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众志成城

  “这个鲁莽的李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初不该要他陪我一起下山,留在鸟巢里面训练军士,也算是人尽其才,我真应该和那个高凌一同下山的,好歹他不会坏事”李勇面对即将时控的局面,暗自伤神,却又碍于面子不想和李谏撕破脸,只好憋着,脸都成了猪肝色。况且,事已至此,只有坦然面对了。

  “杀了就杀了,又不是我们故意所为,是他们想劫我钱财,害我性命,我们是正当防卫。哪知这群土匪,貌似强壮凶狠,实则徒有其表,如此不堪一击,我三人对他十人竟然能全歼他们,如此丑事,自己埋在心里不说还能保住面子,非要挑起来,我连面子都不会给他”李谏这莽夫忿忿说道。说完,手握紧拳头,往胸前交叉,仿佛谁要是提反对意见,他就要和谁干架一样,还拿出一根竹签放在嘴里咀嚼,眼睛看着天空,不正眼瞧人。坏了事,还自以为很在理。

  李勇听他这么一说,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说你坏了事就算了,默默滚到一边去不做声,谁都不会把你当哑巴,有需要出力的事情自然会来找你,现在坏了事还卖乖。但是,李勇真不愧是个有肚量的人,他不想意气用事,关键时刻伤了和气,他不仅忍住了愤怒,相反还走到李谏身边,安慰他“仁兄所言在理,是那土匪先动手,你息怒”。

  一旁静静站着的张县令,捋了捋山羊胡子慢慢说道:“事已至此,我们不妨向他们挑明事理,继续隐瞒怕是会加深猜疑,无端生事,最后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先前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要说打架,肯定是打得过他们的,关键我们现在的主要敌人是黑山邪教,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不能破坏团结”

  李勇非常赞赏张县令的建议,他用双手握着张县令的手,望着张县令,眼里满是感激。

  那个光头大胡子拿刀的手青筋直爆,浑身因激动流着热汗,像被牵着绳子的斗牛犬一样狂躁凶猛,其他人则是观望的态度。但再凶猛的动物,也斗不过颈项上的那根绳子。下级必须服从上级,自然界任何一个物种都有性格上的弱点,牢牢抓住弱点就能控制住它(他)。

  这群蛮横的土匪,对女匪有着很深的依赖,他们实际上是荻国丞相,也就是这女匪父亲亲信部队的武官,他们纵使有百般武艺,也已经被主子所驯服,现在丞相的女儿,已经聪明的将这种忠诚,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她随身带着丞相交给他的荻王宝剑。

  宝剑,在中国古代文化中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符号,君子佩剑,且不离身,重大事件的时候宝剑可以承载本人的威信。现在,见宝剑如见荻王,更何况这宝剑,现在是由丞相女儿所佩,一切都理所当然的让人信服。这是一种建立在人性弱点基础上的忠诚,是无法突破的牢笼。女匪站在这群土匪的前面张开双臂,表情丝毫看不出紧张,完全是一副闲庭信步的悠闲,女匪的威信,如同一堵铜墙铁壁,让愤怒的火焰无法越过城池一步。众土匪丝毫不敢越过红线,哪怕愤怒已像烈焰冲天。

  这一切都被李勇看在眼里,他对这个土匪头头佩服之情倍增,女匪淡然的表情告诉他们,事情绝不会失控。剩下的就是讲明事理,团结尽可能多的人。

  见局面已得到控制,李勇便开始施展他绝佳的口才,整个过程,他义愤填膺,怒目圆睁,数落黑山邪教的种种罪行,动情之时潸然泪下,但同时也有讲到他们遭遇土匪袭击这件事,正是他们这群土匪的袭击将返回鸟巢的计划打乱,从而使得讨伐黑山邪教的进度受阻,但整个过程有理、有利、有节,也给这群土匪留了点面子。

