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平行的世界,螳螂人在最危难的关头,伸出援手,救三人于水火之中。三人心存感激,但又疑惑不解,这螳螂人为何不直接去对付黑山邪教,而非要借我等凡夫俗子之手呢?

  螳螂人一方面希望他们去攻打黑山邪教,但是另一方面,又不想告诉他们黑山邪教的具体地点。本来,螳螂人设计的考验,他们三人均已经通过。并且,刚才,螳螂人也已经通过时空褶皱,将他们三人,巧妙地送到了黑山邪教的老巢。也是在刚才,他们差一点就能将满肚子石油的铜锣堡垒毁灭殆尽。胜利遥遥在望,只需要再给他们一次机会,螳螂人哪怕再助他们一臂之力,教他们使用武器,就可以使胜算成倍增加。

  但是这个神秘的螳螂人,始终不开口说话。也许是对我们的战术有意见?难道他,不想彻底摧毁黑山邪教吗?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里面到底有何隐情?一连串问号,考验着螳螂人和他们仨,那若即若离的联盟关系。

  真不愧是人类中的佼佼者,狡猾的张县令,心中顿生一计。李勇见他得意得摸了摸山羊胡子,就知道有好戏。张县令发现,只要脑海里不把自己的想法用语言说出来,只是运用抽象思维来思考,那么自己的想法,是不会被懂“读心术”的螳螂人洞察到的,因此他不打算和李勇、李谏商量具体行动计划。他想独自行动。

  螳螂人因为李勇的一连串问话,而陷入被动境地,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在客观上为张县令的计划,制造了条件。张县令见螳螂人没有离去,趁着他还在这里,马上向螳螂人提出了一个要求:你现在,必须再送我去黑山邪教的老巢去一次,如果不答应这个条件,就拒绝为螳螂人提供帮助,干脆解甲归田,不理战事。

  或许是,螳螂人不知道张县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或许是,螳螂人这个物种的思维方式,和人类截然不同,总之最后,螳螂人很快就答应了张县令的要求。

  张县令之所以想再去看一看老巢,其实是在打小算盘。“寻铁术”想必各位还记得。此术本是军中为了开采铁矿制造兵器,在改良了西南蛊术“千寻术”之后,衍生出的一种新技术。军中之人只会“寻铁术”,殊不知“千寻术”正是它的“源代码”。这是一种借助于“标记”来定位的,古老的西南蛊术。

  相传是商朝时期,申公豹为了讨好商纣王,将自己师傅姜子牙的一柄羽扇偷来。那羽扇上面的十六个字便是“千寻术”的真传。他偷学了千寻术,违背师傅旨意,于千里之外找到了被姜子牙藏匿起来的“红颜祸水”妲己,商代因这“祸水”而亡国。最后姜子牙断绝了和申公豹的师徒关系。

  掌握了“千寻术”这条“源代码”,稍加演绎便可创出“寻金术”“寻人术”等等。但此术有个特点,就是非要先将“标识物”安放于需要寻找的地点或人物之上。当时申公豹就是通过,追踪她头上的一件首饰,才找到她的。此术先天的缺陷决定了它不是万能之术,也决定了它被后人渐渐遗忘,最后沦落为,军中之人都知道的普通技术。

  但是这一次,正是“千寻术”发挥作用的最佳场景。只需骗过螳螂人,再次到达黑山邪教的老巢就能有机会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东西,丢在那里,回来之后便可以顺着标识的导向找到老巢。那螳螂人,要张县令闭眼。闭上眼睛,没有任何感觉,只是眼皮感觉到的明亮忽然消失了,变得柔和起来。睁开眼睛,张县令回到了老巢所在的地方,李勇和李谏则在外等候。

  为什么先前熟悉的场景都不见了,那些小兵还有铜锣堡垒,全都找不到踪迹,地面上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是不是搞错了方向,张县令按耐不住慌张的神奇,四处寻找,心里有些发慌。但马上又平静下来,心想:“反正也只是过来看看,那螳螂人很快就会将我接走的,到时候再找那货算账”便坐下来观赏景物,手中握着的那根施过法术的银针,重新又放进了口袋。

  张县令耐心的等着,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两炷香的时间又过去了,三炷香,四炷香。香都烧完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然而,此时,在“外面”,李勇和李谏俩人,其实只是眨了一下眼皮。因为螳螂人的过错,使得时空错乱再次出现,两个世界,本该是同步的时间,此时却不再同步。张县令恐怕要等到地老天荒才能再见到他们俩了。

  张县令坐不住了,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自己恐怕要被遗忘在这里了,怎么办?与其在这里等,还不如主动寻找办法。虽然自己所在的具体位置和黑山邪教老巢的位置不同,但肯定相差不了太远,大致位置应该是对的。况且,那黑山邪教的铜锣堡垒,是藏在地底下面的。就算自己正在老巢的位置,凭肉眼也看不出来啊,所以不必过于担心,还是找个地方,躺下来睡一觉再说。这位阅历丰富的长者,这个精通邪术的老头,正以一种自信淡然的态度对待困境。

  他躺了下来,觉得腰间有硬物摁着,睡的不舒服,他伸手一摸,不禁仰天大笑起来“哈哈,真乃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原来,他那把传奇的银杖,没有放在外面,而是随自己一同到了这个地方。有银杖在手,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他的阅历和能力告诉他,这把银杖会救他的命。

  当他摸到银杖的时候,就感觉一股寒流传遍全身,源头正是那根银杖。只见银杖通体迸发出白色光芒,手摸着它感觉像寒冰一样光滑冰冷,并且,隐约有些麻酥酥的感觉。白色光芒瞬间加强,眼前一阵眩晕,一束白光射向天际,随后,银杖恢复正常,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上。

  他本能的朝白光射出的方向看去,一片巨大的金色云朵,迅速朝自己的方向移动。他觉得有些不妙,果不其然,那片巨大的金色云朵,原来,是一群集密的圆球飞行物。

  p最新{、章,节`{上酷@g匠Ka网…

  黑山邪教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