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圆物朝张县令直扑而来,就在这一瞬间,他看见那圆物的窗户里面,一个长着圆圆大脑袋,大大的黑色眼睛,浑身银色皮肤的怪物,正愤怒的看着他。

  眼见张县令即将化为灰烬,忽然从天边飞来一团发光的白雾,那雾气瞬间将红色火焰笼罩,凶狠的火焰瞬间被灭了脾气,仿佛被冷却了一样失去了威力,张县令只觉得有一股凉气扑来,但未受到一丝一毫的损伤,此时,张县令第一次感到恐惧,土匪出生的他从未惧怕过谁,这次却让他从内心深处产生了恐惧。

  看正L版aW章》F节_2上,酷$匠)}网z

  那火焰和随后救了他的那团白雾,都不在他能理解的范围之内,他都未曾见过,更别说对抗了。可聪明的他似乎领悟到了一个事实,就是,他似乎处在两个强大的对手矛盾的中间,他必须想办法抽身,可事情哪那么简单,他已经无法左右局势,那空中的圆球,虽然火焰已经熄灭,但余威未尽,它施展法力从天边弄来一块巨石堵住了巨坑。

  这时黑色元宝飞行物出现在上空,和那飞天圆球针锋相对,眼看就要打起来。张县令满心欢喜,他觉得,这事情即将和自己无关了。

  忽然,那圆球调转方向朝西边飞去,在天际划了一道弧线之后又转身朝南边群山而去。张县令非常疑惑,这怪物为什么要弄这么大块石头填在上面,难道它是惧怕我的行蛊法宝吗?想不到我这降魔银杖有如此法力,连如此恐怖的怪物都惧怕不已。不禁有些得意。

  天上的黑色元宝却没有飞走,只是悬停在半空,那种深洞洞的黑让张县令有些害怕,那是一种深不见底的黑,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光,像空间被剪破了一个洞一样。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会如此恐怖,像是地狱来客一般啊。

  那黑色元宝正是螳螂人的座驾,螳螂人在里面和张县令“对话”借用的是张县令脑海里他夫人的声音,只是语气十分奇怪,非常生硬冰冷无情感“那银棍是怎么来的?”张县令听见那黑色飞行元宝在向他提问,并且声音是自己老婆的,顿觉奇怪万分,便回答道:“那降魔银杖乃三年前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我从老槐树被惊雷劈开的裂口中所得,当时我十分惊讶,只是觉得这银杖形态奇异,似异蛇吐信,浑身通红炙热无比,便从古井打来井水给它降温,谁知这银杖竟使那井水转了个弯,溅在地上,好像十分怕水一样,我本是懂蛊之人,虽不能驾驭此物,但却怕其落入歹人之手祸害百姓,我见它不再炙热,便用荷叶包好,拿了去,放在我密室的神龛上作镇邪吉祥之物,没想到那天外来客竟然惧怕它”说完深吸一口气。

  他显然十分庆幸银杖是被自己捡走的。螳螂人并未说话,静默片刻,又说道:“你可愿意将他藏匿,此物非同寻常,如被歹人劫去,恐涂炭生灵”张县令立刻回答:“如此神物,我等小辈未曾使唤得动,既然这样,不如藏匿起来,可那怪物似乎神通广大,恐无处可藏”螳螂人笑道:“哈哈,我有一处密室可让那厮无法寻找”

  这句话螳螂人在张县令脑海中换了个声音,这声音张县令十分熟悉,也一定熟悉,但暂时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张县令说:“在何处啊”螳螂人笑着回答:“会有人指引你去的”说完,黑色元宝越来越淡,最终消失在天空。张县令独自站在空地上,周遭寂静万分,好像一场梦一样,什么也没有发生。

  此时,在几百公里远处的鸟巢内。

  众人陷入了沉思。用神斧制造出爆炸,从而召唤出螳螂人,这是大家,从第一次使用神斧的经验中,找到的办法。可到底有没有用,则是另外一回事了。毕竟这也只是一种尝试,剩下的就只有等待。螳螂人和神斧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那一团充满了能量,耀眼的白色雾团是从何处发射而来的?也不得而知。

  在羊头山主峰上完成“召唤地府之人”的实验之后,李勇的心一直忐忑不安,他很害怕螳螂人的到来,因为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身世和螳螂人似乎有某种关系,那种感觉很微妙,他很想知道螳螂人为什么对他的身世感兴趣,难道自己的双亲和一个“怪物”有关系?难道双亲被这个怪物给关起来了?可这个猜测,被螳螂人一向友好和平的态度给否定了,螳螂人传达给他大脑的信息甚至可以用慈祥来形容。李勇还是像往常一样躺在了床上,被子冰冷,长夜无声,他闭着眼睛迷迷糊糊。

  迷糊中,他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并且穿透屋顶被吸进了一个物体里面,整个过程他丝毫不畏惧,相反有一种安详宁静的感觉,李勇以为自己灵魂出窍了,“难道我死了吗,不可能”他拼命想睁开双眼,可是身体不听自己使唤,只有思想是属于自己的。

  这时他看到了白色的亮光,自己的眼皮好像变成了透明的一样,并未睁开双眼却一览无余,那白光就是上次在梦中见到的,螳螂人飞船中的白光。一道熟悉的黑夜站在跟前,他想抬头看清楚那人的长相,可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螳螂人用李勇脑海中的声音记忆片段组合成话语问李勇“你犯了错误,你不该随意动用神斧的能量,神斧是发射装置,那白色能量雾团是飞船,也就是你们经常说的“黑元宝”,发射出来的,能量巨大,但是会大量消耗飞船的能量,飞船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他需要补充阳光的能量,我恐怕会离开一段时间”

  这次李勇似乎懂得和这螳螂人“说话”,可以完全不需要动嘴,加上现在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嘴,李勇用大脑中的意识反问螳螂人“我们想向那铜锣飞行物里面的黑山邪教发动攻击,我会用神斧的力量消灭他们”螳螂人继续说:“哈哈哈,你错了,你们暂时还斗不过他们,他们是属于遥远的太空的‘特赛人’并不属于你们的世界,你们互相争斗,正中了他们的计谋,他们害怕你们团结,害怕地球之‘气’,我只能借助你们团结的力量对抗他们,我无法亲自和它们面对面作战”

  李勇忽然想起来有重要的事情要问“你可知那黑山邪教在何处?”螳螂人并不言语。这是李勇最想问的话,可是那螳螂人居然不回答,这让李勇有些愤怒,李勇用记忆里最咆哮的声音朝螳螂人吼去“你这个懦夫!”螳螂人继续沉默,随即像上次那样拿出一根长条形状的物体触了一下李勇的额头。

  李勇继续咆哮“你这个懦夫!懦夫!”李勇感觉到有人在推自己,那眼前的螳螂人,也渐渐磨灭了轮廓,变成了总教头李谏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