  最后末了,他举起双臂,号召大家放下成见和个人恩仇,“国难当头,黑山邪教才是我们目前最大的敌人”我们的英雄——李勇,此时浑身浩然正气,好一个顶天立地伟岸的汉子。

  众土匪沉默不语,整个山寨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个人恩仇与国家危难,孰轻孰重,这个问题,只要是个男人都会懂得选择,土匪虽是山林莽夫,但也是血性男人,他们被李勇的个人魅力所折服,内心深处潜藏已久的报国梦被唤醒,那个光头大胡子土匪首先喊了起来“杀邪教,救国家,杀杀杀”,其余的人也跟着喊起来“杀,杀,杀,杀”。

  喊声响彻云霄,天上的秃鹰落羽;喊声雄贯山崖,山下的狼群丧胆。这群丧了主的军人,这帮丢了魂的土匪,他们是失去了头脑的战斗机器,只要有正确的领导人,他们一定会成为凯旋的战士。真是哀兵可畏!

  那女匪见到大家能以大局为重,内心十分高兴,想起屋内还有一坛从越国境内一个欺行霸市、胡作非为的县长那里劫来的陈年老酒,便对大家说:“各位兄弟,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我们这里又增加了三位好兄弟,待我去取那狗县令的老酒,给大家喝个痛快,今夜一醉方休”随即起身去屋内取酒。

  张县令听完这话,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怒,不想破坏了这气氛,便客套而尴尬的一笑。眼睛盯着那女匪离开的背影,心中有些感慨,虽然他并不是“狗县令”。他感慨于这女子的豪迈,感慨于为官不易。

  放酒的地方,正是那间存放兵器和衣物的房间,那是土匪们专门用来存放战利品的房间。只见那女匪进了门之后,很快便神色匆匆走了出来,他呼唤众人过来,李勇、李谏和张县令三人最先冲过去,女匪用手指着地上一个被打开的酒坛说:“方才我还进去看过,这酒坛为何无缘无故被打开了,里面的酒也只剩很少一点”说完低头看见地上有一行宽厚的脚印,那脚印顺着墙壁往屋顶走,最后竟然消失在了屋顶,张县令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叫大家赶快去取黑狗。

  土匪寨里,那只守夜的黑狗被土匪取来,张县令要来一把短刀,将黑狗放血,然后走出门外,端起狗血,朝屋顶泼去,只听见一阵奇异尖锐的啸叫,一个轮廓模糊的透明之物,慢慢开始有了颜色,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大家定神一看,原来一只大头老猿。

  但是这只猿,长得很不一般,眼睛出奇的大,嘴唇薄而小,浑身居然无毛,好像并无敌意。众人以为是成了精的猿,自发的后退两步,那光头大胡子可谓是这土匪中的土匪,性情鲁莽至极,胆子又出奇的大,他拿起一柄钢刀,朝那货投去,钢刀在巨大力量驱使下直生生插过去,山崖岩石上,火花四射,钢刀居然穿过了那货的身体,插进了山崖的岩石缝里面,再看,那老猿竟然毫发无损。

  它朝众人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无数个蟋蟀在叫,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静静的听那老猿发出的声音。唯独那个张县令表情淡定,大约过了半根香的时间,那老猿身上的颜色开始变淡,越来越淡,最后竟然变得完全透明,从视野中消失了。大家正要说话,就听见西边的天空,传来一阵惊雷般的声响,一颗流星从西边一座山的山顶,逆行飞向天空。在夜幕上,留下了一道弧形白线。

  张县令最先发话:“各位兄弟,大家看好了,方才那物是正是黑山邪教的‘凶猴’它是派来打探情况的,刚才见我人多势众才不敢造次,若是单刀独斗绝不是它的对手”众人对这番话表示赞同。

  Kc最\/新章T节上I酷匠?、网,

  其实张县令自己心里也没底,到底那货是何来头,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为了鼓舞士气,为了让人心稳定,不得不编这么个故事。李勇心想“这老狐狸还真有一套,居然懂得人心之术”

  女匪接着说道:“我们众人要团结才能敌得过这黑山邪教”“团结,团结,团结,杀,杀,杀,杀”土匪大声喊到。三人轮流和这里的每一个土匪热情拥抱,大家成为了好朋友,好兄弟,好战友。

  今夜,这雪白的像一盏燕窝挂于山崖的山寨,正孕育着和平的力量;今夜,友善、关爱、团结、从每个人的眉宇间滑过;今夜,仇恨没能得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