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战争前奏

  张县令,低头看到了这张桌子面板底部,贴着一张巴掌大的画像,上面竟然画着一个熟悉的人类面庞。他认出来了,就是那个女匪!不过,面庞很衰老,神情很沧桑。会不会是那个女匪的母亲?她和女黑甲人又有什么关系?好了,到此为止,不能再看了,显然这张画片的主人不希望别人看见它,我又何必去坏人家的事呢,怕最后走不成了。

  捡起女黑甲人给他的留作纪念的画片,张县令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他偷看了一眼女黑甲人。只见她巨大的黑色眼睛,仿佛蒙了一层纱,呆呆得看着前面,一动不动。他差点没笑出声来,连年迈的老人都觉得这样子十分滑稽。该走了,张县令告别了所有黑甲人。该说的已经说了,大家各自保重吧。

  他又站在了,那个圆形传送区域内。女黑甲人递来一件黑甲战衣,示意他穿上,传送程序启动,一阵亮光之后,他和三名护卫,一同被精确的传送到了,那个熟悉的山洞门口,他和三名黑甲人,悬空于山洞石门外。黑甲人简单告知里面的人“我给你们带来了一个人”之后,便将他传送到了洞内。接着便有了之前的种种情节。

  李勇、张县令和李谏,都反对螳螂人使用雌雄宝剑的灭世绝招,认为无谓的杀戮只会让仇恨得逞,并无益于宇宙的长久和平,只图一时之快而断了子孙的后路,是绝不可取的。但是螳螂人的意志却十分坚决,他为了报仇付出了太多。他苦苦寻觅特赛人军队的位置,一路上穿过各种时空屏障,冒宇宙之大不祎,通过作弊,制造时空皱褶,先于特赛人来到了地球。就是为了占据主动,布置陷阱,消灭所有黑甲人。

  ◎酷jj匠网L…永H久Q!免费'8看Y小t说*

  如果说李勇和李谏反对他,完全和自身利益无关,只是爱管闲事的话,那么,穿着黑甲人盔甲的张县令,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面对这个穿着敌人黑色盔甲的盟友,螳螂人内心有一种复杂的情感。一种是“猜疑”,张县令是不是已经被策反了?黑甲人似乎没有对他严刑拷打,他虽然已经老态龙钟,虽然他口头上说‘你把我害的好惨啊’,可是精神状况却十分不错,像在那边过的很爽一样,;一种是“怜悯”,才不到一个时辰,他竟然变得如此苍老,仿佛即将久别于人世,真不知道在那边遭了多少罪;最后一种是“嫉妒”,这万恶的黑甲人,居然从我身边把盟友抢走了,尽管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张县令已经被自己敌人策反,但是从黑甲人对待张县令的态度来看,黑甲人似乎没有把他当作敌人。这就足以让螳螂人醋意十足了。

  但张县令并不在意螳螂人对他的看法,他要干正事。他通过内功,聚焦视力,透过“飞行山洞”地板上圆形的窗户,仔细洞察那一圈,围绕着地球的淡黄色光带。细节一点点被放大,终于看见了。果不其然,正如女黑甲人所提供的情报,那的确是一大群绕着地球的特赛人小兵,他们在阳光的照耀下,略带淡黄色,透过小兵上的窗户,他甚至看见了里面坐着的黑甲人。

  其实,当女黑甲人通过黑科技将他重新传送到地球上的那短短的时间内,他产生了一种“原来是在做梦”的错觉,以为在特赛人母舰上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在做梦,甚至在被传送到了山洞之后,他仍然有几分怀疑,自己在特赛人母舰上那“二十年”经历的真实性,以为所谓的做丞相,和女黑甲共事,疮痍遍野的星球,藏在桌子底下的画片,以及那份绝密的军事情报,不过是一场梦而已。尽管,那老得枯萎的山羊胡子是多么的真实。但是现在,他所看到的一切,就像一只大手一样,狠狠的捏疼了“梦中”的他。

  那一刻,他卸掉了身上的包袱,他本打算做个和事佬,让螳螂人和黑甲人握手言和,但一旦回到现实中,那种气氛,那种被仇恨烧的通红的目光,像一柄仇恨之剑,将不切实际的和平泡沫彻底戳破了。他不打算说服螳螂人了,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恩怨是无法解开的。他接受了现实,该做正事了。

