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上d7酷:u匠网H{

  那群黑甲人,躲开了李戍的阵法之后,并无反击的意思,好像并无敌意。李戍飞快地数了一遍,刚好八十个,数量上是我方的一倍,但战斗力未知,初步判断绝不在我方之下。他们身高不足五尺,腿部肌肉异常发达,上肢略长,快要触地,脑袋硕大,眼睛大而圆,全身被黑色甲片所覆盖。

  李戍大胆走近,细看,那黑色甲片时隐时现,居然可以将他们整个身体变为透明状态。随着呼吸的节奏,透明,显现;透明,显现。先前还以为是钨铁所制,现在看来完全在意料之外,这个东西自己从未见过。

  李戍看得目瞪口呆,这奇物,并非人间所有,这群黑甲人难道真是越国阵亡士兵的魂魄吗?他大胆走近,和其中一个黑甲人对视,那大得出奇的眼睛,一片黝黑,盯着看,瞬间有一种眩晕感,好像原地转圈一百次之后的感觉,十分难受。他大胆问那黑甲人:“你们从何方而来,找我们有什么事情,我们与你们无冤无仇,快快回去吧”。

  说完话,队伍里面最矮的那个黑甲人,有了动作,他正用他长长的手臂,缓缓取下头盔,把整个脑袋露了出来,这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就是说,我们并没有敌意,你们不必害怕。见到他的真容,李戍和众军士,啧啧称奇。他耳朵小的近乎没有,鼻子只露出两个小孔。尤其那颗奇怪的脑袋,光滑无比,脑袋上的皮肤像白银制成的绸缎般光滑。李戍惊愕的表情,还有身后一大群军士,都映在上面。相比之下,铜镜的光泽也不过如此。

  众人更加好奇,先前的恐惧被黑甲人友善的举动一扫而光。大家围过来,看热闹。那黑甲人,不知道有没有觉得不自在,它好像并不介意众人的目光。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对他是如此好奇,可他为什么对我们不好奇呢。那黑甲人依旧保持一个姿势,安静地站着。

  他动了!兄弟们看,他动了!黑甲人朝天空举起细长的双臂,那双臂仿佛伸向了宇宙的最深处。众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都不敢眨眼。他双手之间开始发出红色的光芒,光芒不断聚集,越来越亮。最后,一道悬空的屏幕,出现在众人面前,抬头看去,那屏幕有两个人高,一艘双人渔船那么长。

  屏幕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生活的场景:一大群人,全都长得和黑甲人一模一样。只是身上并没有被黑甲覆盖。从外观可以很清楚得区分出男女老少,还有不同的家庭,不同的队伍,他们和凡人一样,有喜怒哀乐,有悲欢离合,有生老病死,只是他们的寿命格外长,因为,从呈现的场景可以看出,他们往往是九代同堂,而人间的家庭,能够四世同堂就已经算是很长的时间跨度了。

  影像所表达的意思非常好懂,众军士围坐在屏幕周围,心情和表情随内容的变化而跌宕起伏。当画面表现黑甲人坐在他们自己交通工具上,风驰电掣,日行千里时,众人发出啧啧的惊叹声。当屏幕呈现出黑甲人脱下盔甲,和家人欢聚的画面时,众将士沉默不语,有人偷偷用手擦拭脸部,不时环顾四周,生怕有人发现他最柔弱的一面。

  紧接着,最出乎意料的画面出现了:那是一个傍晚,画面中好像有三个太阳,而且都即将落土。夕阳西下,草地上,围坐着一群欢乐的小黑甲人,他们目光中流露出的童真是如此熟悉,让人动容。在场的老年军士,见此情景,竟然屏住了呼吸,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这时,大地被照的通红通红。大家一脸疑惑,明明是夕阳西下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红光呢。画面中的孩童,也带着疑惑转过头,朝西边看去。

  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腾空出世,异常绚丽夺目,美不胜收。“蘑菇”根部是光的源头,那些光头光脑的孩童,好奇地看着这一切,有一个孩童还发出惊奇的“呀呀”声。在场的众将士无不为这“美景”动容,虽然他们是铁血的汉子,但大多数都已为人父母。可周围那群黑甲人竟然转过身去,不知什么原因。

  一阵混乱,夹杂着陌生的嚎叫,画面噶然而止,一片模糊。几秒之后,画面中出现的场景,让无数人一辈子难忘:废墟,硝烟,烈火,还有从未听过的嚎叫的声音,这种声音在人世间从未听过,不像是人和动物发出来的。画面快速切换到了另一个世界,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塔格外引人注目,那座高塔,通体发红,不断地朝天空发射红色光束。和之前的画面不同,这个画面在抖动,并且很模糊,像是在慌乱奔跑的过程中所见到的物体,地点未知。

  李戍根据情节和军事常识判断,这很可能是黑甲人的侦察兵所获取的情报。而那座巨大的铁塔正是这场灭顶之灾的罪魁祸首。李戍看懂了情节,各位军士也看懂了情节,大家对黑甲人生出几分怜悯之情。

  那个矮个子黑甲人,缓缓收回举起的双手,眼中似乎有泪花在闪烁。黑甲人为什么偏偏来找我们呢,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奥秘吗?难道要我们帮忙不成,我们才四十军士,均为血肉之躯,论功夫,比不上你天外来客钻地腾空的本事,论装备,你们那变幻莫测的黑甲,可遁形,可抗敌,可是天外奇物啊。李戍百思不得其解。

  黑甲矮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便示意李戍过来一下,李戍忐忑的走近黑甲矮人,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毕竟是天外来客,还是有些害怕的。黑甲矮人用意识和他对话,示意他取来笔墨纸砚。然后拿出一根短小的银杖,顶着李戍的后背。

  李戍瞬间觉得背后火辣无比,大脑好像被另外的个体所占据,手脚不听自己指挥,开始在纸上飞快地画着图画,大概一根香的功夫,一副人物肖像画出来了。画功好生了得,能用简单的工具就画出如此细腻的肖像。那一根根毛发,分毫毕现,那眼神仿佛拥有生命一样。

  只是,肖像中的人好像十分十分熟悉,旁边一位老军士提醒他,“此人正是李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