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县令怕有意外,赶紧推醒熟睡中的李勇和李谏,二人仔细辨认一番,确信就是那个女匪,至于他们此时的行为,李勇猜测这群土匪很可能是在给那死去的十个土匪送葬,中间堆起来的杂物便是土匪的尸体。

  土匪们围着燃烧的火堆,群情激昂,复仇的火焰烧得他们站立不安,一个个摩拳擦掌,好像实在等不及要和仇人决一死战。此时若与他们正面交手,不一定打得过,至于张县令先前打算“文斗”土匪的方案,那肯定是行不通的。三人经过商量理清了思路,一致认为此时应以大局为重,切不可恋战。他们现在最紧迫的是返回“鸟巢”找到黑山邪教的位置,然后一鼓作气捣毁巢穴,还天下以太平。

  三个人打算从对面山峰的旁边绕远道,天渐渐亮了,三人收拾好行李,抖擞了精神接着赶路,丢掉了思想包袱加上天公作美,天色始终很好,三人以那株迎客松为参照物找到了出发时候的老路,尽管老路已经面目全非但大体方向没错,便顺着走,竟然慢慢的找到了之前在树上所做的各种记号,根据记号提示,前方不远就是鸟巢了。

  希望就在眼前人越走越有劲,很快熟悉的山峰映入眼帘,他们已经走到了羊头山脚下,那个熟悉的标记还在,可是秘密通道怎么就找不到了呢。紫衣人伍奢当时第一次从这通道进入到内部盆地之前曾经在洞外做了标记,而且不止一个标记,现在这些标记全都还在,可密道的洞口却找寻不到了。

  “明明在这两块褐色石头之间啊,这褐色石头就是标记之一,还有洞口插着的一根铁棍都还在,这洞口为什么就找不到了呢,山体并未见滑坡或者塌方的迹象,对了,有办法了”李谏说道。原来李谏作为远征军的大教头,是第一批进入“鸟巢”的人,当然也参与过密道的修缮工作。

  这密道最初十分狭小只能容一人进出,数万人的远征军要想快速进入到鸟巢里面,需要大量的时间,便命第一批进去的人对密道进行修缮扩建,将密道宽度扩张了两倍,并在修缮时,以铁砂铺路,这些铁砂本是锻造兵器的材料。当时因土质疏松便加入铁砂起到加固道路的作用,因此只需拿出风水盘施展“寻铁术”即可感知到隧道的位置和走向,万一是因为塌方造成的,还可以顺着走向把那隧道挖出来。

  而“寻铁术”军中之人会者众多,因为当时的军队需要大量铁矿来锻造兵器。李谏和李勇其实都会此术,此时,风水盘就成了关键。可三人并非江湖术士,不可能随身携带此物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纵使像张县令这样精通江湖邪术的人,没有工具他也是一筹莫展啊。

  风水盘是一定要找到的,别无他法,因为所有的记号也都找到了,这洞口还是不见踪影。找到风水盘施展“千寻术”成为了最后的办法,至于找到铁砂之后洞口会不会随即找到,先不去考虑这么多,走一步看一步吧。

  其实,风水盘并非江湖术士的专利,在当时婚丧嫁娶、红白喜事、土木工程、甚至生意买卖都要用到它。用于丧事,它可以给亡人选择埋葬的方位。用于婚事,它给新人指引婚床的摆放。用于土木工程,它可以告诉你地基该下的位置,而用于生意买卖,它可以告诉你最繁华的地段。此乃居家必备,发财升迁之神器。但不一定每家每户都有,因为其造价十分高昂。风水盘必须是纯银铸造黄金作引,方能起到探风测水只功效。

  张县令家里倒是有一件,只可惜没有随身携带在身上。那么,在这荒郊野去哪里找这风水盘呢?“不如我返回取来?你们看如何”张县令说道。可很快便被大家否定掉,因为回去拿了之后,再返回,路况变化多端,不一定还能找到他们二人的位置。