  他从腰间口袋里拿出那根光滑的银杖,此时,银杖出现了异样,原本应该冰冷的银杖此时竟然通体发热,原本应该被朦胧的白光所笼罩,此时却像烧红了的火钳一样,通红通红。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急切的寻求帮助,李勇走上前来,用手握着银杖,却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弹开。重重的摔在墙上,李谏惊奇的发现,李勇头上的饕餮图案,竟然发出了白色光芒。螳螂人在角落里站着,一动不动,他那对黑色的眼睛,闪烁着狡狯的弱光。

  银杖好像发怒了一般,从没见过这种状态,自从张县令从闪电劈开的树干中拾得那根银杖起,这根银杖曾经在那结了一面蜘蛛网的神龛上发过光,出过声音,甚至莫名其妙的失踪,又神奇的出现在他枕头下面。这些奇怪的事情早已司空见惯,但,他第一次见到银杖这般模样,“它肯定是发怒了,是什么激怒了它?”张县令心里暗暗着急,他不知道接下啦会发生什么事情。当可以肯定的是,“它发怒了”

  就在先前,鲁莽的李谏,冲撞螳螂人夺剑未果,反被弹起重重地摔在墙上的时候,银杖就已经开始发热了,只是他未曾注意,以为只是自己的体温过高而已。这根银杖果真是特赛人的镇国至宝啊,难道愤怒能激发它的斗志吗?,那莽夫李谏当时,恐怕早就愤怒之极了,可此时的自己并未怒火中天啊。

  银杖是指挥棒,能控制所有特赛人的力量。张县令不敢想下去,万一银杖发生故障,领会错意思,那群包围了地球一整圈的特赛人大军,足以再次挑起宇宙大战。最后遭殃的是血肉之身的地球人。“我必须阻止它发动战争”张县令闭上眼睛,握紧银杖,将他的意志传达给银杖。“我以特赛星球丞相的名义,命令你冷静下来”。可银杖此时却像脱缰的野马一般更难驯服了。

  李勇拔出寒铁宝剑,张县令也放下了银杖,拿出了螳螂人给的那柄酷似宝剑的神铁,李谏虽无神器,但也做好了战斗准备,拔出精钢宝刀,作出了最凶狠的架势。他们三人并不喜欢那城府深不可测的螳螂人,在心理上也已经和他划清了微妙的界限,并且,这只是特赛人和土星人之间的仇恨,他们完全不必理会,但是,如果开战,肯定会殃及我华夏大地,况且此时他们三人正和螳螂人在一条船上,免不了会误伤自己。所以,这闲事他们管定了!

  一道巨型光带从宇宙深处射来,伴随着一连串的闪光,三人以为“飞天山洞”遭到了银杖所指挥的特赛大军的攻击。他们闭上眼睛,打算接受这无力抗拒的现实,接受死神的眷顾,接受命运的安排。可是,竟然丝毫没有疼痛感,难道已经升天了吗?李勇先睁开眼睛,从窗户照来强烈的光线,让他误以为到了天国。

  他眯着眼睛,看清楚了李谏和张县令,还有螳螂人,他从未如此真切的感受过一个天外之物,他的每一个细节都被增强无数倍。这个天上的人,他那木头纹理的皮肤,被照的半透明。原来,他的身体内部,是由一层层重叠的物质所构成的呀,不难怪看着像木纹一般。一个念头压过来,“原来我们没有死!”。对呀,古书只说,天国是人类的最终归宿,可螳螂人不是人啊。他怎么会和我们在一起。

  光线瞬间变弱,李勇往窗户外面看去,原先围绕在地球周围的光带,像被点燃了一样,烧的只剩灰烬,只有无数暗红色的火光,在隐隐闪烁。一切都悄无声息,原以为会像闪电一样,耀目的光芒之后会迎来发聩的轰鸣。这群古代人不知道,宇宙是真空的,声音无法传播。他们此刻都紧绷着脸,皱着眉头。李谏这家伙都捂着耳朵了。

  李勇低头看到,那根被张县令丢弃在地上的银杖已经失去了一切光泽,甚至连白银的本色都消失殆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