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把“鸟巢”的驻军大教头李谏当成了沙洲伍奢残部李戍,其实也不全是“当成”,他眼前这位熟悉的面孔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沙洲部队的将军李戍,此李谏和彼李戍并无差别。但他们俩又确实不完全是同一人。

  这奇怪而矛盾的现实,自从那天,李勇告别沙洲众将士,渡过长江,爬上南岸群山上的古松,看那江上的奇景时,就已经注定要发生。那天李勇爬上古松观看奇景,可他不知道方圆几百公里的时空已经发生错乱。

  这种时空扭曲的情形一直持续到夜间,两个时空之间碰撞产生的能量使地球磁场发生摩擦进而产生类似极光的天文现象,那日晚上,李戍被卫兵叫醒,披着睡袍来到江边,望过去看到南岸似有滔天的火光,便是这极光现象。至于听见的声音则是磁能导致空气振动所致。

  这是个进入另一个相似而又不同的空间一探端倪的绝佳机会,空间中布满了能进入另一个平行世界的通道,就是当时李勇眼前,细如蚕丝闪着白色光芒的物体,确切的说那并不是物体,是空间扭曲破裂后的通道。

  看似细小实则无穷大,李勇在欣赏美景时并未觉察到自己已经进入了另一个平行世界,他只是觉得有些头昏,因为司管时间感的神经器官还无法适应这种错乱,正如晕车一样,晕车是司管运动知觉的器官暂时无法适应运动速度的变化。

  由于李勇的介入,导致原本平行的两个世界发生了交织,导致出现两种特殊的现象“同人异事,异人同事”他看到的这个教头李谏则是第一种情形,这李谏和李戍本就是一个人,只是在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经历和角色。

  而那个红衣人和伍奢则属于第二种情形,他们两人有着,和现实世界的个体完全相同的经历和姓名,但是外在特征却不完全一致,但绝大多数情况两个世界是完全平行的。毫无差别。李勇是时空的不速之客,正是他,扰乱了宇宙时空格局。但也不能怪他,他本人毫无主观意图,也没这个能力。

  经过一番曲折而离奇的经历,李勇变得不再鲁莽冲动,学会了在做事之前先思考,他见到这个李谏的时候并未大声喊叫“李戍将军,我是你兄弟李勇啊,是你送我过江,来到这群山无界的南岸招兵买马,侦查地形啊”而是,静静的看着对方,像对待一位素未谋面的朋友一样,彬彬有礼,寒暄客套。

  q:酷匠网\永C久Lw免》费3看小:;说G

  李勇想试探一下这位熟悉的陌生人,便套近乎的说道:“我乃大楚郢城郊县‘汶县’人士,敢问仁兄家住何方?”李勇并非汶县人,只是故意试探他的反应,因为他知道,自己效忠李戍将军是汶县人,他想试探这个“假李戍”如何回答。这个李谏听罢,表情惊讶,随后眉开眼笑,并说道:“你我乃同乡,不知你可知汶县张县令啊?”

  李谏回答的如此干脆再加上那见到同乡后热情的态度,李勇有些惊讶,心想,要是这个李谏也是汶县人那就真的是怪了,汶县为郢城郊县,面积小人口少,县城居民彼此都多少沾亲带故,你假冒自己的熟人,并且还是汶县的知名人士,但凡是个人都没那个胆子,即使有那个胆子,也不会扮演地如此长久啊,军中肯定会有同乡来揭穿他。

  可李勇还是半信半疑,面对这个李谏的反问,自己,也没时间去仔细思考真与假的问题。自己虽然不是汶县人士但也听李戍将军在闲暇之时讲过他们老家的故事,这个张县令也就是前文所说的张土匪,他是个创奇人物,汶县无人不知晓,李勇当时还在军中的时候,和李戍将军平日里闲聊的时候听说过一两则关于“土匪张”的逸闻。

  于是,李勇应和道:“这个“土匪张”确实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哈哈”。便打哈哈,想绕过去,怕说漏了,毕竟自己不是汶县人,对张土匪的英雄事迹也只是听说过而已,万一当面说漏了嘴,岂不是尴尬。可这教头李谏却把话给听进去了。李谏是个非常重乡情的人,他在心中认定了李勇这个老乡作朋友。

  李勇和教头李谏交谈了片刻,便随众人一同前往一个安置在山体内部的密室。密室为岩石筑造,安置在山体的最中心,岩层最厚的地方。

  海拔两千多米高山的中心部位,是一个纯净无比的世界,现在,人类研究暗物质的实验室,就是安置在类似于这样的一个地底深处,这样的环境,外界丝毫不能影响,连宇宙射线都无法穿透。

  这个密室是一个逃兵发现的,这个逃兵是部队结束了牛背山那场惨烈的战斗之后,在归来的途中收编入伍的新兵。虽然此人无论外貌和品行都不符合征兵的条件,但是,牛背山一战,损失了大部分有生力量,为了弥补损失,特殊情况下,降低标准,让他入了行伍,加上此人,因饥荒,入伍心切。谁知,最后竟然吃不了苦,趁着天黑放哨的机会溜走了。

  这个逃兵,那晚上,像一只胆小怯懦的母鸡,四处乱撞,寻找出口。因为唯一的已经被发现的出口处,有士兵站岗,要想出去比登天还难,他想这诺大一个环形山谷肯定会有另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出口,便通宵达旦的寻找。

  他在找出口,将士们在找他,以为他被狼叼走了,死也要见尸,这是军中的规定。最后真是应了那句古话“功夫不负苦心人”,这家伙还真找到了一个狭长的山洞,误以为是出口,便点着燃细蒿草,往里面走去。才走了几百步,就发现,这烟竟然往洞外飘去,便惊喜万分,因为这意味着前面有通风口,就接着走不停息,走了几百步之后,才就发现原来是个死胡同。

  可这空气为什么会流动呢,死胡同里面是不存在气流的,难道有巨龙在喘气?越想越害怕,便一走一歪,走出了洞口,刚走出洞口便被巡逻的士兵逮住,最后他供出了逃走的事实并把洞内稀奇之事说了出来,教头李谏命他带路,并答应他可免罪,这样,驻守“鸟巢”的部队也就有了一个商议重大事情的密室。

  至于洞中空气流动之奇事,大家并不在意也不感兴趣,“我三万精锐大军,连那黑衣邪教都要惧怕我几分,还怕这山林猛兽不成”李戍不屑一顾的说到。

  紫衣人此行只邀请红衣人、李勇、以及教头李谏这三人入内。因为他们要商量的事情,事关重大,关系到三万将士的生命和楚国的安危。他们沿着狭窄的通道往里面走,待走了约两百米距离的时候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教头李谏忽然对李勇说:“贤弟,我好似在哪里见过你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