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扑朔迷离

  透过门缝,李勇看到了这个“伍奢大人”他万分愤怒,因为这个伍奢并非自己效力于鞍前马后的那位德高望重的权臣伍大人,那人身着紫绸官袍,高七尺有余,身材臃肿,宽脸短鼻,那眉毛黯淡毫无英武之气,这等模样竟敢冒充我朝英武之权臣。

  李勇顿时怒火中烧,把这三年来的霉运还有最近几日夜里因劳顿而旺盛的肝火统统算在了这“冒牌货”头上,内心的怒火早已把理智烧成灰烬。就在此时,红衣人和他的两名随从正在整理着装,准备出门迎接这得胜归来的楚国大权臣,并打算将李勇引荐给他。而李勇早就把红衣人说过的话抛在脑后。那胸中怒火烧的他头脑发昏,“管他千军万马,我照样取他上将首级,谁敢拦我,格杀勿论”李勇忿忿自语。

  酷,匠《网正…版首i发t{

  说完拿起短刀夺门而出,出门使出“凌波微步”朝那马上之人疾步赶去,那“冒牌”的伍奢,不知是觉察不到这逼人的杀气,还是早有灵机妙算,仍旧端坐枣红骏马,表情淡定安详,虽相貌不俊,但那权臣大将的霸气却盈满周遭。此时红衣人刚从屋内跨出门槛,他右脚迈出还未落地便听见那凌波微步踏地之声呈直线疾奔,好似一条巨蟒扑向觊觎已久的猎物。心想“不好,大人有难!”

  就在这惊雷万钧之时,红衣人迅速找到那声线的源头,见是李勇,便使出“千里传音”绝技,运用丹田之气将自己说的话,呈线性打过去,那音量因聚集而变得奇大,并且极具方向性,只有李勇一人听的清楚。这一招,居然将李勇从怒火中叫醒过来,可此时哪里还刹得住车,凭着巨大的惯性,李勇撞进了人群,直把那马上的大权臣撞的人仰马翻。周围拿刀的将士以为有刺客,便一齐挥刀砍来,那紫衣人急忙命令“抓活口!”终究是寡不敌众,纵使武艺再高也敌不过众人,何况他们都是在一场争夺城池的恶仗中取胜的精锐士兵。

  红衣人此时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只觉得有种莫名的尴尬,见众人将李勇拿下,曾想前去解救但又不敢妄动,生怕事情陷入被动,只能见机行事,好在李勇在最后时刻清醒过来,丢下了短刀,这刺杀权臣的案子也就缺少了物证,凭借伍奢大人对自己的信任,和自己尚佳的口才,还有可能把事情说圆,甚至还可以向大人引荐他。

  很快,李勇被五花大绑压至紫衣人跟前,衣衫褴褛头上绑着的黑色绸带也已掉落。紫衣人看清了这个冲撞自己的莽夫的长相,陡然双目圆睁,似有重重心事,那额头上愁云密布。但只片刻,便归于平静,问道“你这莽夫,为何撞得我人仰马翻啊?”李勇那压抑已久的怒火释放了出来,脸上青筋暴露,大声说道“你胆敢假冒我楚国权臣,我要在众将士面前撕下你那假面具,你不是伍奢,伍奢早已战死,你定是那越国的奸细,想图谋不轨!”

  眼前这位紫衣人,听了他的话后竟然出乎意料的平静,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这是对李勇忠诚品德的认可。因为他并没有反对我,相反他是在维护我的权威,只不过眼前这位呆傻的年轻人,不识庐山面目罢了。这微妙的变化被旁边机警的红衣人看在眼里,不禁松了一口气。

  紫衣人又说道“那你见过真正的伍奢大人吗,你凭什么就认定我是假的?”李勇说:“我乃伍奢大人所率之远征军兵士,大人每日必亲自点兵操练,伍奢大人英武潇洒,岂是你这模样。

  ”紫衣人哈哈大笑说道:“我乃武夫出身,在尘土喧嚣的练兵场上和将士们一起摸爬滚打,早已邋遢不堪,现在居然被你说成英武潇洒,真让人难为情啊”李勇愤慨的说道:“伍奢大人早已被奸臣所害,你这骗子!”说完运气于丹田试图挣脱那绳索,掐死这个胆大妄为的骗子。

  紫衣人见他固执不化,用带着训斥的口气问道:“你这呆子,你说我被奸臣迫害战死沙场,那你说说我是哪一年死的啊?”李勇马上回答“是那平楚二十三元年”听完紫衣人再次哈哈大笑“你这呆子,你问问旁人现在是何年?”身旁的卫兵拿来黄历,‘平楚十二年’赫然在目。

