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要从时空错乱的“二十年前”,也就是,张县令第二次进入黑山邪教的老巢说起。那次,螳螂人为了满足他的要求,把他送到了黑山邪教的老巢,张县令手拿银杖,在黑压压一群小兵的包围下,轻而易举突破重围,并且还击毁了一个黑山邪教的小兵,不得不说,这个银杖可真是盖世神器。但真的是这样吗?非也!

  那根威力无比的银杖,其实本身并无攻击力,只不过他相当于,黑山邪教母舰的一根武器指挥棒,此指挥棒能通过生物反馈,感知使用者的意图,从而作出反应。那一次,从天边射来的能量光,就来自于母舰的一根激光炮管。母舰在任何一个地方,只要指挥棒能给出敌方的位置,哪怕有时间墙的阻拦都能准确攻击目标。说白了就是可以跨越时空进行攻击。平日里被放置在黑山邪教的密室中,只有黑山王,有资格操纵它,指挥棒一共有两只,另外一只作为备用,安放在某个神秘的地点。它是权力的象征,好比我们人类控制核武器的黑匣子。

  母舰上的黑甲人,察觉到了这一切。他们确实曾经遗失过一根指挥棒,并非被贼人偷走,而是因为时空皱褶的频频发生,使它掉进了“虫洞”,沿着褶皱的路径,竟然飘到了地球上。在那个雷电交加的的夜晚,被张县令,从被雷劈裂开的树干中捡到。它辐射出的生物波,影响了张县令的意识,让他觉得,“此物一定有神奇之法力,不能随意丢弃”于是将它放置于神龛上供着。

  这其实是指挥棒的自我保护能力,它能通过生物波,控制非本族人的意识,只不过,经过虫洞中万万年的时光洗礼,使它快速老化,空耗了太多的能量,自我保护功能,也仅仅只是让捡到的人,没有把它当垃圾丢掉罢了。不难该,那个螳螂人从不碰这个银杖,并且还告诫过张县令,要将它藏好,其实螳螂人的初衷是希望,将它藏在鸟巢中,那个彻底隔绝了所有宇宙射线的,位于群山深处的密洞之中,这是一个天文学上的“暗室”,一旦被藏进去,几乎不可能被探测到。但是,计划落空了,时空的扭曲导致鸟巢消失了,在这个充满了皱褶的时空中,谁也不知道它的确切位置。

  黑甲人,察觉到了指挥棒发出的生物波,此时正全力赶来。对于他们来说,这并非得来全不费工夫。相反,黑甲人为了寻找指挥棒,可谓是费尽周折,无奈何,纵使他们科技再发达,能力再强,和宇宙的浩瀚相比,不过是沧海一粟。但是有一个小兵找到了线索,就是在汶县那次“火流星事件”中,和张县令交锋,但最后被螳螂人赶走了的那个小兵,只可惜最后因为受损严重,情报无法读取,黑甲人一气之下,举全国之力,制造出了一大批,规模上足以发动一场战争的小兵。

  张县令,见黑甲人的铜锣堡垒朝自己飞来,它使出了全部功力,发了疯的奔跑,蛋白质不断转化成肌肉能量,脂肪快速燃烧,肾上腺素急促分泌,全身各个器官都在努力加油,试图甩掉母舰。可身体感觉到越来越沉重,有一股反作用力,像一根长长的绳索,将自己紧紧拉住,绳索的另一头就是那母船。母舰越来越近,张县令觉得周围开始变黑,它抬头看天。

  我的妈呀!这究竟是什么奇物,如此庞大,如此壮阔,如此伟岸,如此恢弘!这是不是古书上说的跨越五行,游走于般涅的“凤凰山”啊。原来一直以为,这铜锣城堡无非是一座庙宇的大小,敢情是隔得远的缘故啊,能造出如此宏大的堡垒的不会是凡人,一定是神仙啊。张县令,第一次见到母舰的真身,竟然看呆了,无数个赞叹压住了恐惧,他一时间忘了自己在干什么。快跑啊张县令,你还逃不逃命啊?

  张县令已经宇宙母舰的风采所折服,他竟然跪了下来,五体投地,叩拜这艘母舰,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皈依。张县令,在他脱掉土匪的衣衫,金盆洗手,当上了县令之后,受官场上流行的佛道之风影响,私底下也念一念经书。但这次不同,五体投地的张县令,全身贴在地上,他的脑海里响起了大悲咒的声音。

  母舰停在了他的头顶,张县令没有害怕,黑甲人可以感受到他的心理变化,那根银杖,从张县令的口袋里,滚了出来,黑甲人,居然没有马上把它夺来。一阵嗡嗡声过去之后,张县令睁开眼睛,他站着一片白光之中,他看见了,身边站着好多黑甲人,有高有矮,有大有小,甚至可以凭直觉判断出性别。他们所有人都关注着他,但是并没有把他绑住或者约束自由。相反,他们让他站起来,并问他银杖的来历,张县令如实告知了。

  黑甲人居然没有要他交出银杖,什么话也没说。这时,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请收下银杖吧!你和它有缘,我们耗尽了全部国力,就是为了找到它,可现在,银杖不愿意回家,你是他的归属,请你做我们的丞相吧,是银杖选择了你,你没有权利拒绝”

  张县令,似乎对那个声音更好奇一些,那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是一个女人,真是奇了怪了,这里怎么会有熟人呢,难道是意识中的声音吗。不容多想,一个女性黑甲人便走过来,帮张县令捡起了银杖,亲自放进了他随身的口袋里。那个女黑甲人的肢体动作,张县令十分熟悉,但真的想不起来了。

  这时,张县令扭头,看见在一张大屏幕上,有无数星星点点的光在闪烁,他好奇的问黑甲人,“这些是什么东西”,黑甲人告诉他“这里每一个闪烁的亮点便是我们的一名小兵和子民,他们是星球的荣耀,捍卫着我们族人的家园”那他们现在正在做什么呢?黑甲人沉默不语。但是张县令敏锐的发现,那个女黑甲人眼中闪烁着水的光泽。“难道,这是在流泪吗?他们也流泪?真是匪夷所思啊,眼泪难道不是只有我们人才有吗?”这一连串的问号,让张县令陷入了思考。

  如果真的是泪光,那又是为何事而动情呢?张县令十分想知道答案。

  酷9匠Qt网)唯g一z正版|`,☆-其他G^都pB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