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大教头李谏,竟然忽然说自己认识李勇。李勇心想“我就是你的老部下,你最好的兄弟,我们能不认识吗?,你这个蠢驴,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呀?”。但并未直言,只是惺惺一笑,说道:“英雄惜英雄,自古英雄皆一家,你对我觉得熟悉,我对你也很熟悉啊,哈哈”两人同时开怀大笑。

  这自然是话中有话的,不知道这李谏能不能听出,另外一层意思啊。李勇说完话便继续往前走,李谏思而不语,快要到达山体中心部位时,额头饕餮胎记处居然剧痛难忍,满头大汗,众人见他身体不适便过去扶他。

  当李谏的手接触他身体时,那疼痛愈加剧烈,汗水湿透了衣裳,他没有直说原因,只是说道:“我前夜受了些风寒,这山洞里面阴冷无比,怕是风寒又发作了,我行走片刻活动活动四肢筋骨便会好的”说完便拒绝了搀扶。

  到了密室内部,四人开始谈话,内容是围绕主动进攻黑山邪教展开的。李勇全程沉默,他知道,因为自己和黑色神斧之间的故事,大家肯定会对他委以重任,而这似乎和他原本的使命相矛盾,他只想扩充沙洲的势力,去找楚王报仇,内心里不想掺和这事,可是时势造英雄,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历史洪流中的一叶孤舟,上行下落由不得自己,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李勇想到这里,内心稍许有些安慰。果不其然,这个鸟巢部队的最高头领紫衣人,也就是这个自称伍奢的人,他当场拍板,要李勇担当起进攻的重担,要他做这里的少将军,在场的所有人都赞成,因为那个会飞行的,巨大的黑色元宝形状的空中堡垒,曾经暗示过紫衣人,李勇才是黑色神斧的最佳使用者,别人无法发挥最大法力。

  李勇无法拒绝,加上上次,因为自己试图逃离队伍,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内心深感愧疚不安,便无奈的答应了。

  李勇从一名普通的沙洲小兵成长为一员勇猛的武将并非偶尔,而是某种注定的因素,当初误入平行世界,并不是偶然事件,而是那螳螂人所为,至于为什么会选中李勇,这是个谜。

  目前只是知道,螳螂人和黑山邪教,分属不同的星球,彼此之间好像有着深仇大恨,黑山邪教的星球和地球非常相似,因此他们觊觎地球上的资源,妄图通过挑拨离间,使地球人自相残杀最后,坐收渔翁之利壮大力量,并最终消灭螳螂人。

  螳螂人通过截获的情报知道黑山邪教,已经早于自己很多年到了地球,便通过时空作弊,利用强大的能量波,挤压平行空间,缩短了时空距离。

  但是,这能量波威力太大,早已超出了螳螂人的控制范围,使得地球上某些局部出现了空间的扭曲,扰乱了两个不同时空的平行,使他们错误的交叉在了一块,出现了各种矛盾的现象。而螳螂又巧妙地利用这一矛盾,将李勇带到了另外一个时空。

  这世界上有一个已知的地方是不受能量波影响的,这便是那个位于高山山体内部的密室。厚达四千多米的花岗岩山体,是强大的能量防御屏障,在这里螳螂人的能量波无法穿透,在这里空间是呈正确规律排列的,因此当进入内部之后,李谏觉得李勇看着眼熟。

  在正常规律中,平行的两个世界是完全相同的,彼此觉得熟悉才是对的,才是常态。至于李勇头部饕餮胎记为何疼痛难忍,尤其在李谏接触他之后疼痛加剧,则不得而知了。

  在密室里,他们,简单完成了将军的授衔仪式,临阵委以重任,让李勇十分骄傲,虽然之前有些无奈,但是穿上这神气的军装之后,整个人变得不同起来,那种责任感,简直让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陌生。

  新官上任第一天一个巨大的难题摆在跟前:黑山邪教到底在哪里?尽管有无数个方案,但是每一个方案都是以找到黑山邪教的巢穴为前提的。他想了无数个办法视乎都不可行,因为全然没有头绪,忽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油然而生,“我何不去问问那螳螂人呢,它看上去似乎非常和善,我不妨借助神斧的功力引起它的注意然后我就可以找到它”

  李勇为自己感到万分的自豪,居然能想出这么好的主意,为此李勇夜里彻夜难眠,他试想过无数个螳螂人见到他之后的表情以及和螳螂人通过“内心”交流的细节。

  但一想到要和奇异之物交流,心中略有些惧怕,这些螳螂人它们究竟是何处之物啊,难道是那地府来的吗,李勇不禁想起,紫衣人确实告诉过他,螳螂人所乘之物,形似黑色元宝,并且是破土而出的。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寒战,浑身发麻。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大家,于是在一个上午,展开了“召唤地府来客”的实验。

