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蒙面女匪拿着大钢刀,站着自己跟前,那英武的姿态,让李勇内心佩服。李勇看了一眼那大刀,它浑身布满了层层波纹,漾着青绿两色,光色偏冷,根据自己的经验,此刀是使用“夹层锻造法”制成,反复折叠层层锻打层层淬火,因层层淬火致使其含碳量非常高,坚硬无比。又因为层层锻打的缘故使其韧性出奇的好。

  东瀛倭寇所用之钢刀亦是采用此法制成,但东瀛之刀,刀体太窄刀身重量不够,杀伤力远逊于这种大片钢刀。此时女匪距离自己不足三米,正是这种冷兵器的最佳杀伤范围,江湖上有一条大家都懂的道理,在对弈的两者武功相差不大的前提下,如果一方手持兵器,就会成倍加大胜算,更何况自己是空着手,站在冷兵器之王的最佳杀伤范围之内,李勇马上想到了那柄“寒铁宝剑”,心中不禁一喜,心想,我让你见识宝剑的厉害,尽管自己从未使用过神器,但是他自信那剑的威力能压住女匪,况且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李勇随即腾空后翻,并未与她正面交锋,女匪以为他要跑也腾空追了上去,李勇在空翻之中脚未落地,手就已经拿到了那柄绝世宝剑,他正要拔出宝剑,女匪早就已经站在他身旁,按住他拔剑的手,小声说道:“壮士,且慢”李勇见她如此客气,心想这女匪是不是看我拿了兵器就害怕我了?难道她知道此物的威力啊,难道这宝剑是她的?

  李勇正要张口说话,那女匪就暗示他不要出声。李勇被弄得一头雾水,一时竟然不知这女匪是敌是友了。女匪示意他藏在那棵长在崖体上扭曲变形的老樟树后面,他转过头望去,那陡峭光秃的山体除了那棵老樟树之外无任何物体,这是想故意整我吗?不如我俩决一死战吧,我有寒铁宝剑并不惧怕你人数多,况且门外有我两位武艺高强的兄弟给我做后援。

  女匪似乎从他那表情读懂了她的意思,只见女匪轻拍手掌,光秃的峭壁上竟然洞开一个密室。这一刻,李勇好像从那女匪黑色面罩中感觉到了她的梨涡浅笑,正发呆。下面众土匪开始搬来梯子打算围剿李勇,那气势汹汹的怒火,比先前烧的更旺,由不得自己多虑了,便飞身进去。

  刚落脚,李勇便觉得自己中计了。“糟了,中了这婆娘的奸计,这婆娘看样子是想抓活的,我被她迷惑了,竟然听了她的话,顺着绳子爬进了她的笼子,哎只怪我心太善”但是既然已经进去了,就先待在那儿吧,况且现在外面的情况不妙。

  利用门缝透入的微弱光线,李勇开始观察这个密室,这里显然是人工开凿的,密室墙壁是硬硬的岩石,而且无比的光滑,这种光滑的岩石表面怎么会在山上出现呢,一般都只是在瀑布激流处,才会找到如此光滑的岩石,因为,石头受水流的冲刷日积月累表面日渐光滑。

  这是要有何等天赋的能工巧匠才能雕琢出如此奇洞啊。左右洞壁上分别有两处凹陷,镶嵌了四个形状相同外表光滑的物体不知是何物,密室内光线昏暗,但能感觉到这圆物有微弱的亮光。暮色渐浓,光线愈来愈暗,李勇顺着洞壁摸,希望能找到打火石和油灯,这时他的手摸到一个凸出的圆形冰冷物体,以为是打火石便试着拿起来,哪知道此物好像是被钉在墙上了一样,李勇觉得奇怪心想“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不像是天然形成的石头,一定是有什么作用的”便调动丹田之力猛推,竟然推动了。

  忽然,那四枚凸起之物竟被点燃,只是里面发光之物被严严的罩住了,外面摸上去竟然是冰冷的,难道这里面是夜明珠吗?洞内瞬间变亮,李勇的身影被投射在洞内墙壁上,形影单只,孤独感油然而生。

  李勇闭上眼睛坐在地上,顿时觉得屁股下面软绵绵的,低头一看是一包行李,仔细看那行李,好像是由昂贵的金丝薄绸制成,做工考究并有龙凤花纹装饰,在当时龙凤之纹,是政府管制的官方图案,象征至高无上的地位,可不是随便可用的。加上那女匪确实气质非凡,不由得浮想联翩,但所有的假想,最终都被理智所推翻。“这东西肯定是土匪劫来的,不可能是那女匪的私人物品”李勇心里默想。

  女匪让李勇进入密室之后,众土匪搭梯子上了屋顶,问刺客到哪里去了,女匪编了故事,骗那些土匪说“方才屋顶那动静,是山上那只经常来偷东西的野猴弄的,各位兄弟,时候不早了,我们必须赶在太阳落土之前把骨灰埋下,那十个死去的弟兄才能安息于九泉,否则怕是会成为孤魂野鬼啊”众土匪,唉声叹气“我那可怜的十个兄弟啊,你们的命真苦啊”

  随后,女土匪便领着队伍,打开寨门下了山去,走到门口时女匪发现两名守卫不知所踪,她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并未作声,埋完骨灰就返回了土匪寨。

  ‘看正|w版'章#N节@上~酷v匠,K网v

  那两个可怜的土匪,被野藤死死的绑着,那可是比麻绳还要结实的野藤,非常有韧性,他们平日里学得的逃脱之术施展不了。嘴巴里塞满了茅草,好在鼻子还能出气,只好绝望地躺在野草之中,任由爬虫蜈蚣咬了一脸的包。而李谏和张县令俩人,则按照原定计划,往羊头山北面赶去。

  天色已黑,土匪们陆续歇息去了,此时女匪走进了那个放衣服和兵器的小房间,她觉得十分奇怪,这衣物和兵器原本是打败官兵的战利品,此时竟然毫无踪迹了,她盯着地面发呆,忽然发现地面似有金光闪闪之物,细看像是一根根白色的发丝,可质地光泽却有别于人的头发,倒像是一种兽类的毛发。

  想到这里,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她想起了,小时候听父亲讲的一则故事,“一次楚越两军交战的时候,忽然一只奇兽从天而降,但并未伤人,只是洒下无数白色毛发,那毛发竟然变成了各式各样的军士,最后楚越两军,全都被这些军士所灭。是一名楚国逃兵,见到了这一切,他因贪生怕死,在战争打响之前就逃离了战场,在另一座高山上他目睹了发生的一切。回来之后冒着死刑的危险,向将军汇报,将军脸色发黑,给了他一些银子,要他解甲归田,走得越远越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