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抹淡淡的环形带,为何让螳螂人如此惊恐,众人疑惑不解,螳螂人开口说话了,这是螳螂人第一次用嘴说话,先前都是靠意识进行交流。这次竟然学会了人话,真让人感到意外。在场的各位,不禁联想到那学舌的鹦鹉和八哥,真好笑。

  螳螂人说话的样子十分奇怪,他说人话的时候,感觉他嘴巴和舌头协调性很差,要么舌头动,嘴巴不动。再要么嘴巴动,舌头直直的。发出的声音也没有底气。不知道他的族人是不是也不靠嘴巴说话,但有一点是知道的,那就是,螳螂人此举诚意十足。他放弃使用自己最擅长的意识交流,转而开始学习人类的语言,并用人类语言和大家交流。这里展现出的是一种平等的姿态,甚至有些卑谦的意味。这是“尊重”的萌芽。

  螳螂人,开始学会用人类的语言和人类交流,并有了“尊重”的意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李勇、李谏和张县令这三位人中豪杰,是他们,捍卫了人类的尊严。让这个天外强者,知道了人类的本事,学会了尊重。“尊重”是宇宙间万物和谐共处的不二法门。但也不要高兴太早了,有一点很明显,螳螂人是有求于这三位豪杰的。至于求什么,暂时不知。

  方才,他们在“飞天山洞”的透明窗户里面,看到的那个围绕着地球旋转的环形带,成了大家都感兴趣的焦点。在三人的追问下,螳螂人,用他蹇足的中文,结结巴巴的的吐了出来。据他所说,那条环形带,是由无数个黑山邪教的圆球小兵组成的,他们组成环形,围绕了地球整整一圈。目的,就是为了侦测和擭取地球上的石油资源,他们的星球和人类的地球,十分相像。

  石油是黑山邪教星球上,能量的主要来源,甚至包括他们的食物,都是由石油的能量所转化的。他们所在的星球,因为最近几百年来,高速发展,石油资源被挥霍一空。因此他们找到了地球,可是,地球的石油一旦被吸干,就会出现地层坍塌。想想看,这就好比吸干了蛋清和蛋黄的鸡蛋,那脆弱的蛋壳,岌岌可危啊。这些都是螳螂人一字一句亲口说出来的,至于是真是假,暂时不得而知,只是眼前,那围绕地球一整圈的黑山邪教的小兵,即便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干过坏事,但他们的意图,确实也很难让人不往坏处想。

  你刚才所说如果属实,那么他们确实会威胁到我们的安全,可究竟要如何才能让他们离开地球呢?李谏直截了当的的问道。螳螂人,沉思片刻,缓缓说道:“我刚才给了张县令一把,被你们称作寒铁宝剑的器具,你们都知道,它能削铁如泥,更能倍增使用者的体力,能让持有者,以一敌百。不需要任何帮助,拿着它,站在敌人的方阵前,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因为,它无时无刻不在吸收宇宙间的能量波,他能量巨大,无坚不摧,它是我们族人的骄傲,是我们的祖先创造了它。

  {x酷q/匠网永久…m免{:费#看o小O说

  ”它的威力你们人类再熟悉不过了,在你们地球上,数百年前,你们的祖先为了得到它,杀戮、流血、牺牲,时时刻刻都在上演“。螳螂人停顿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李勇,继续说道:“你很幸运,在它消失了几百年后,竟然成了你的囊中之物。你以为这是偶然,其实不是。这是因为,你身上的时空序列和它刚好吻合。用你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缘分”

  螳螂人再次停顿,这次,李勇甚至感觉到,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难道他也和人类一样,烦心之时,也有这种习惯?。螳螂人继续说话“寒雪宝剑,本应该是成对出现的,正如你们的“雌雄宝剑”一样。但是自从那场灭顶之灾后,我们的法律严令禁止它成对出现,那是一场,我们族人中的败类,因为贪婪和仇恨而导致的一场灾难,灾难过后,无数族人,视它为灾难,纷纷将它丢弃在宇宙,让它在孤独的黑色海洋中随波逐流,宝剑也有生命,他不该承受孤独的折磨。宝剑本身并没有错,说完,螳螂人停顿了片刻,似乎若有所思,他黝黑的眼睛里面,闪烁着无尽的哀愁。