  正当众人愁眉不展时,李勇忽然有了个主意“刚才所见那群土匪肯定有风水盘,他们给死去的十个同党送葬,不可能不用到它。对了,方才我见其中一土匪手中握有银色圆盘之物,说不定就是风水盘,我们不妨和他们决一死战夺走他们的风水盘”

  众人虽对此计划不太赞成,但也实在是没有别的方法了,便无可奈何同意了李勇的方案,三人其实已经厌倦了杀戮,“我们三人是为了结束杀戮,实现太平而来的,现在却要操起兵器再去做杀人的事,他们虽说是土匪,但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呀”生性耿直的李谏说起话来也是那么耿直。

  这话如利剑刺痛了大家的心,他们三人其实都是战争的受害者,都亲历过亲人离去的悲痛。可是此时,进不了鸟巢也就找不到主力部队,找不到主力部队便无法消灭黑山邪教。灭不了黑山邪教天下就太平不了。只有灭了黑山邪教,天下才能太平,福祉才会临幸百姓苍生啊。一想到这里,大家咬牙,狠下心来准备大开杀戒。加上三人手上都有了从土匪那夺来的兵器,胆子也大了起来。

  大家拿出兵器擦拭一番,然后直奔那土匪的老巢,这土匪真是和他们有缘,想躲都躲不过,看来终究是逃不过一仗!不如打个痛快吧!

  )6看A!正@版L*章`节》上!l酷匠网o

  到了土匪所在的山峰,大家商量好了对策,先潜伏下来,趁土匪埋葬同伙的空档杀他们措手不及,大家匍匐前进,在土匪寨门旁一片张满了草的洼地里埋伏下来。土匪寨门是用山上的细竹子编织而成,从外面往里面看,茅草房之间的位置像迷宫一样,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门口有两名黑脸土匪站岗放哨,此时李勇顿生一计,跟身旁匍匐着的俩人小声说:“我们不妨将这两名土匪放倒,然后由我施展轻功,利用这里面迷宫般的布局,潜伏进去探个虚实,来个“探囊取物”你看如何?你二人穿上土匪衣物,如果我行动失败,我就会大声喊叫,这时你们再冲进去”

  张县令和李谏点头同意,其实这三人内心里面还是不太愿意大开杀戒的。三人迅速接近这两名土匪,三对二,不仅仅是数量上的优势,三头雄狮对付两只野狗,战斗还没打响就已经解决了,悄无声息,当然这两人没有死只是晕了过去。李谏和张县令捡来藤蔓将土匪五花大绑,然后换上土匪的衣服,再用些泥土把脸抹黑,化妆成土匪的模样,以便在李勇需要后援的时候顺利无阻的进出。

  李勇施展轻功上了土匪寨里面的茅草房,他步履轻盈得像壁虎,行走在茅草屋顶,脚下软绵绵的,这土匪寨的屋顶并不密封,依稀可以看清里面的情况,李勇打算对这些茅草房里面的情况,来个初步侦察,这前面几间茅草房里面空无一物,桌椅都被搬到外面场地上去了,其中有一间偏小些的房间里面,满是兵器衣物,但这衣物和兵器却不像是土匪所用,倒像是官兵的。

  难道这区区几十人的土匪还战胜过正规军吗?李勇疑惑不解。当他跳到最里面一间茅草房顶的时候,却被一面粗壮的树干挡住了去路,他仔细一看,这是一棵老樟树的主干,奇怪了,老樟树竟然是斜着长在了山崖上面,和崖面近乎垂直,像是有人故意让它这么长一样。

  他敏锐的洞察力很快就发现,茂密的枝叶掩护着的的屋顶,最里侧有一个凸起的部分,里面像是藏着什么东西,李勇走近用手掀开屋顶的茅草,一柄银光耀目的宝剑映入眼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