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人、李勇、李谏,三人面面相觑,彼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并且,螳螂人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过好在,他只打算让张县令在那里逗留一分钟,他并不想让他待太长的时间。可是,天知道,这里的一分钟,对于张县令意味着多久,他会不会遭遇不测。

  大家静静等候这一分钟的到来,忽然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伴随着摇晃,眼前安详明亮的光线,被自然光取代,李勇和李谏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土匪山寨里的那个熟悉到山洞里面。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螳螂人明显慌乱的动作可以肯定,一定是出了大乱子了。神通广大的螳螂人居然也会慌神,就算有厚厚的黑布遮挡,也能清楚地感受到,他慌乱的神情。

  螳螂人从身上裹的严严实实的黑布中,拔出一把黑色斧头形状的物体,那造型竟然和李勇那把神斧一模一样。不难怪神斧能召唤来螳螂人,原来它是螳螂人的武器啊。李勇飞快走到洞门口,透过那个窥孔,除了杂草和茅屋,李勇什么也没看到。螳螂人也飞快走到洞口,但并不是去开门,而是,拿出一枚铜钱大小的铁片,放在洞口。那铁片发出的红色光芒刚好形成一面墙。透过那面光墙,李勇看见了外面,有三名穿着黑色铁甲的军士,直挺挺的站在石门外,那情景,瘆的人心里发慌。

  不愧是习武之人。惊出一身冷汗的李勇,很快平静下来,心跳开始平缓,如果是一般人恐怕要吓出心脏病来。李勇仔细端详这三名黑甲人,他们身材较矮,只及李勇肩部,全身都被黑色甲片所覆盖,唯独眼睛露出,双目巨大而黝黑,虽然隔着石门,并且是通过那面光墙看到的,并没有直接对视,但李勇已经能感觉到,黑甲人,那黑的揪心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仇恨。他忽然感到一阵眩晕,但很快又清醒过来。螳螂人走过来,告诉他,千万不要直视黑甲人的眼睛,因为,他们黝黑的双目里,吸足了天地间的邪恶和仇恨。

  但意料之外的是,外面站着的三名黑甲人,似乎并无敌意,他们如果真是来寻仇的,为什么不动手敲碎石门,况且,现在他们的力量优势十分明显。先前对黑山邪教的种种印象似乎和现在的情景不大相符,黑山邪教似乎并不是只懂得杀戮的屠夫。“我给你们送来了一个人”这是黑山邪教的声音。和螳螂人的沟通方式一样,并未发声,只是一种意识的交流。透过那一面光墙,大家并没有看见黑甲人带来了谁,因此,都以为他们是故意引我们打开门的。“想不到堂堂黑山邪教也出此下策,这等下三滥的手法,你们也用吗,连三岁的孩童都能识破”

  李谏说话就是如此耿直,李勇附和着笑了,不知是在笑谁。“你害的我好苦啊”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只是那声音像从万丈深渊传来一样,带着地底深处的寒冷与阴暗,听得让人毛骨悚然,后背发凉啊。该不是闹鬼了吧,那声音怎么和张县令如此相像啊。不对,不可能是张县令,他刚才被螳螂人送到了黑山邪教的老巢,现在还没出来。李勇和李谏此时,竟然胆怯的不敢往后看,生怕中来黑甲人的计谋。

  (q最FV新h‘章A7节7上K\酷g匠网

  张县令,此时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背后,门口三个黑甲人,带来的人,就是张县令。他已经在那个世界待了二十年了,人生最后的旅途即将走完。虽然他确实想找螳螂人算帐,但是,他看上去似乎在那边过得还不赖。李勇和李谏转过身去,看见,眼前的张县令,竟然穿着黑山邪教的黑甲外衣,更让人惊奇的是,张县令好像凭空老了几十岁一样,浮肿的眼睛,满脸的褶皱,眉宇间,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连山羊胡子都已经干枯发黄了,像冬天,西北风下瑟瑟的茅草。

  李勇和李谏搞不清楚事情为什么会这样,不是说好了,进去之后就马上出来的,螳螂人也答应过他,可现在这一幕唱得是哪出戏啊,张县令怎么会如此老态,又怎么会和黑山邪教走在了一起啊。

  螳螂人,半跪下来,面朝张县令,表达自己的歉意,他显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犯下的错误。他祈求张县令原谅他,否则会被宇宙法庭审判。虽然张县令不大懂“宇宙法庭”的意思,但在听完他解释发生的原因之后,选择了原谅他,得到原谅的螳螂人,此时像换了个人一样,弯曲另一只腿,双腿跪地,头低下,从自己的后背拔出一根外形酷似宝剑的物件,交给张县令,那物件,通体发白,性状和李勇所佩戴的寒铁宝剑十分相像。

  接下来,螳螂人向李勇李谏解释了一切。洞内沉静得让人窒息,大家为张县令迷失的年华默哀。李谏快人快语的说道“幸亏只是一分钟,要不然,我们永远都不会相聚了”,大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洞内的气氛由默哀变成了尴尬。这二十年不知道张县令是怎么过来的。但是看得出,他没有任何不满,只是,自己的命运被他人鲁莽的改变了方向,让他非常不爽,尽管刚才已经原谅了螳螂人,但那也只是服从大局的理性决定。一股无名怒火埋藏在内心深处,剩下的,就需要时间来让它慢慢熄灭了。

  张县令,得到了螳螂人给的奇物,李勇也觉得那奇物和自己的宝剑很相似,便把自己的寒铁宝剑拔出剑鞘,打算比较一番。我们不妨将它们叠在一起,让它们做个朋友如何啊?李勇的乐观极富感染力,他想努力营造轻松的气氛,打破关系的僵局。螳螂人还跪在那里,不知道他们的星球对这种姿态是一种什么样的定义,“男儿膝下有黄金”犯再大的错都是不能双膝跪地的,除非是在自己双亲面前。

  李勇的寒铁宝剑,正要和螳螂人那个宝剑形状的奇物交叉,就听见耳旁传来呼呼风声,螳螂人竟然飞快奔来,一把夺过了寒铁宝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