黑洞附近巡逻,这才避免了杀身之祸啊。

  李勇不知道为什么这螳螂人要用“我们”这个词,难道他对中文还不太懂吗。李勇追问道:“究竟是谁想要灭你族人呢?”螳螂人正要回答,外面咚咚咚的声音愈加响亮。“外面是何人!”李勇厉声吼道。

  “是我,你们快快打开这甲板”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李勇非常疑惑。这时,旁边的李谏,直言说道:“就是那个女土匪,真不知道,她是如何进去的,真是个女疯子!”

  螳螂人要大家闪开,说完用手指往哪声音的出处指去,那墙上出来一个门,从门中走出一女子,蓬头垢面,荒怪离奇。旁边的李谏,说话了:“你不是那山寨的女匪吗,你怎么这般模样啊?”那女子说,自从你们离开了之后,那黑山邪教整日来搜刮各种物资,我等四十多号人,早已被他们搜刮干净。

  李谏又说:“你们武艺属上等,为何还斗不过那几个人?”这女匪说:“他们可是,如天兵降落一般啊,他们像有神助,根本不需动手,所有的东西,都听他们的指挥,我害怕之极,躲进了这个山洞,打开墙上的一面门,走了进去,片刻之后,谁知这门竟然关了”

  螳螂人在一边不言语,只见他在身上找什么东西。李勇说:“那其他都去哪里了,怎么只剩你一个人啊?”。那女匪说:“他们全都被那些黑甲小人给抓走了,我想一定是被他们给吃掉了”说完挤出几滴泪水。

  张县令似信非信的,看着这个女匪,眼中充满了猜疑的目光。他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这个女匪,像在看一出闹剧一样。

  李勇先招呼她坐下,她眼角瞟了一眼窗外,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呀?这山洞为什么飞了起来?”。她话刚说完,螳螂人在旁边惊醒的望着她,好像在担心什么事情一样。

  李勇笑了笑说道:“你慢慢就会知道了。”说完,站了起来,走近她,仔细端详这个女匪。这女匪面容俊俏,他在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就有些喜爱了,她脸上的任何一个细节他都能记得起来。还以为要久别了。没想到在这里再次重逢。

  李勇盯着她看,那女匪似乎有些害怕,“怎么,还羞涩不成啊!哈哈”李勇心里暗笑。忽然,李勇的表情骤然变化,脸忽然拉的老长,他好像发现了什么,脸色有些难看,一种夹杂着害怕、惊愕、疑惑,的表情,像一张网一样,牢牢的罩住了他。

  这表情只持续了很短,便潜伏下来,钻进了胸中的城府。李勇故作镇定的说道:“我看你有些疲惫,想必是在那夹层中憋屈了许久的缘故吧?坐下来好好休息,等养足了精神,我们再谈”

  说完便转身,害怕、惊愕、疑惑,又重新爬满了他的面庞。他走近张县令,耳语了几句。张县令也同样脸色大变,并环顾四周,瞟了一眼那个女匪。李谏这武夫,对这些微妙的变化,全然察觉不到。只见他躺在地上,翘着腿,嘴里还哼着曲呢。

  螳螂人,也看不见这些微妙的变化,毕竟他对人类的表情,还不是很熟悉,一些细小的变化,不会引起他的注意。

  李勇究竟看到了什么,让他如此惊愕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