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县令颤颤巍巍,双手捧着银杖,费力的插进了红色控制孔。仿佛按动了遥控器一样。顷刻间,剧情大变。飞船内刺眼的白光,全都换成了对人类最有亲和力的绿色,母舰读懂了自己丞相的生物波,按照他的喜好,作出欢迎的姿态。

  控制室外边,那些原本对他有些戒备的黑甲人,此刻,竟然全都半跪在地,头低着,伸出左手,掌心朝上,这个画面像极了,地球上的灵长类动物,对头领的臣服姿态。本来就矮小的黑甲人,此刻像一群孩童一样。女黑甲人也改变了对他的态度,不管之前,自己的言行是如何不懂规矩。但她却没有跪下,只是略微弯腰罢了,毕竟她才是老大。

  这里的一切,包括族人与族人之间,族人与机器之间,上级下级之间。一切,都有既定的程序,只要有契机,切入进去,就能成为种族运转的一部分,如果符合某种条件,就能成为运转的中枢。换句话说,哪怕一条狗把指挥棒插进控制孔,它也会受到同样的待遇。在我们地球上,这叫法律。

  这一刻,他等了“二十年”,终于当上了丞相,抛开先前脑海中制定好的,先掌握权利,占据主动,再命令小兵们撤离地球,这个既定计划不谈。单单就当上丞相这件台面上的事情来说,张县令完成了从麻雀到凤凰的转变,堪称宇宙世上速度最快的升迁,平步青云也不过如此吧,尽管,这个丞相不过是个副舰长罢了。“哈哈,真是,老天有眼啊”,“张丞相”欣喜若狂,荷尔蒙、多巴胺、各种和快乐有关的激素,分泌到了最高水平。因此,他的记忆也在慢慢恢复。他终于清晰的记起了好多事情。从李勇和李谏下山求他帮助鸟巢部队找到黑山邪教,到后来的种种离奇经历,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飞快的过了一遍。

  Z最!h新e章节-上3酷匠网

  他本来是协助鸟巢部队,寻找黑山邪教老巢,并协助消灭他们的。可是此时,自己却站在黑山邪教的权利中心,在这个连机器都讨好自己的地方,做了黑山邪教的丞相。张县令,一声冷笑……。这究竟是为什么?是战争蒙蔽了我的眼睛?还是欲望控制了我的头脑?

  女黑甲人击掌,那些半跪在地的黑甲人,纷纷起身排成整齐的一字型,走开了。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女黑甲人对他说,“敬爱的丞相,让我来带你了解我们的星球吧,你会以自己是一名特赛族人的丞相,而感到无比骄傲的。随后拍拍手,周围的墙壁全都幻化成了各式各样的影像。这些影像都是立体的,展现了特赛星球从开篇,到发展,再到遭遇攻击而灭亡的全部过程,其场景逼真,并配以中文解说,声情并茂,慷慨激昂,张县令瞬间有了担当,他打算把这个丞相的位置给坐实了,并且开始计划特赛星求复兴的宏伟蓝图。一种有违初衷的打算,一种背弃使命的幻想。从脑海里冒出来,像迷失了方向的候鸟一样,在茫茫苍穹中哀鸣。

  他陷入了幻想:某年某天,黑甲星球的孩童们,在绿草地上嬉戏,五彩的风筝,从他自己的雕像旁,愉悦的划过,雕像下,成扎成束的黄色花朵,堆成了小山。小山连绵向天边伸展,越来越长,小山表面不知何故竟然越来越光滑,忽然一个巨大的蛇头,张开大嘴朝他扑来,他看见,巨蛇黑洞洞的嘴巴里面,有一颗湛蓝色的圆球!就在巨蛇即将吞没他之时,他感觉到自己被一只铁钳牢牢的拉了回来,不禁虚惊一场。回头一看,原来是女黑甲人,拉着他的手要带他观看另外一个陈列室。

  张县令委婉的拒绝了。提议还是去控制室歇息片刻吧。他们原路返回,经过先前贴满了画像的走廊,他敏感的发现,原来那张画有三口之家的画像,被一张普通的生活场景取代了,张县令眼力极好,他调用内力,瞬间聚焦了眼力,他在这张描绘特赛人普通生活的场景中,看见了里面有一个小商贩正在兜售一堆画像,而那堆画像上面的模特,居然都长得和螳螂人一样。“难道她和螳螂人是一伙的?难道这一切都是个阴谋?”他不敢往下想,生怕自己的内心被女黑衣人读取,就此作罢,先走了再说。等到了地面上,再和李勇、李谏好好商量这件事。

