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狠毒的孽畜终究不是人中豪杰的对手,在急速绕过一个大湾,踏水越过一条宽阔的大河,再纵身跳上陡峭的悬崖之后,他俩终于甩开了狼群。

  站在悬崖上,满眼都是恢弘的壮丽。往下看,那地面上密密麻麻布满了一对对闪着寒光的狼眼,和天上的繁星交相辉映,好似正邪势力在天地间集结、对峙。往远看,莽莽群山像一条条巨龙,气势直贯银河。人显得如此的渺小,唯有心中“斩邪教,还太平”的信念,能让我们顶立于天地间。

  山崖之上,一对黑影纵身一跃,再沿着山道疾行而下,最后在土匪寨内定格。

  李勇和女匪,在位于峭壁上的,山洞密室内,交谈甚欢。此时的李勇,已经对女匪产生了信任,或者说是怜悯。这个夜晚,月色格外好,月亮慷慨地,把银色光辉播洒在山间,山间的薄雾都沾满了白色的银光,星星点点,闪闪发光,像粘了银粉的高贵绸缎一样,光泽动人。整个寨子,都被这迷人的银色绸缎裹了一层,昔日,杀气腾腾的土匪寨,此时,安静的像一盏白色的燕窝,镶嵌于峭壁之上。

  忽然,钢刀碰撞出的火花,打破了这美丽的宁静。李勇和李谏,此时正在大开杀戒,所有的土匪都从梦乡中惊醒,他们一定是,梦见了自己远在故乡的爹娘,独守闺房的贤妻,坐地打滚的孩儿。又或是,死去的十个弟兄,托梦,敦敦教诲他们,不要让仇恨得逞。

  此时的土匪,已经是,十分厌倦杀戮,便纷纷丢了刀,往山下跑去,只有一两个土匪主动迎战,使出的都是防守的招法。

  月色本应是平静安详的,如果没有战争,如果一切太平,这里会成为诗人笔下的圣地,抒发情怀的乐土。可此时外面却杀气腾腾,喊声一片。锋利的刀刃呼啸而过,可以清晰的听见划破薄雾的声音,冷兵器碰撞出的火花,让人骨头发麻。大刀上卷起的缺口,清晰可见,土匪手中的兵器已破损大半,大刀变成了菜刀,长矛变成了短棍,宝剑变成了了匕首。精制的钢刀到了武艺高强之人手上,更是如虎添翼,刀可以让人功力倍增,人可以让刀削铁如泥,人刀合一的境界即是如此。

  眼见土匪即将被打败,忽然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从山底发出,无数颗黑色弹丸,像发了疯的马蜂一样,朝土匪寨袭来,原来,那群土匪并不是厌战而逃了,而是从山下取出藏好的土炮,装上弹丸,点燃引信,朝土匪寨发射。土匪之凶狠。这可不是一般的土匪,这是完全是一群经过训练军人,李谏和张县令,顿时傻了眼,他们也为自己的鲁莽感到后悔,两个人,纵使有天大的本领,也斗不过群体智慧。

  这一切被洞内的李勇和女匪看在眼里,密室内的俩人不知如何是好,原本事情的发展慢慢平顺,理出了头绪,此时却又激起波澜,密室内的他俩实在看不下去了,希望尽快结束这场无厘头的厮杀,避免无意义的损失,但又不知如何收场,还是李勇足智多谋,他问女匪“你那群弟兄可曾见过我们三人?若未曾见过我们,那就好办了”女匪说“见过你的人活着的就只有我一个,那十个兄弟成了们刀下鬼”说完面露不悦。李勇随即跟她耳语了几句,这女匪顿时像大悟了一样。

  ~0酷NN匠Oq网$唯一正版n,Z其m他.%都t$是盗tS版

  李勇拉着女匪的手,说“咱们这就走出去,和他们说明一切”原来,李勇是打算将荻国丞相身上可疑的野兽牙印,以及这里刚才发生的衣物兵器等战利品不翼而飞的奇异之事,全部归咎于黑山邪教在其中的挑拨离间,并争取将那群土匪收编进讨伐黑山邪教的队伍之中。这显然是可行的,因为有李勇那柄天外之剑的存在以及女匪头头的威信,加上众土匪并不知道是李勇他们杀了那十个弟兄。事情足以变的主动。

  那山下开炮的土匪们,见到李谏和张县令被震慑住了,便跑上来,打算抓活的!就在这时。事情发生了转机。

  女匪打开洞门,和李勇迅速站稳屋顶,俩人几乎同时吼道:“快快住手!”恶斗瞬间凝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在屋顶。女匪接着说道:“各位弟兄,我们打错人了,这两位是我们的朋友,还有我身边这位,他就是寒铁宝剑的主人,我们的苦日子就要到头了,天下即将太平”

  随后,她用生动而煽情的语言告诉众人,丞相之死以及国家的灭亡全是黑山邪教所为。不管女匪所讲,是真还是假,反正,那群头脑简单的土匪,仔细地听完了她的讲话,并且纷纷点头,左顾右盼,对这个女头头讲的话,表示赞同。李勇表情严肃,他盯着李谏和张县令看了一眼,这俩人看懂了他的意思,见他安然无恙便放下兵器,退到旁边。

  土匪寨里杀气顿时消失殆尽,月光恢复了本来的宁静,银绸似的薄雾,重又润泽了整个土匪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