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是久违的沙洲,李勇出走的这四年时间内,寥寥几十人,已经把把荒无人烟,杂草丛生的“月亮湾”,建设成为了秀美的人间乐土,这里因被军事地图遗漏,而成了祥和之地。可这里并不太平,外表平静的湖面,内部暗波汹涌,各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随时间的推移不断发酵。

  初到此地时,大家还能齐心协力,众志成城,大到沙洲未来的规划,小到房屋建造,挖坑修路,可以说各路好汉无论军中地位高低,都能付出全力,沙洲才会有短暂的繁荣。后来生活越来越安逸,大家渐渐失去了追求。当那个共同的敌人越来越虚无缥缈之后,大家彼此的友谊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战友情,兄弟情,甚至还不如,一匹马,一头猪,甚至一条鱼。一小撮人为了小利,拔出远征的宝剑,刀光相向,战友对刎的情景时常发生。本应出现在战场上的狼烟,此时却成为派别之争的陪葬。那怒火本应埋葬敌人,此刻却对自己兄弟开火。

  沙洲一夜之间从繁华、安详,滑落到了自相残杀的深渊。李勇这个被李戍派去寻找新鲜血液扩充军队的使者,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他日夜思念的兄弟情义,豪爽豪饮的义气场面,怕是永远也回不去了。

  李戍作为沙洲部队的领头羊,深感危机,再这样内斗下去,恐怕会亡军。可他也无能为力,军人只有在战场上杀敌才能巩固团结。军人一旦失去了敌人,就会迷失自我。正当李戍苦恼万分,苦思不得其法时,一件突发的事情,让大家重新找回了凝聚力。

  .*酷》a匠网!永:v久w免费&看小M,说^

  一日中午,艳阳高照,军士们在沙洲上操练军事技能,这本应该是经常性的活动,可由于长期安逸的生活,让大家失去了斗志,总是有许多人以各种理由拒绝参加操练,李戍为了振奋士气,规定凡是参加操练全勤者,可以奖励美酒一坛。如此种种,才让废弛的军事操练活动重新人声鼎沸,沙洲上久违的怒吼声不绝于耳。

  这日,军士们正操练破阵法。晴朗艳阳的天空,忽然狂风大作,黄色的灰尘把太阳遮的严严实实,透过厚重的遮盖,太阳的颜色像血一样鲜红,把眼前所有景物都染成一种颜色。这一切恐怖万分,军中有个老军人惶恐地说道:“这怕是天狗要来吃太阳了,大家赶紧找地方躲藏啊”大家想都没想便躲进了茅草屋内。谁知,狂风将所有的房屋全部掀翻在地,屋顶的牛皮也被吹走了,散落在江面,人被吹得摇摇晃晃,有瘦小的军士,被风吹到了岸边,被众人拉了回来。

  风越来越大,大个子都招架不住了。眼见,大家要被吹入江中。李戍急中生智,大声呼喊,“快快抱在一起”边喊,边给众人做示范。大家纷纷效仿。此刻,无论平日里关系好不好,谁得罪了谁,全部的人都紧紧抱成一团,用胳膊挽着对方,编织成了一张人网,并且因为匍匐在地面,减少风的受力面积,风越来越大,但丝毫奈何不了他们。

  终于战胜了狂风,匍匐在地,耳朵很自然的贴在了地面。竟然听见地底传来了各种奇怪的声音,像是有无数蝗虫在里面乱串一样。李戍和所有的兵士都听到了那种怪声音,恐惧开始蔓延,像蝗虫在啃骨头。他们互相之间交头接耳,对着彼此的耳朵说道:“怕是越国那些死去的败兵,要来报仇了!”

  才躲过狂风,竟然又要来一波鬼怪。军心开始有些动摇。有人要松开手往江里逃了。他宁可淹死也不想成为鬼怪口中的食物,据说那样会永世不得翻身。

  李戍急了,他从队伍中走了出来,顶着狂风,拿着宝剑,用力插在地上。然后站了起来,风吹得他身体扭曲,他握紧剑柄,用宝剑支撑住摇摆的身体。气运丹田,大吼一声“弟兄们,杀!”地上匍匐着的众军士,见自己的主帅如此决绝,埋藏已久的斗志被点燃,能量遍布全身。手臂,手腕更加用力地握紧。

  高昂的斗志像闪电,迅速传遍人网,是勇猛的统帅李戍,点燃了这张人网的斗志。地底的声音越来越大,大家心跳越来越厉害,砰砰,砰砰,比那怪声还大,分不清是敌人的声音还是彼此的心跳声。将士们咬紧牙关,准备迎接战斗!

  就在这时,空气中布满了银色的小虫,银光闪闪煞是好看,地底乱串的声音戛然而止,只剩下有节奏的心跳声。风也停了。厚重的土黄色云层渐渐褪去,太阳重新恢复了它近乎白色的烈焰。大家的心跳终于慢了下来。实在是虚惊一场啊。此时,大家的手还是紧握在一起。挽起手,站起来,朝江边走去!几十个不同的声音,叫响了同一个内容“斩邪魔,灭楚王,杀,杀,杀”

  嘭嘭嘭,嘭嘭嘭,只见无数黑色圆球冲出江面,在空中划出抛物线,并从抛物线的最高处,往下俯冲,在江滩上,来了个强硬有力的着陆。一时间,飞溅的细沙洒落在大家的头发上,一片灰黄色迷住了双眼,大家赶忙擦去泥沙。定神一看,那些黑色圆球,竟然变化成了一群黑甲人,把他们团团围住。

  黑甲人身上并未见有武器,只见他们个个都穿着闪亮的黑色盔甲,那盔甲一定是由钨铁制成,闪亮而坚硬。李戍在一次讨伐越军边防部队的时候,见一位越国将军穿过。回去之后也想造一件,但一打听,价值比黄金还要高,只好作罢。

  李戍和身边的军士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大眼瞪小眼,看着彼此。不知道这群黑甲人要想干什么,是敌是友?难道是死去的越军鬼魂变化成了冥军来寻仇的吗?管不了那么多了,看他们个个凶神恶煞,充满了敌意。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

  作为伍奢最得力的干将,李戍行事作风勇猛强硬,毫不拖泥带水,凡事用刀说话,用武力征服对手,哪怕是打错了也不后悔,先打了再说。李戍挥舞宝刀,管他三七二十一,就算是阎罗殿的高手,也给我先打了再说。众军士又一次见到了这位头领,标志性的挥剑姿势。只见他把剑直直指向头顶,左脚回收,右脚立地,大吼一声“杀,杀,杀”众军士斗志被瞬间点燃。无数次战斗,这个杀敌的姿势,成为冲锋的号角,无须多言,杀了再说。

  大家摆出决斗阵势,准备冲破这群黑甲人的包围圈。李勇变换姿势,指挥大家集中所有的力量,专攻一处。大家挥刀杀去,奇怪的是,那群黑甲人,竟然躲闪开来,让他们冲出了包围圈。大家被弄的莫名其妙。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李戍心想。不战而自败,哪有这样的道理。明显不懂套路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