  来到控制室,彼此都很轻松,没有了先前的严肃。女黑甲人摘下头盔,那光溜溜的头和大大的黑眼睛,让张县令有种无法克服的恐惧。可内心自言自语“我是他们的丞相,连这铜锣堡垒都巴结讨好我。我何必怕他们呢”。随即深吸一口气,憋了足足快有半根香的时间,才痛快的吐出来,顿时觉得轻松多了。女黑甲人,向他走近,和他面对面,双目对视,张县令惊奇的发现,这个让自己害怕的天外之物,那小的几乎只有一条短线的“嘴巴”居然向上弯曲,嘴角扬起。我的天!这难道是在笑吗?

  一种近乎恶心的感觉,让张县令有些头晕。他似乎受不了自己“同僚”的热情。这以后可怎么相处啊?女黑甲人问他是不是身体不适,他说:“我离开地球太久了,对地球上的事情,颇有些担心”。女黑甲人自然是知道他的意思,便笑着说道:“才过了十分钟而已。然后用意识传达:“我知道你的计划,赶快去救你的族人吧,你只需要向小兵发号施令,他们就会返回,你就可以回家了”,说完,环视四周。

  这句话,倒是把张县令听糊涂了。敢情,你也是站在我这边的,既然这样,何必绕这么大的弯子,你们特赛星人,真是拐弯抹角的高手,害得我白白空耗二十年时光。这样也好,还是你去命令小兵们速速返回吧。我要处理特赛星球的各项要务呢。女黑甲人,听她这么一说,心中竟生出一团无名怒火。她双目圆瞪,火焰在他黝黑的双眸深处燃烧。

  她用意识怒吼道:“你这个懦夫!懦夫!,我看走了眼,我原以为你是个血性的汉子,为了自己的家园可以耗光自己的生命。从头到尾,都逃不过我的读心术,你别以为你那些雕虫小技能瞒得过我,真该让那条巨蛇把你给吃了!”。女黑甲人居然,调用了他脑海中,县令夫人的声音元素。这下可把他吓得不轻。

  一方面,他以为,这慈眉善目的女黑甲人虽然面相让人恶心,但却不是恶类,说话也应该是斯文的,没想到这一声惊雷仿佛炸响在那寂静的山谷中啊,把人吓得作实不轻。另一方面,他没想到,那条恐怖的巨蛇原来是她的邪术所致,没想到她也是精通邪蛊的高人啊。

  这一声惊雷,算是把张县令给炸醒了过来。他的山羊胡子在颤抖,沉默片刻,便朝女黑甲人鞠躬,说道:“请把我送回去吧,让我亲自来解决这个事情。在我记忆中,我和我的兄弟们,已经二十年没见面了。虽然这二十年,对于你们来说,也只是十分钟而已,但我们的情谊,是无法用时间单位来衡量的”。

  女黑甲人默默点头,随后,张县令跟着她,回到了那个一排玻璃的客舱里面,她让张县令站在中间那个圆形的区域,随后按动了启动按钮。张县令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这离奇的经历尽管让人匪夷所思,但是,毕竟这是自己待了二十年的地方,黑甲人对自己不差,从未伤害过自己,而且和他们有过短暂的同事情谊。他喊:“且慢,我有话要说”

  女黑甲人,似乎早预料到这一幕,在张县令开口说话之前的一秒钟,就已经按住了停止按钮。随后两人默契的走进陈列室,女黑甲人从一个封闭的容器里面,拿出了一张画片,上面有画有一个巨大的绿色圆球,周围被三条黄色彩带所环绕,配色显得十分迷人。女黑甲人略带颤抖地说道:“这就是我们特赛星原来的样子,请收好它,不要忘记,你曾经是我们的兄弟”接着激动地握着张县令的手,高高举起。激昂地说道:“和平万岁”。说完,把画片递给张县令。

  可能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她递画片的那只手颤抖不止,画片掉在了一张大桌子下面。张县令低头去捡。就在这一刻,张县令表情惊愕,下巴上,那苍老发黄的山羊胡子竖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