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C+章节;。上酷?;匠Fq网

  眼看那火把就要被吸了进去,这是他们最渴望的结局。一开始他们就想这样做,但漩涡太高,三人功力均无法投掷,现在竟然歪打正着了。黑山邪教的老巢即将覆灭,天下即将太平。就这一瞬间,李勇、张县令、还有李谏内心同时描绘出了一幅壮丽祥和的美景:“天下太平,远征军三万多将士解甲归田,年轻人过上了男耕女织的生活,老年人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天子下令,大赦于天下,各路土匪,形色囚徒,改邪归正,普天同庆,世界大同”。

  可命运非要和他们开个玩笑,就在胜利即将实现的时候,一道细长的红色光芒从一个小兵身上射了出来,火把瞬间化为白色蒸汽。更糟糕的是,他们暴露了!

  铜锣堡垒瞬间打开红光护体,同时各路小兵,同时收到抓捕指令,张牙舞爪,密密麻麻直奔三人方向而来。李勇的手早就紧握寒铁宝剑,他已作出最坏的打算,了不起一死,十八年后还是一条汉子!乌云蔽日,黄沙漫天,事已至此,一场恶斗难免。

  李勇,怒目圆睁,握紧剑柄,拔出寒铁宝剑,那剑体迸发出夺目的冷光,一股铁味强势袭来,寒气逼人。鼻息碰到胡须上结成白霜,周遭扬起的尘土碰上冷光,冻成冰,落地粉碎。

  张县令,表情淡定,用手轻轻捋了捋山羊胡子之后,大吼一声,全然不是老年人的做派。他拔出银杖,那宝物竟然瞬间变为一柄利刃,通体透明,细看竟有霹雳在剑体游走。张县令只觉得手指发麻,随即传遍全身,身体肌肉噼里啪啦,像老树发新芽,重新找回了年轻时候的感觉。

  李谏,铁血峥峥,好一个汉子,平日里虽鲁莽但莽中带勇。他丢下自己破旧的短刀,接过张县令的大片钢刀,一个半空翻,平稳落地,老鹰,这花纹钢所造的宝刀,虽无特异神奇之处,但也是人间兵器中的极品。只要能避开黑山邪教的妖术,一刀下去,就算毁不了它,也能损它几十年功力。

  三位猛将已经摆好了作战的阵势。真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这姿势稳重而不失变化,刚强又不乏谋略。还没开战就已经把那群孽畜比了下去。它们即便是天上的神仙也不用怕它,再说了哪有如此险恶的神仙。

  手中兵器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宝剑,银杖,钢刀,哗哗作响。兵器也是有生命的,况且这三件兵器皆为旷世极品。但那孽畜好似瞎了眼一样。四处乱串,忙乎半天,就是找不着他们三人的位置,真是奇怪了,难道都瞎了眼啊。三人干脆撤下阵势,坐在地上看热闹。

  空中旋转的铜锣,陡然停止了旋转,石油显然是没有吸满就停止了,洞中涌出的石油,把绿地染得漆黑一片,像有无数只哭丧的乌鸦栖息在草地上。

  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一样,它开始召唤那些四处乱串的小兵回巢,小兵成群结队钻进地里,原路返回。那铜锣并没有回巢,它周身开始燃烧,火焰开始结出渔网一样的弧形闪电,三人同时闻到了烧焦味道,就像冬天取暖炉上,不小心烧着的鞋底。

  一道红色光束照在三人所在的地方,大家都有一种恐怖的预感,它发怒了!

  就在大家诚惶诚恐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所有的景致,所有的敌人,所有的焦糊味,全都消失,黑幕遮盖了一切,连自己的四肢双手都看不见。“这到底是怎么了”,三个人同时喊到。

  大家都能听见彼此的声音,但却看不见彼此的身体。顺着声音寻找,用手去触摸,明明就在旁边最多一拳的距离,可伸手去摸,连自己的手都感觉不到,更别说摸到了谁。张县令,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只是,没有了繁星点缀,也看不见湛蓝色美丽的圆球。

  眼前一道霹雳闪过,三人又看见了彼此,明亮的光线让眼睛有些不适应,身体好像腾云驾雾一样,周围全都是雾气腾腾一片,却看不见一丝丝的雾气。光线比任何一种自然光更为柔和,就好像隔着浓雾看太阳的感觉一样。光线全被打散了,四处飞溅,这里没有阴影,这里藏不住任何一个细节。

  一条细长的黑色身影出现在前方,三人紧张起来,握兵器的手,微微发抖。黑影越来越近,它身高八尺有余,全身被黑色绸缎所覆盖,腿脚好像略有残疾,走起路了不太得劲。“这不正是那个探官吗?”张县令大声说道。“对,我就是那个给你们指引方向的探官”那人是用意识在交流,嘴角并未有丝毫动作。

  李勇,对它再熟悉不过了,他能骗得过张县令却骗不过李勇,这个所谓的探官正是螳螂人。但是李勇没有当面揭穿它,对方不想暴露身份,为何不去尊重对方呢,况且并无敌意。李勇有无数疑问想问一问这位“探官”。他抢先一步问道:“你为何不直接告诉我们鸟巢的方位,却让我们在幻境中厮杀?”

  螳螂人缓缓坐下,告诉他,自己的确是知道鸟巢的确切位置,并且不止一次的到过那里。那里面的军士们,日夜操练杀敌技能,紫衣服和红衣人每日都要登上高耸入云的铁塔,拿着从西洋进口的千里镜,从狭小的视野里寻找他们的踪迹,等候着他们三人带来好消息。但是,他们三人必须接受考验,经历磨难,才能具备找到鸟巢,打败黑山邪教的能力。之前的种种幻境,确实是为了考验他们的战斗力而有意设计的。但是这次,他们的对手的确是真刀真枪,如假包换的黑山邪教。他们刚才确实是在黑山邪教的老巢外面。刚才的他们险些丧命,是螳螂人制造出时空褶皱,将他们救了回来。

  三人更加疑惑了,不知道螳螂人究竟在说什么,什么是“时空褶皱”,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三人请求螳螂人给他们一张黑山邪教老巢的地图,螳螂人笑了,当然,这笑容也是通过意识传达的,李勇脑海中出现的是那女匪,那秀丽的丞相女儿,那位美丽动人的姑娘,春风佛动风铃愉悦的笑声。

  螳螂人说地图毫无意义。三人又请求螳螂人将他们重新送回老巢去,待他们养精蓄锐,可以再次发动袭击。螳螂人没有说话,它说得够多的了,它已经多次破坏宇宙法则。私自制造时空皱褶,是违法宇宙法的行为,会受到严厉制裁,至于是谁来制裁它,咱们以后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