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群圆球小兵,铺展开来可以遮住半边天,它们聚成宽大的黑色丝带,环绕在黑色飞行堡垒四周,阴魂不散,像兵蜂保护母蜂一样,牢牢围住它。随后,这些小兵吐出黑色绳索连接在铜锣飞行物的顶端,这时堡垒开始通体红色。顶端的颜色已经十分耀眼并且接近白色。那些围着它的单兵圆球也随之通体透红,并且体积变大。才片刻功夫,那些单兵就收回绳索,朝地下钻去。

  他们方向各异,但无一例外的是头顶长出了一枚尖锐的钻头。这一大群单兵,硬生生钻进了大地,但并不老实。地底传来没有规律的震动,不知道它们在忙些什么,过了一会,它们钻进去的洞口,好像有青烟冒出来,越来越浓,越来越明显,有多少单兵就有多少地洞,有多少地洞就有多少缕青烟。

  顿时乌烟瘴气,一股股强烈的硫磺味呛得三人不禁捂住了嘴鼻。眼睛似乎也有刺激,都眯着眼睛不敢睁开看,三人匍匐在地,生怕被发现就不得了啦,这么多敌人,他们三人哪里是对手啊,即便是有神器再手也是信心不足。于是只好静静地,眯着眼睛看这群孽畜表演。

  青烟越来越浓,竟然带出火舌,这群孽畜把地都钻穿了。最后那群单兵,从地底钻了出来,身体变成了熔岩的颜色,那里面装着的肯定是地底的火山熔岩。随后一股股黑色液体朝天空喷射而出,比地面上最高的树还要高。那铜锣,开始旋转,飞快旋转,速度堪比电火霹雳,在正中心形成了一个小型龙卷风,那龙卷风将喷射而出的黑水全都吸了进去。

  这情景,和那夜,那棵枯朽的高树燃烧时,穹顶高悬的巨大漩涡无比相似。李谏和李勇是那场离奇火灾的亲历者,火灾之后被火舌舔到的地界,寸草不生,这漩涡蹊跷的很。李谏在旁边出了一计,他建议李勇用火将黑水引燃。他的家乡有掘地三尺挖黑水,将它用作照明的习惯,家乡人称这黑色液体为“石油”,此物纯黑无杂色,油腻不堪,遇火即燃。“一枚打火石,就可以将这群孽畜活活烧死”李谏得意的说道。

  可李勇和张县令,却否定了他的办法,出于稳妥考虑,万一此计失败,敌人缓过劲来,自己三人,等于是白白送死啊。先前的各种努力,岂不是功亏一篑。现在要做的是赶紧返回,继续寻找进入鸟巢的密道。

  此时鸟巢内部的将士们,正焦急的的等着他们返回。

  羊头山离李勇三人距离不过五公里,只是全是峭壁悬崖,无法攀登进去,只有走密道才能进入。紫衣人作为全军首领已经按耐不住情绪了,他们已经等了足足三个年头。他们不知道,鸟巢内部的时空序列和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鸟巢与其说是陨石撞击之后形成的环形山脉,还不如说,这里是沟通两个不同世界的“虫洞“,三万多名军士,实际上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看似仅仅五公里的鸟巢,相隔的时空距离谁都说不清楚。

  当初伍奢,李谏等先头部队进入鸟巢了之后,虫洞就已经开始萎缩,他们是最后一批时空的旅行者。只有等下一次虫洞出现才能回到现实世界。但是,这个现实世界和李勇所在的沙洲部队的现实世界,又是不相同的。春秋战国时期,是一个虫洞异常活跃的时期,无数异域使者,穿越虫洞,来到地球,在这个全新的世界,他们占据了权力链条的制高点。在地球上,仅此一次。

  紫衣人命令军士修建了一座巨大的铁塔,此铁塔,有一半钻进了云中,比最高的山峰高出一倍有余,铁塔的构想和实施过程颇为离奇。

  一日紫衣人小憩片刻,进入梦乡,一身高八尺体态细长之人告诉他,要修建一座高塔,但是却没有告诉他原因。醒来之后,紫衣人以为,梦中高人要他修塔,可能是为了寻找李勇、李谏的下落。修建的过程好似神助。他们并没有使用木材,而是用在地底挖掘到的方框结构搭建而成。

  此方框,一米见方,质轻、坚硬、韧性十足,连力气最小的士兵都能轻易举起堆了十层的方框。每个方框结构上都有螺丝紧固点,完全不需要指导,只需顺着往上用手拧紧螺丝即可,不需要任何辅助工具。拧紧螺丝后,连巨石都砸不烂它。这些方框结构,是一名外出挖竹笋的年轻军士发现的。地下能挖出来的都挖出来了,最后修成铁塔,竟然分毫不差,那些方框数量不多不少。

  紫衣人希望爬上高塔,用从西洋进口而来的千里镜,来查找三人的下落,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是,天公作美,铁塔从构想到实施,再到完工,一切都好像有人在帮忙一样,连天气都好的不了的。

  鸟巢之外。

  三个人,正匍匐在长满青苔的地面,三双眼睛,正紧张地盯着前方极速旋转的漩涡。张县令和李勇此时觉得,李谏先前的主张似乎有些道理,任何事物都有其缺点,但并不会暴露在对手面前,此时三人意外到达黑山邪教的老巢,它们完全没有防备,不妨借这个机会打它个出其不意。打了就跑,反正洞门就在身后。

  大家目光对视一番,面露微笑,不需要言语,已经知道彼此的意思。张县令正好带有打火石,环视周遭,刚好不远处有一堆干枯的茅草和木柴。大家喜出望外,张县令匍匐前进,走近草堆,拿出打火石噼啪几下,便点燃了木柴。火越烧越旺,大家的心情随着火焰开始兴奋起来。“这群孽畜,看我来烧死它们”,李勇从火堆中捡起那根最大的木柴,打算朝最近的喷油洞里扔去。

  《酷f匠b网%5正y版x首F发

  他一步步走向喷着石油的洞,一步一步,越来越近,可以听见石油喷出时发出的噗呲噗呲的声音,他不敢再走近,怕被吸进去。他咬紧牙关,将丹田内力输送到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憋着,憋着,不断蓄力。当最后一股内力输送完毕,肌肉上青筋膨胀到了极限,大脑发送指令,扔!

  那根点燃了的火把,像利箭一样径直冲向目标,就在即将要点燃那石油的一瞬间。火把忽然一个急转弯,被吸进了天上那面巨大的漩涡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