  紫衣人拿出了藏于密室的黑斧,在鸟巢最高峰羊头山主峰峰顶,紫衣人红衣人还有总教头李谏陪着李勇,李勇拿起黑斧仔细辨认,那斧柄上面密密麻麻布忙了大大小小不同颜色的机关按钮。

  究竟按哪一个呢?李勇陷入了困难的思考,最后紫衣人提醒他,螳螂人第一次出现是在当时的红衣人拿着黑斧对准按下红色按钮黑山邪教的铜锣飞行物被击退之后的当天深夜出现的。这说明神斧的威力能被螳螂人所感知到。

  众人讨论之后一致认为可以对荒山或废石进行攻击,唤来螳螂人。于是众人退后,李勇举着神斧按动红色机关按钮,对准山顶的一块巨石,只见神斧像上次一样发射出一道绿光,随后三股白色气团从天边飞来,沉闷的声响过去之后,巨石瞬间化为白色雾气。众人惊讶之后,散去。

  李勇心想“不知螳螂人何时会造访,还会是在深夜吗?万一它不来怎么办,哎,似乎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与此同时,在数百里之外的汶县,张县令,乘着仆人休息的片刻从后门走了出去,并随手拿出,早已尘封多年的宝剑,右手紧握剑柄。从他略显紧张的神奇可以看出,肯定是去火流星坠落的地方去的。

  自从他第一次见过那个被流星砸出的巨坑之后,便整日沉默思考,似乎有某种不太好的预感,但又说不清楚到底何事不祥。走出衙门,他便飞快朝那巨坑赶去,走到跟前时,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可以容下几个人的巨坑,竟然瞬间不知去向,丝毫看不出人工填埋的痕迹,就好像本未发生一样。

  可是精通邪门之术的“土匪张”岂是等闲之辈,他细心的发现,原先巨坑的地方,他偷偷留下的一只银针还在,他小心捡起银针,仔细观看,银针的针尖呈紫色,银是辟邪之物,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会吸收并转化掉,用现今的话说就是吸收宇宙辐射波,而针尖凸起的部位接触到的能量强度呈几何倍增。所以内部物质性质发生了改变,颜色发生了变化。

  G更\新D…最◎快I.上酷匠f网

  这位长着山羊胡子,前半辈子杀人越货,占山为王的张县令,后半生一直活在愧疚和自责当中,尽管,其实他并没有干多少伤天害理之事。正值花甲之年的他,想为百姓做一点实事。

  他发现白色的银针,针尖部位居然变成了紫色,说明这里曾经被施过法力。“这天外来客果真是不详之物,待我会一会它们”他心想。然后他拿起随身所带的宝剑,从空心的剑柄里面拿出来三条白银所铸的蜈蚣,这白银蜈蚣可不是起装饰作用的饰品,此乃蛊界神物“趴地龙”

  蜈蚣是五毒之首,白银是辟邪之宝,此物能逢凶借力,遇见凶邪之物能吸收它的邪力为我所用,并反作用于凶邪之物,正所谓“借力打力”。张县令将它们放于掌心,分别对应手掌的三条线,这样能将自己的想法和它通灵,让它来帮忙完成阳间的人不能完成的事情,因为阴阳有别,人鬼陌路,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能沟通两个不同的平行世界。

  他闭目片刻之后,便将这三枚银色之物抛于火流星坠落地点,只见那地方的草和石头,瞬间化为一团白色雾气消散殆尽,原先那个巨坑再次显现。只是里面好像多了一件东西,细看原来是一个银色圆球,大小能容得下一人平躺,顶端有透明窗户,张县令顿觉奇怪,但他能感觉到此物并非人世间之物,且并无善意,恐怕会招来灾难,便想将它灭掉。

  张县令做土匪做惯了,凡事都喜欢私自做主,遇到大事难事从不向上级衙门禀报,好在他能力强,遇见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能处理得十分妥当,唯独这一次,如此离奇的事情,并且明明知道此物非善类,却要私自做,主对自己的能力盲目自信。

  张县令转身回府,抓了一只黑狗,拿了一件银白色棍状器件之后,又匆匆返回原地,奇怪的是,那圆球居然不在那坑里面了,张县令愈发感觉到了威胁,他那土匪的蛮劲又上来了,他举起那银色棍棒,朝坑里猛击过去,随后,拿匕首割开黑狗的喉咙,可怜那黑狗,本是从幼崽就更随张县令的良犬。黑狗喉咙鲜血直喷,张县令便就势朝银棍撒去。完事之后张县令露出了当土匪的时候,经常挂在脸上的那种做了坏事痛快得意的笑。

  之后便转身打道回府,才走出五步距离,便听得身后有巨大的噪音,似巨蜂的咆哮。他转过头,看见原先那坑中的圆球,竟然高悬头顶,通体燃烧红色火焰,上方圆形窗户里面好像有一人在里面,那巨大的黑眼球,正盯着他看。张县令能感觉到“它”的愤怒。

  正当不知所措之时,那圆物忽然喷出一团巨火,朝张县令直扑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