  “但是你们的祖先不知道的是,它是我们族人最后的杀手锏,最后关头,当遇到更强大的对手时,它能将对手,消灭的无影无踪。但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使用的,因为它威力巨大,能让辐射到的空间,形成一个真空,里面是虚空的状态,没有任何物质,相当于这个区域从时空序列中抹去了,就好像事情从来没有发生一样。它造成的影响是永久性的,不可逆转的。要想激活杀手锏,必须借助‘另一半’。而你们的寒铁宝剑正是它的‘另一半’“螳螂人说完了所有该说的话。

  李勇耐心地听完了全部,尽管,那中文水平还不如三岁的小孩。李勇忽然领悟到,刚才之所以螳螂人会夺走宝剑。可能是因为,两把宝剑互相交叠就能激发出毁灭性的能量吗。螳螂人,看出了李勇的心思,他会意地点头了。

  张县令听完螳螂人的话,有些焦躁不安,他说道:“如果使用你刚才所说的杀手锏,势必会将无辜生灵涂炭,无数人的牺牲却换来一堆废墟,我们的战斗毫无意义”。旁边的李谏非常赞同张县令的观点,他也似乎有话要说。

  李谏说道:“你究竟为何要帮我们人类?难道是为了帮我们恢复家园,摆脱黑山邪教的蛊惑,重新恢复天下太平,这么简单吗?天下纷争,诸侯争霸,到底是不是因为黑山邪教的蛊惑?你不要因为一己私利,而毁了无辜的生命”

  李谏这莽夫,半天不说话,一说话就如此在理,并且气势咄咄逼人,义正言辞,大义凛然。李勇和张县令,磨叽半天,还不如李谏这一句话给力啊。是啊,你这乌头猴面的家伙,不远万万光年,不惜破坏时空的平衡,冒着破坏宇宙法的危险,肆意制造时空褶皱,拼了命来到地球,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帮助我们?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恐怕是为了报私仇吧。

  螳螂人,似乎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它的表情十分难看。李谏觉得,那一张猴脸,真难看。螳螂人竟然,带着一点人类的阴阳怪气的语调说道:“恐怕是你张县令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是不是舍不得你的那群好朋友啊,你看你身上穿的是什么,你怕是早就投靠了黑山邪教”这家伙,学习能力真强,它居然懂得利用人类说话的技巧。真不枉费他辛辛苦苦潜伏在官府做探官啊,还整天用黑布裹着头。

  张县令,这个本该被鸟巢部队请去做军师的老狐狸,本该在鸟巢献计献策,运筹于帷幄,依他的本事,定能成为载入史册的谋士。可命运作弄人,螳螂人胡乱扭曲时空,他被错乱的时空序列,白白坑了二十年的光阴,他在黑山邪教的老巢里面待了二十年,而对于螳螂人来说,连一分钟都不到。

  穿着黑山邪教黑甲战衣的张县令,它的人生观却因为这次意外的经历,而大变。螳螂人和黑山邪教的这场博弈,他似乎能看得更为透彻。

  他捋了捋山羊胡子,虽然那胡子已经苍老枯黄,失去了神采。但以大家对他的了解,这个可爱的老狐狸一定是又有什么鬼主意了。他转过身,直直面对着李勇和李谏,双眼饱含了泪光,大家第一次见到他动情的一面,有些难以接受,心想,这老狐狸到底是啥诡计啊,眼泪都用上了。张县令动情地说道:“黑山邪教并非你我想像的那般邪恶,你们听我仔细说来”

  正要述说,却被螳螂人强行介入意识给打断了。螳螂人,此时已经全然不顾什么颜面了,他又开始使用意识,傲慢的和他们三人对话,先前的尊重,此刻荡然无存。究竟发生什么,让张县令对螳螂人的态度如此大的变化,难道他不想救地球于水火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