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县令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不轻,他已经领教过黑山邪教圆球小兵的厉害,也就是前不久,在他执政一方的汶县,那个“火流星事件”。圆形飞行物窗户里面,巨大黝黑,带着怒火的眼睛,让他终生难忘。一个尚且招架不住,这一来一大片,我恐怕连骨头都没有了。

  他想到了逃跑,可是往那里逃呢?这里是一望无垠的草原,连一棵树都没有,草也长的不深,而且都长得奇形怪状,像是用剪刀剪出来的一样。这个该死的螳螂人,到底是想害我还是想玩弄我,等我出去之后要他好看!张县令甚至想好了,出去之后该用何种狠毒的话语咒骂螳螂人。

  很快,头顶上一片密密麻麻的嗡嗡声,张县令对这声音并不陌生,在“火流星事件”中是那个圆球怪物发怒的前兆,好比野狼撕碎猎物前的嚎叫。果然,那群圆球小兵,开始通体发红。张县令知道,他们要动手了!

  只见那群小兵,旋转排列,形成三个同心圆。一个身上涂有老虎纹的小兵居于整列中间。想必应该是个小头目。这家伙只闪了一下红光,那群小兵就一齐朝张县令发射白色光束。本以为大难临头,可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那些射过来的白色光束,居然在离他大概一米的空中,反射回去,其中一束反光,照在了最外面一个小兵身上。顿时,一阵炫目,数秒之后,耳边响起春雷般的爆裂声,那可怜的小喽啰变成了青烟,连灰都没有。

  死里逃生的张县令,来不及高兴,就觉得腰间有一股刺骨的冰冷。低头一看,原来那根银杖又开始发光了。张县令哈哈大笑,他知道,就是这银杖救了他。自己没有看错,他早知道这银杖会保护他的。反攻的时候到了。虽然他不大懂得使用方法,但既然银杖是有生命的,那么就能猜测出自己的意图,自己只需要拿着银杖指挥即可。

  张县令的想法是对的。他一拿出银杖,那群小兵就散开了,这可笑的一幕,让张县令十分得意。看来已经没有必要再回去了,我就在这里,借这神器,去灭了黑山邪教,顺便,在这里游玩一番。这群小兵想跑,没那么容易,张县令用银杖朝最近的一个小兵指去,虽然指的不是很准,但银杖已经懂了他的意思,一束光从天边射来,照在那小兵身上,一阵炫目的闪光,接着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那小兵连影子都看不到了,尸骨无存,只有烟的痕迹。

  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呀!看你们往哪儿逃,我要灭了你们,说完,便再次举起银杖打算把它们赶尽杀绝,无数道白色光束从天边射来,忽然张县令好像想到了什么,他大喊一声“停”,那万道光芒嘎然而止。原来,张县令是想抓个活的,从它身上套出点老巢点信息。

  张县令,挥起银杖,大喊一声“定”,本以为会定住小兵,谁知道没啥作用,眼见小兵都要跑得无影无踪了。这时,他看见旁边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心想我把你砸下来,便挥舞银杖瞄准那块石头,喊了一声“起”,那石头没动静。张县令心想,这银杖到底什么鬼东西,刚才神通广大,怎么现在一点用都没有?

  }_酷匠网U正#G版Le首发L

  正郁闷,忽然觉得天边升起了一轮巨大而火红的太阳。不对啊,太阳明明正在头顶,这是什么东西?他注视着这火红的太阳,缓缓升起,划过穹顶,又从天际的另外一头落下。他真的蒙了,他老人家,一辈子没见过如此奇景。

  这里居然有两个太阳!还没缓过劲来,又有一轮火红的太阳,把刚才的动作重复了一边。张县令郁闷的无话可说。那山羊胡子都气得颤抖了,这丑八鬼螳螂人,他一定是地府的使者,要不然,自己身处的环境,怎么会和古书上所描述的,地府里的“焱界”如此相像啊。

  其实,张县令不过是被螳螂人通过时空褶皱,送到了黑山邪教所在到星球罢了。张县令抓活口的计划受阻,加上又身陷异界。气得坐在地上,山羊胡子颤巍巍。他自言自语道:“我张某人,一生光明磊落,劫贫济富,造福百姓,现在却被小人算计,身陷囹圄。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所有的计划都落空了,现在该怎么办啊”,这个土匪出身的老狐狸,怕是第一次如此彻底的感到绝望吧。哈哈。

  让他多在那里呆一会吧,缺少了任何一种滋味,人生都会不完整,这种绝望是他最缺少的。

  时间不再同步,这里发生的一切,对于在外面等着他的人来说,不过是眨了眨眼皮之后又打了个喷嚏罢了。螳螂人和李勇对视,虽然,李勇看不见他的眼睛,但是李勇感觉到了一种特别的感觉,这是一种他在童年时期奢望过的感觉。李勇不想再回首那不堪的童年,无数个,被思念的泪水叫醒的夜,抬头看天,好像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他。我挚爱的双亲,那是你们吗?

  李勇,这个星际的混血儿,注定,迎来不凡的命运。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