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均感慨这女匪的口才,居然,能让这群山林莽夫,失去自己的判断,并且拿自己的思想填满了他人的头脑,用智力征服了他们,让他们充当自己的手足。“不愧是个土匪头子,这女匪真乃智勇双全。勇能凌波微步,如猿猴般攀跳于丛林之间;智能舌战群雄,力挽狂澜,用自己的头脑控制众人思想。把他们变成自己的耳目,供自己差遣,真是了不起!”李勇内心开始佩服起这个女人,并不是她高强的武艺,尽管她确实武功不在李勇之下。

  这个土匪头子,这个靠智力征服了一群鲁莽壮男的女人,成为了事情发展的的关键。众土匪收拾好残缺不全的兵器,李勇、李谏、张县令三人,也主动帮这群土匪收拾残局,疗治伤痛。李谏和张县令毫发无损,虽然有大炮的轰击,但他们利用有利地形,巧妙地躲开了袭击。

  和平终于幸临这个寨子,刚才还厮杀的双方,此刻成为了同一个阵营的兄弟,讨伐黑山邪教的阵营又多了一些武艺高强的战士。正义对邪恶的讨伐又多了一笔胜算。李勇、李谏、张县令三人从女匪手中接过风水盘,三人端着这脸盆大小的风水盘仔细端细,此物堪称工艺精品,符合古书上,对上等风水盘的一切描述,“风水之盘,须由纯银铸造,赤金作引,鎏金镀体,八卦五行之位,以猫眼石饰之,方能通灵三界,指引乾坤”

  拿到了风水盘就能找到鸟巢的洞门了,三人万分高兴,离开鸟巢的时间比预计要长,鸟巢里的众将士此刻一定心急如焚,想到这里,三人按耐不住想试一试风水盘。

  和女匪告别之后,三人迅速下山,往羊头山赶去,顺着记号很快就到了原先洞口的位置。拿出风水盘,准备测试。李谏和李勇二人虽也会寻铁术,但还是想让精通江湖之术的张县令来试第一下。据说,寻铁术如果第一次失败,那么接下来就会不灵验了,还是让经验丰富的人试第一下吧。

  张县令很乐意做第一次尝试,他丰富厚重的阅历让他无比自信,他伸出手掌搓热,便开始施展“寻铁术”了。他单手端着厚重的风水盘,另一只手悬空放在风水盘上,这时,风水盘上的指针开始转动,李勇和李谏兴奋地盯着指针看,指针一般都会指向含铁丰富的土壤层,那洞口里面的密道,曾经填入大量的铁沙以加固路面,防止滑坡,大家相信风水盘一定会指向那里,大家一致认为:密道洞口,是因为铁砂的加固作用,因年久腐蚀而失效,导致山体滑坡位移,使狭窄的密道闭合,从而消失的。而顺着风水盘的指引,就能挖出密道。

  风水盘转动,转动,再转动。最终,指向了和洞口相反的方向。“难道是要我们往回走吗”李勇说。发生这样的结果,完全在三人意料之外,张县令也蒙了,但是风水盘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寻铁术也不会失误。李勇和李谏轮流施展,轮番上阵,换不同的人得到的结果确是相同的。到底是何缘由,却不得而知。

  张县令,捋了捋山羊胡子,似乎有主意。他说:“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我们,不妨顺着风水盘的指引,一步步走,说不定能找到事情的缘由”。众人表情呆滞,失望透顶,只好如此了。

  三人顺着风水盘的指引往回走,却惊奇地发现,走的路明显是刚才从土匪寨往山下走的原路,可三人没有多说话,最终大家又聚在了土匪寨里面。

  那女匪见又是老面孔,不禁噗呲一笑。说道:“你们是不是思念我这里的美酒啊,怎么又来了呢?”。李勇无奈的告诉了她事情的原委。那女匪也觉得蹊跷,说道:“我这本是普通山寨,并无奇巧之处,这里的房屋院落,都是我们亲手搭建,取材自山间,并没有用到铁器,怎会往我这里指引呢”

  这时,张县令示意李勇和李谏二人过来,原来风水盘的指针,是有具体目标的,到了土匪寨之后,那根黄金制成的指针,一直死死地指向那棵斜着长在山崖上的大樟树。“难道藏在这樟树底下吗?待我去砍了这棵老树”

  这李谏果然是一介莽夫,他放下自己的剑,拿了张县令的宽口大钢刀,去砍树。正当他飞身上房,举起大刀准备朝树砍去的时候,只见一名光头大胡子的土匪,怒吼一句:“你就是那杀我兄弟的仇人”。

  原来,张县令的这把钢刀,是从先前袭击他们土匪手中夺来的战利品。这光头大胡子和这把刀的主人关系甚密。虽然,刚才和土匪早已握手言和,并且发誓要团结一心和黑山邪教作斗争,但是之所以有这种友好的关系,女匪的口才,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最关键的一点是,那些土匪并不知道,他们的十个兄弟,是李勇、李谏和张县令所杀。

  平静的湖面,即将再次波浪滔天,事情再起波澜,杀气蔓延开来,即将笼罩整个山寨。这光头大胡子气势汹汹,拿着大片钢刀朝李勇他们三人直扑而来,刀背上扣着的十个铁环,哗哗作响,杀气腾腾。

  .看。√正●P版章/节“‘上XK酷G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