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讲的故事,其真实性有待考证,但是现在这里发生的一切,真的让她十分害怕,她虽武艺高强,毕竟还是个女人,胆子没那么大。她马上退出房间,迅速关上门,见众人已经鼾声大作,便施展轻功来到李勇所在的密洞之中。

  李勇正在密室内发愁,现在是进退两难,不知这女匪想把自己怎样,他曾试过用内力打开石门,可奇怪的是这内力打上去,像是打在了一堆陈年的棉被上一样,全被吸收了,一点声音都没有。见到女匪开门进来,李勇一个鲤鱼打挺,摆出战斗姿态,厉声说道:“你这女匪,到底想奈我何?”谁知女匪噗的一笑,随后解开面罩。

  那秀丽的面庞,让李勇这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瞬间投降。李勇直盯盯的看着她。女匪说道:“女匪?你才是土匪呢,你可知楚越之间原本有个国家叫‘荻国’?”李勇当年还是在学武艺时,他的师傅曾经说过自己是‘荻国’的武教头,‘荻国’因内讧而亡国,最后他逃到楚国来,隐居山林,风平浪静之后才敢开始收徒弟,因此听这女匪说起‘荻国’自己便有一种朴素的亲切感,顿时觉得这女匪不那么凶狠了。

  李勇说:“我听说过这个国家,只可惜因内讧而亡国”李勇话语刚落,女匪便说:“哪里是内讧,都是因为楚王的奸计,害我文官私营结党,武将自相残杀,最后荻王唯一的儿子竟然发疯,杀了自己的父王。国已不国,民众纷纷而逃,荻国成了空城。关键时刻丞相试图力挽狂澜,率近卫部队将亲楚的奸臣全部歼灭,但最后自己也牺牲在战场,残部四散。

  荻国被楚王派去的远征军一把火烧光了,现在那里被杂草、苔藓和森林所覆盖,从地图上消失了,好在荻王的宝剑被父亲保护了起来,宝剑在日后就能复国。

  我就是‘荻国’丞相之女,名叫‘曲溪’,我用先父交给我的,荻王的宝剑,召集了有血性的残部军士,在这里驻扎下来养精蓄锐,期待着有一天能东山再起,只可惜连年灾荒,我残部大多饿死病死,最后只剩四十来人,减去被你们杀死的十名军士,最后只剩下来三十余人,怕也撑不了几天了”

  说完黯黯神伤,眼泪从那秀美的脸上落下,让人可怜。李勇说:“你说你是丞相之女,有何凭证呢?”那女匪随即从地上行李中拿出一枚玉玺“请看,这是楚王赐予我国的玉玺,我们本是楚国的附属国,势力弱小,实力只和楚国一个小县相当,人口不过数万人,军人也只五千,我们的存在,让楚越之间有一个政治上的缓冲,这也是我们得以存在的原因,但是后来楚王见我们日渐强盛,以为是越国暗中资助,便动了灭我之心”

  李勇虽知道有这么个小国,曾经存在过,但是,依然觉得这故事匪夷所思,不大可信,心想,这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如果女匪真要置我于死地,绝不会这样绕弯子,她只需丢一把火进来即可灭了我。这时李勇忽然想到,当时是因为自己取了宝剑要斩那女匪时,女匪才对他态度大转变的,难道这宝剑有什么蹊跷,李勇直言道:“你可认识此物?你方才见我取了宝剑便对我态度大变,是否因为这把宝剑的缘故?”

  那女匪也直言不讳的说道:“先父曾经对我说起过,此宝剑出现之日,便是天下太平之时,还说过持有此剑之人,额头必有饕餮之纹,此宝剑为寒铁所造,非一般人所能驾驭,据说这世上只有两人,能驾驭此剑,除你之外,还有一个人能驾驭,至于是谁,先父只说,‘此人身高八尺有余,面盖黑纱而不露’,至于那人的来历,先父也不曾知道”

  李勇听女匪这么一说,到是有几分骄傲,寒铁之剑,非一般人所能驾驭,我是这天底下,能驾驭神剑的,两个人中的一个,除了那个神秘人,我就是“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哈哈,天下第一啊!”想起这个词,李勇不禁得意起来,说起话来,也全然没有了先前的稳重。李勇又问道:“这把宝剑,怕是你藏在此处的吧?怎么会出现在你们屋顶上呢”女匪说:“先父告诉我,此剑,像长了翅膀的鸟儿,长了鳍的鱼儿,长了长腿的马儿一样,会主动去找它的主人”李勇不禁笑了起来,心想“真是一派胡言”但虚荣心又一次得到了满足,“我李勇真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啊!宝剑都自己找上门来了”。

  可李勇不会在一个美丽的姑娘面前,表现的如此不稳重,故意恶狠狠地说:“你说你不是土匪,那你为何滥杀无辜?还企图劫我钱财害我性命”女匪面露难色说:“我并非是滥杀无辜,是你们楚国害我在先,就在前日夜里,你们楚军大约五十人,前来讨伐我寨,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灭我国家,杀我百姓,害我父亲,现在又想灭我诸位将士,只可惜他们功夫太差,全部被我歼灭,只是。。”李勇问“只是什么?”那女匪有些迟疑,一种夹杂着恐惧的情绪,写在了表情上。

  她用略微颤抖的语调,告诉了李勇,小房间里面的一切经过。李勇告诉他,其实他也发现了异样,凭他的猜测,他非常怀疑是黑山邪教的把戏。

  随后,李勇把他们三人计划消灭黑山邪教,以及一路历经万难的经过,都告诉了女匪,最后说道“铲除黑山邪教,才是天下太平的根本,天下一切的仇恨矛盾,多半都是黑山邪教,在其中挑拨离间所致”其言语之诚恳,描述之详细,让那女匪相信了他的话,并且愤慨地说道“那天给先父送葬的时候,发现他身上有动物的牙印,我仔细端详,像狼牙咬过,这些恐怕也是黑山邪教干的”

  李勇顺势推舟,告诉她,只有,舍弃个人恩怨,以天下大局为重,团结一致,才能斗过黑山邪教。那姑娘没有点头,也没有反对,她那双迷离的眼睛,云雾缭绕,她的心绪,早已飞到了他死去的父亲身边。

  此时在羊头山脚下。张县令和李谏,按原计划在北面守候,打算和李勇汇合,可到了之后,找了好久,都未见李勇的身影,三声鸟叫的暗号,吹了不知道多少回,仍然不见回音。他们担心李勇遭遇不测,便借着月光,在黑夜的掩护下,往土匪寨赶去,一路上作好了最坏的打算,决心武力营救李勇。

  月黑风高的夜晚,繁星满天,银河里,天神正享用美酒,茂密厚实的山林,连星光也洒落不进,哪怕一丁点,黑不可测的密林深处,传来了一阵阵恐怖的狼嚎,放眼望去,十几双闪着凌冽寒光的眼睛,正盯着他们俩。他俩在丛林中,施展各自的武功,迅速移动,身后跟着一大群饥饿的野狼。

  '酷8匠+x网+永N,久《\免2费‘Y看e小n@说s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