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土匪好心推荐的这个人,因为从小具有常人所不具备的感知能力,能看到和听到别人看不见听不见的东西,而被召入朝中,成为探官为政府所用,但此人十分神秘,总是用一块黑色纱巾将自己牢牢地裹成一团。在荻国任职时如此,现在国破家亡,成了土匪的一份子时,也是如此。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甚至不知道他(她)是男是女多大年岁。

  据说,当初他并非毛遂自荐。介绍他进宫应聘的人是见过他真面目的。但自从介绍他进宫当了“探官”之后就失踪了,有人说那个人在一天夜里租了一辆八匹马的马车,载着全家人离开了荻国,车内全家老小,身上都穿着金丝绸缎做的袍子。说是发了横财怕人嫉妒才离开的。

  女匪走进山寨后面一间屋子,将一位身高七尺,体态纤瘦的人请了出来,他全身包裹着黑色绸缎,像一具木乃伊,行走的姿势像是患有腿疾一样动作十分生硬。李勇心生疑虑,当他刚进土匪寨,潜伏在屋顶侦测敌情时,曾透过稀疏的屋顶将寨子里的所有房间逐个探视过,可并没有见过此人啊,也未见此人在送葬队伍中出现过。为何凭空出来个人呢?但是此时,李勇急切地想找到通往鸟巢的密道,也就管不了这么多了。

  只见,那女匪和探官交头接耳,双手在空中划来划去,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阵莫名其妙的比划之后,女匪将目光对准了张县令,李勇和李谏都觉得奇怪,可张县令心里明白,他还藏着一件宝物没有公开呢,但是那个蒙头探官又是如何知道自己藏有银杖的呢?哦,女匪说过,此人有这常人不具备的感知能力,但是又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推断,毕竟自己也是混了江湖很多年的人,并且精通邪门之术,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未卜先知,一切都是有缘由的。至于谜底是什么,自己现在也不得而知,暂且听其言观其行,随机应变即可。

  那女匪脸上朝张县令挤出一堆笑,跟他说道:“前辈,恐怕,解开谜底的钥匙,就在您身上”张县令知道她要干什么,便主动向前走几步,示意找个没人的地方说话,他还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那根银杖。张县令和女匪进了屋内,他答应可以将银杖借与她用,但是要亲手交给那个探官。张县令毕竟是个老江湖,他其实是想借这个机会,和那个神秘的蒙头探官接触一下,只要能和对方有身体上的接触,哪怕是间接的。都可以将对方的大概信息获取过来,他有这个能力,人家是吃这碗饭的。

  女匪爽快的答应了,走出门外和那探官交流。张县令探出头来看,奇怪的是,那探官似乎并未发声说话,可女匪倒像是听懂了一样。这一切张县令都看在眼里,他心想,“我倒要看看这个探官是何来历”女匪和探官交流完毕之后,过来告诉张县令,“你还是把东西交给我吧,由我来给他,你不必多虑,经过这段时间的交往,我们的人品你大可放心”

  没料到,对方会来这套,明显是有备而来嘛,来者不善啊!张县令,正左右为难。李勇和李谏,见他们没有动静,就催了起来,要他们快快行动不要磨蹭,时间不等人,鸟巢的兄弟等着我们回去讨伐黑山邪教。事到如今,只有如此了,毕竟是自己在求别人。

  不得已,张县令只好交出了银杖,女匪要张县令暂时先出去,等有结果了再转告给他,张县令十分不情愿的走出门外,但张县令是什么人?能纵横黑白两道,并且还能哄得皇帝开心,岂是等闲之辈呀,这个老狐狸,他在银杖上面做了点手脚。

  他趁女匪不备,洒了一点墙硝在银杖上,这墙硝性质十分奇特,它生长在日晒雨淋的岩石的阴面,能聚气,且通五行,即便是有奇异功能之人也不易察觉到它的存在。并且更重要的是,它能映日月,而晓春秋,能将环境中的各种微妙信息记录下来,懂得预测气象的江湖术士,就是通过读取墙硝中的气候信息来推断未来几日的天气情况的。

  只要那探官靠近银杖,就能将此人的各种信息记录进去,再施展读硝之术便能解码,再通过逻辑推断,就能将对方的基本信息摸得八九不离十。他可不想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L看Q{正版o章☆节上m酷s匠b网)h

  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辰,那女匪匆匆走了出来,开口说话,语速比平时要慢几个节拍。原来探官告诉她,通往鸟巢的秘密通道,就在那棵歪樟树后面,就是那间密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