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击破幻境

  那老枯树发疯的烧了起来,朽木燃烧产生的独特的土灰味,让人窒息。烈焰像在真空的世界里燃烧,丝毫没有空气流动的影响,完全由着自己性子来,一只巨大的火焰章鱼,开始进入“触电模式”,长长短短的触角在半空中,毫无节奏地挥舞,乱串。

  李勇手持迸发着白光的寒铁宝剑,目光犀利而坚毅,此刻,他似死神如刍狗。这里正上演着一幕正义与邪恶对弈的经典故事。

  他,横眉,带着宝剑,朝那火焰走去,剑已出鞘,“斩邪魔灭邪教”的信念,此刻在他胸中,燃烧得比那火焰还要壮丽。不知道是从何方借来的胆子,李勇并不避让那邪火,反而朝火焰中间走去,邪火调转了方向,无数只烈焰触角将李勇团团围住。

  就在同时,寒铁神剑发出的寒光将李勇笼罩,冰寒的剑气逼得邪火不敢近。胆大而心细的李勇发现,火焰好像没有一点杀伤力,感觉不到热量,像是有谁在他开玩笑一样。他抬头,看见烈焰中间的树干并没有燃烧起来,这邪火不仅不烧树干,相反像是在刻意保护树干一样。

  李勇忽然意识到“这一切原来是幻觉,天杀的,今天我揭穿你的把戏,把你黑山邪教爷爷交出来,这树干一定是幻境的源头,看它还能得意几时,我来斩了它便是“张县令和李谏站在远处,看着李勇拿着一把光芒万丈的宝剑和这个巨大的“烈火章鱼”争锋对抗,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情感模糊了他俩的视线,“李将军真是个好汉子,黑山邪教的末日到了”。他们看见,李勇腾空而起,跳得比平时更高,即便,是在这个难以施展轻功的瘴孽之地。随后看见,那柄白色光芒直插火焰的正中心,先前还张牙舞爪的烈火,瞬间消失殆尽。

  眼前所有的景象也随之消失,肮脏的坟堆,恶臭的空气,被黑布蒙着的天空,流着血的月亮,还有那一片片由黑色乌鸦所组成的乌云,全都消失殆尽,不见一点踪迹,事情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此时的他们,发现自己竟然站在先前进来时的洞门口。好像时间倒流了一样,那名女匪还像先前刚进去的时候一样,蒙着黑布,身后跟着一群衣衫褴褛,酒气熏天的土匪兄弟。

  地上觥筹交错后的痕迹,新鲜可爱。打破的酒杯,荡漾着白色瓷器的光泽。泼在地上的高度白酒,散发着新鲜的香味。他们又回来了。“我们又回来了,回来了,终于没有被遗忘在那个世界”他们觉得现实世界是如此美好可爱。那些他们在平日瞧不起的土匪,此刻都觉得像是盟血结拜的兄弟。

  时间确实又回到了当初,女匪和众土匪正奇怪这三人为何久久站立不动。不是说要去找密道吗?不是风水罗盘帮他们选了这个地方吗?女匪有些不耐烦了,叫道:“你们怎么比读书的呆子还磨蹭,堂堂三个汉子,做事不够利落,你们赶快进去吧,我来帮你们开门”说完要击掌开门。三人连忙拉着她的手“切莫轻举妄动,容我三人再合计合计,有些事情需要商量”女匪觉得奇怪,一个自己经常进去的密室,会有什么可怕的,但见他们面露难色,女匪也就没有开门,吆喝众土匪进了屋。

  经历过险境之后,三人打算另想办法,那个李谏甚至想打退堂鼓,说道:“江湖险恶,妖邪众多,我等凡人哪里是他们的对手,我看我们三人还是分头去寻找密道吧”他的意思是想散伙算了。李勇虽然也对未知的敌人心生恐惧,但是毕竟他是带着使命来到鸟巢的,命运选中了他做斩杀妖魔的勇士。

  他再也按耐不住了,他受够了这个愚蠢鲁莽的随从,但毕竟是大教头的身份,出于情面一直不好当面责备他,只是旁敲侧击,指桑骂槐。可这莽夫哪里听得懂呢。这次,他一改往日说话委婉的习惯,盯着李谏的眼睛,直截了当的责斥了李谏先前的种种,并告诉他,切莫因为路途艰辛,困难重重而放弃目标,作为一名军人应该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那莽夫竟然一句话也不说,完全不是平日的样子,从他涨红了脸的惭愧表情可以看出,这家伙似乎接受了李勇对他的批判。看来凡事还是要讲究方法啊。正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正是如此。

  酷v匠网}首发Uv

  。大家重新整理了思绪,明确了方向,继续前进。但是这里有个无论如何也回避不了的问题,那就是,究竟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找到密道呢?那机敏的女匪,她见三人面露难色,想帮助他们,知晓事情原委了之后,女匪向他们推荐了一个人,这个人原本是荻国丞相身边的“探官”。

  何谓探官,说的生动一点,就是类似于猎犬的角色,猎犬之所以能辅助猎人完成打猎,关键就在于其感官十分灵敏,能完成常人完成不了的事情,这个“探官”就是这个道理。在春秋战国前期,各诸侯国经常有人毛遂自荐做探官,说来也怪,这一时期真可谓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奇妙的时期,各路人才辈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这个时期,宇宙星云变幻莫测,乾坤呈现出一种十分活跃的征兆,特别是晚上,流星雨非常频繁,欣赏迷人壮丽的流星雨,成了那时候夏天夜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娱乐活动。孩童,指着天上的流星,问老人原委。老人们则煞有介事地说,这是天上的星宿落入凡间续缘来了。片刻之后,远处的火光和随脚而到的轰鸣声,让纳凉的众人惊叹不已。

  然而,十分戏剧性的一幕是,每每流星频繁发生之时,就会有人来官府应聘此职位,并且无一例外的用物体遮盖头部,说起话来声音不男不女,不老不少,浑浊难辨。一时间,掩头遮面,阴阳怪气就成了这种人的标志性特征,时间长了就没人去探究其中的原因了。这其中绝大部分应聘者,都只是想借流星雨的神秘故事来给自己增添几分胜算,并非天上星宿下凡,不过是“冒牌货”罢了。

  但,并非全是冒牌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