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信念动摇

  此时,在长江南岸那莽莽群山中的小村庄里,李勇早已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他在白天和红衣人以及紫衣人在一起探讨应对黑山邪教的方法,实际上是为了更了解这两个人的行动轨迹,并想办法让他他们两人喝酒,这样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施展醉仙术,并能避免他人的猜疑。

  “两位大哥,今日我三人畅谈,颇有茅塞顿开之感,你我三人能相识于此皆因缘分,这几日可谓是曲折离奇,烦恼不断,噩梦连连,今日夜里让我们畅饮那美酒,忘掉烦心之事吧”李勇这番话可是酝酿了许久,他也怕自己的提议被别人否定那计划就泡汤了,所以他决定打兄弟情感的牌,运用和他们三人在短时间内形成的战斗情谊来促成喝酒这件事。红衣人高凌听罢,点头说道:“贤弟所言极是,现今神器在握,神兵已到,只待那开战之日打得黑山邪教片甲不留”

  紫衣人见他俩酒兴大发,也附和着点头赞成。于是一场鸿门宴上演了。李勇十分顺利得将紫衣人和红衣人完全彻底得醉倒,并成功骗过守门的卫兵,随后施展凌波微步向沙洲方向跑去,他对于招兵买马已经完全失去了希望,此时只想快快回到沙洲。向李戍将军禀报,“将军,我在山间奔走三年,已查明真相,这南部群山之间,无任何人烟迹象,偶有土匪,人数亦不多,不过三五人,皆夷越之流寇,性情横蛮,不可开化,为防其为夷越所用,已将其斩灭,永除后患。”他边跑边想好腹稿,不竟得意起来。忘了看地图,越错越远,便停下脚步,跳上高树探望,见前方火光冲天,便朝那方向赶去。

  操纵凌波微步只片刻时间便赶到现场,觉得这场景十分熟悉,再走近仔细观察,一座村庄正燃气熊熊大火,心想“这是何地,怎会和我居住了几日的小村庄如此相像啊,这是何人作的孽,不知还有没有活口”没再多想,径直朝火海冲去,茅草房和屋外倒地的随从士兵已烧成黑炭一堆,老妇人和两个孩童躲在干枯的水井里,李勇刚忙拉她们三人出来,三人连声道谢,李勇仔细一看,这不正是先前那个村庄的俩人吗,这正是刚才的村庄。

  李勇给他们银两,要他们去别地某生。他见离山最近的一间茅草房也就是他们几人喝酒的那间屋子火势尚轻,便冲进去救人。见地上躺着一个人浑身漆黑,定神一看,原来是红衣人,李勇见此情景,浑身惊出一身冷汗。“我离开才片刻光景,怎会如此惨状啊”赶紧急救,掐人中之后红衣人醒了过来,李勇扶起红衣人,并装作刚醒酒时的模样,因为他害怕大家知道他逃走的事实。

  红衣人说道:“那黑山邪教趁我们烂醉之时,将山间的猛兽作为傀儡,攻击我将士,并喷射火焰烧我村庄,当时我隐约听见外面有叫喊声,知道出事了,便用内功逼走酒力,并试图叫醒大家,可唯独找不到你,那酒力巨大,伍奢大人和另两个随从烂醉不醒,我便将他们转移至屋内的地窖中藏起来。我怕那群猛兽会趁我上山之机破门而进,便守住这里,没有去后山取神斧,只是用长矛顶住门用弓箭还击,但寡不敌众被猛兽撞晕”

  酷h匠、S网$U永久免L费看'小0c说"^

  他说话的语气虚弱,惊魂未定,停顿片刻又说:“师弟,你究竟在何处啊,我以为你已被猛兽叼走,万分悲痛啊”。此时的李勇内心万分的羞愧,他觉得自己是出于私利才导致大家受到黑山邪教的攻击,可是他又没有胆量把真相说出来,只好说谎,他说道:“我醒来时,在乱兽群中,我知道那是黑衣邪教施法,将山林野兽蛊为傀儡将我掳走,幸好酒力已去,施展凌波微步往回跑,却迷了路,飞身上树看见远处火光冲天,想那一定是黑山邪教在作法害人,就疾步赶去,定神看清才知道,原来是大家遭殃了,赶忙走进火海救人”李勇的话,一半真一般假,因此也能讲的理直气壮绘声绘色,从神态和逻辑上都找不到疑点,那红艺人竟然相信了他。

  歇息片刻,李勇和红衣人一同来到地窖叫醒了紫衣人和另外两个随从,这三人刚做完美梦,听红衣人谈起刚才的经历,着实吓得不轻。三人连忙向他二人道谢,李勇还假装说道:“都怪我,不该提议喝酒的,想不到这黑山邪教如此阴险狡诈,待我去取了神斧,灭了‘它们’”。

  这“阴险狡诈”四字李勇体会的最深刻,他前脚刚走,黑山邪教后脚便到,肯定在这山林间安排了眼线,但他又不敢把自己真实想法说出来。这五人中唯独那个紫衣人在听了红衣人的描述之后,并没有急于找黑山邪教报仇。也未说过激的话语,只是静静坐着,疑云布满了他的额头。他久经沙场,见过不少离奇之事,但所有的事情背后都有原因,要找出原因必须冷静冷静再冷静,从细节入手,经过逻辑推理方能水落石出。

  首先:红衣人说是野兽傀儡攻击了村庄,可为何这村庄被点燃了熊熊烈火呢,野兽都是怕火的,即便是被蛊惑成傀儡,也定会惧怕三分。更何况听他描述那群野兽都是最由动物界最怕火的“狼群”所构成。其次:这烈烈大火,必会形成浓烟,如不用湿物阻挡吸入定会因伤肺而咳嗽,可为何红衣人除了浑身漆黑之外并未见咳嗽?这疑点被紫衣人记在了脑中,待日后暗地里调查,虽和红衣人私交很好,但职业精神让他将私人情谊先放在身后,以大局利益为重。

  收拾完残局,挖出神斧,一行五人向东边的羊头山赶去和驻扎在那里的主力部队汇合。才半晌光景就到达了羊头山,这是一个类似于盆地的环形山,海拔很高,峰顶入云间。从外观看去山岩陡峭并无生根之地,但经由紫衣人指点,走完一段长长而隐蔽的天然岩洞之后便见到了另一番天地。

  这里是环形山的中心,这个被陡峭的山峰护卫着的安全窝里驻扎着仅存的三万精锐部队,人数不多但个个气宇轩昂,武艺高强,对主子忠心耿耿,他们齐踏方步,威声振聋发聩!方阵摆出八卦造型,中间是一个壮汉,俨然是这方阵的指挥,因太远看不清脸庞,他们一行五人目光全部朝这壮汉望去,李勇觉得这人好生面熟啊,便问紫衣人,答曰“此人名叫李谏乃我远征军教头,专司军队操法,你看他左右逢源,手法变幻万千,那方阵在他手上被盘得像风云变幻的星斗一般,敌人进去便丧命”李勇说:“如此能人,可否与他交谈片刻?”

  正说完,到了休息时刻,李勇趁这机会前去和李谏攀谈,其实是想弄清他的来历,他到底是谁,为何这般的眼熟。他迫切的想知道答案。很快就来到李谏跟前,李谏也抬头朝这望过来,李勇瞬间明白了!此人,正是我效力于鞍前马后的李戍将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