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甲人大军被这莫名其妙的强大能量光束,毁灭近半,那绕了地球一圈的光晕,看上去像烧破的故纸一样,残破不堪。在地面上的人们,目睹了这壮丽的“景致”,不同地方的人,看到的景色则不尽相同。

  有的地方,在天空深处,无数火红的钢花,四处飞溅,唯恐溅落到人间祸害生灵;有的地方,晴朗的天空中,出现了无数团七彩霞云,它们像有指令一样,绕着地平线游荡,游荡;还有的地方,深邃无边的黑夜,凭空破了个白大洞,洞中艳阳高照,仿佛神界开了个窗户,里面有无数只蝙蝠在狂舞,细看那一只只尖牙的蝙蝠居然长着黑色牛头。

  这些都是能量光束毁灭了黑甲人小兵之后,未耗尽的能力与地球磁场相碰撞产生的奇观。它们有人害怕,有人高兴,有人觉得新鲜好玩。土匪山寨的土匪们也看到了这景观,他们在想。这会不会是那神奇的“飞天山洞”撞破了苍穹啊?

  只有那女匪,孑然站立,黑布掩面,露在外面的双眼,充满了泪花。他肯定知道一些秘密。说不定这“飞天山洞”就是他所修建的。

  “飞行山洞”里的人们把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李勇和张县令陷入了沉默,李谏这莽夫倒是很开心,大笑说道:“你看这些妖魔鬼怪,全都被如来佛祖的佛光给消灭殆尽了!好不痛快啊!”。而螳螂人,他那呆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李勇机警的注意到。螳螂人的耳朵尖竖了起来,并且不断的抖动,像极了人类笑的时候抽搐的动作。

  原来这鬼东西,是用耳朵笑的,真是是可笑之极,可笑之极啊!李勇憋着不敢笑出声。只有张县令依然一表严肃,从头发严肃到了脚尖。

  李勇额头的饕餮胎记,此时发出夺目的红光,这红光似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好似银河坠落九天,又像山中的猛虎在发威。可此时的他状态却完全不及红光的伟力。他觉得脑海里似有巨龙在蹈海,无数日月星辰从他头脑中穿梭而过,山林野兽,奇花异草在他头中演绎,忽然一个高大清瘦的阴影出现在了他脑海中最醒目的位置。

  那阴影略有模糊,时隐时现,但可以基本判定是个男人,那男人手中抱着一团东西,不知何物。他正面对着一个十分矮小的人,那矮人手拿盲杖,神情蓦然。他将那怀中之物,小心托出,双手交给了那个拿着盲杖的人。忽然一声婴儿的啼哭,如春雷打响。

  李勇脑中的幻想瞬间结束,此时他浑身大汗不省人事。李谏和张县令围过来,打算扶他起来。却被螳螂人伸出的大手,阻拦开。螳螂人用意识告诉他们俩“万万不可动他”二人莫名其妙的站在那里,眼睁睁看着李勇在地上痛苦的滚动。像在经历一场浩劫一样。

  大约过了两株香的功夫,李勇浑身开始发生一种异样的改变,这种惊人的变化,让螳螂人欣喜不已,可是张县令和李谏则万分惊恐。

  首先是,李勇浑身的皮肤开始改变,颜色变深,变粗糙。然后,头发由纯黑变得花白,双眼的眼白也开始灰暗,变得不那么明显。

  李勇醒了过来,他看见了螳螂人那深不可测,滑稽透顶的笑。还有李谏和张县令惊恐的目光。李勇走近二人,像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刚要迈脚,李谏就惊恐的拔出钢刀。

  “李谏老哥,发什么了什么事,你如此恐惧是为何呀”,李谏说不出话来,指着李勇,又指了指张县令。张县令毕竟是精通蛊邪之术的高人,他也曾见过此类情形。但发生在最熟悉的人身上,而且还是和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身上,他就觉得有些不可接受了。

  张县令看见昔日的战友,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十分心疼,虽然自己也有些惧怕,但毕竟是在一起经历过磨难的,难兄难弟,这种在战斗中建立起来的友谊,虽然时间不长,但却十分深厚。他在心中暗想“我一定要把他治好!”

  张县令走近李勇,看着他的样子,十分心疼,虽然心中有些畏惧,但还是握着他的双手,那手感怪怪的,双手依旧是柔软的,但却有一种木头纹理般的质感。那感觉让他不禁看了一眼螳螂人,心中略有些不详的预感,心想:“这侠肝义胆,智勇双全的李勇,可千万不要变成和螳螂人一样的丑八怪啊”

  李勇,从张县令眼睛里面看见了自己的模样,他觉得天塌了下来,地面往下陷,他掉进了一个漆黑冰冷,蛇怪缠身的,蜥蜴遍地的无底洞,这一刻他似乎绝望了。他也不自觉的瞟了一眼那螳螂人。

  一股怒火又重新点燃了他的斗志,他看见那螳螂人,恶心的耳朵在颤抖,他知道这个丑八怪在笑自己呢。他使出全身的力气,冲向螳螂人,谁知竟然用力过猛,将螳螂人撞飞在顶部,四肢贴着墙壁滑下,忽然他看见了一个闪着亮光的东西。

  他下意识的觉得,那就是我的寒铁宝剑。这个丑八怪不仅夺了我的宝剑,而且一定是他下了邪术,将我变成和他一样丑的模样。心中的怒火,瞬间增强数倍,仿佛煤油淋在了烧的正旺的柴火上。他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招数。只见他生出右手,手掌打开。一声怒吼“来!”那宝剑竟然,径直飞到了他手上。

  他握住剑柄,宝剑顷刻间,金光闪耀,原先寒冷的冷白光,变成了热浪袭人的金光。十指握剑,心连十指。不知道是宝剑知晓主人的意图,还是主人受剑怂恿。金色的怒火顺着任督二脉流向了宝剑。

  此刻的李勇,已经是一位,手握火焰神剑,周身梵火围绕的绝地勇士了!他的心中一匹愤怒的野马挣脱了缰绳,他已经控制不住了。他竟然手举神剑朝螳螂人砍来!李谏和张县令吓的不敢出声。眼看局势就要失控。

  张县令忽然想到,曾经有一种蛊术名叫“焕魂”能让人魂魄飞上神界,从神界吸足了仙气,再回到躯体的时候,躯体竟然有了林中猛兽的模样,大脑也不受控制,见鬼杀鬼,见兽啃兽。直到全身的能量耗尽,化作五彩霞光,四散而亡。

  _酷匠b)网)#唯一`正版q,RF其他^都*)是w盗o版

  “他一定是,中了那“焕魂”蛊术,待我给他破了”,随即从口袋掏出一把银针,默念口诀,完毕,用银针扎了自己的手,用自己的血祭那银针。当针尖的血迅速变成绿色之后,笑容像闪电一般从他脸上掠过,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记捋捋山羊胡子。

  他大吼一声:“走!”那把沾了绿血的银针,纷纷幻化成无数只蜜蜂,朝李勇扑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