  “难道你是姜子牙投胎转世,能未卜先知不成?我念你对我大楚国的忠诚,免你不死,但活罪难免,待事情水落石出再给你定罪”紫衣人坚定的说道。

  李勇被关进茅草房里放置的铁笼之中,现在大约是巳时,天色漆黑而晴朗,皓月当空,群星乱舞,那星斗开始按照一定规律重新排列,似乎预示着某种事情即将来临,紫衣人端坐于空地,仰头看天,眉头紧闭,似有不详之预感。

  牢中的李勇此时心情沮丧,他不后悔自己草率的行为,如果说有什么后悔的,那就是,当时不该听信红衣人的建议,应该痛快除掉这个贼人的。他在心中默念“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定会除掉这贼人,哪怕丢掉性命”

  就在这个时候,一盏孤灯扶进屋,铁笼被打开,昏暗的灯光下,李勇看见了那紫衣人的脸。自己苦苦求得的机会近在咫尺,可他却好似被定住了一般,没有履行刚才自己内心的诺言。强烈的直觉告诉他,紫衣人来路不简单。

  “壮士,你莫怕,我只身一人前来,是有要事相谈,白天耳目众多,不便说话”紫衣人的说话的语气不同于白天那样盛气凌人。“你有何事要和我谈的?你是想蛊惑我吗?我不和骗子做交易!你若有胆,便解开铁镣,我定杀得你们片甲不留”哈哈,紫衣人笑道:“真是个呆子,我问你,你可认识左将军高凌?你可见得他施展降妖的法术?”李勇顿时哑口无言,被问的不知所以,毫无头绪了。心想“这红衣人居然还是左将军,另外这贼人怎么知道前几日发生的怪事?”

  紫衣人又说:“这位壮士你听好了,现今尘世纷繁复杂,诸侯相争,刀光血影,这一切都是那黑山邪教所为,他们运用邪术在各个诸侯中挑拨离间,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做那一箭双雕的黄雀,我等正义之士奋起反抗,但力量悬殊,死伤无数,直到有一天。”

  一周前。

  我率领众将士和越国军士交战于牛背山,战争起因是,我大楚戍边的军士收到飞鸽传书,在楚越边界,一名越国士兵将他们的军旗插在了我大楚境内,那黄色的军旗上面写着大大的“范”字。我猜想一定是那叛逃越国的范蠡,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到了越国居然被封为大将军,现在反过来侵占我大楚疆土。我奉楚王之命,率十万远征军和那越国决一死战,牛背山上的战火烧了整整一天,断臂残骸,尸横遍野。豺狼虎豹退避三舍,连那专门收尸的老鹰都不敢在上空盘旋。

  战火继续燃烧,眼见十万大军即将全军覆灭,死神成为战争的赢家。这时群山摇晃,地底似有巨龙苏醒。敌我双方顿时休战,大家纷纷往东边最高的仙女峰看去,只见一个巨物破土而出,高悬半空,外形似元宝,通体纯黑,那是一种从未见过的黑,黑得格外纯粹,仿佛天空的破洞。大家都以为是对方的神秘兵器,神经再次紧绷,纷纷握紧兵器,准备再战。

  就在此时,从那黑洞洞的飞天元宝下方,射出一片七彩光带,此时已是黄昏时刻,天色渐黑,那七彩光带显得异常明亮。它朝敌我双方照射过来,大家身上全都变成了七彩模样,随后在东边停住,形成一面彩色光墙,那光墙之内,竟有人影在活动,此时天色已晚,那光墙上出现的幻像愈加清晰可辨,万分真实。

  只见一酷似越国军士的人影,举着越国范蠡的军旗,越过边界境来到牛背山西面我楚国境内,此人行为诡异,双脚似未着地,身体飘摇像纸片一般,定神一看,果然是一张人形纸片,那纸片军士将越国军旗插在了牛背山西面楚国境内。

  顿时,楚越双方将士一片哗然!越国将军表情尴尬难堪,双方将领随即紧急休战,战斗打到现在双方已死伤大半,胜负与否都毫无意义,厌战的情绪在战场上蔓延开来,双方早就不想打了。

  众将士疲惫的躺倒在染满鲜血的地上,此时已经找不到一片未染血的空地了。那黑色元宝传来声音,但那声音又像是自己脑中的一般,每个人听见的音色各不相同,有的是自己父亲的声音,有的是自己兄长的声音,有人听见男声,有人听见女声。但内容却完全一致,大抵是要交战双方停止厮杀,不要中了那黑山邪教的奸计。

  唯独紫衣人听见的和众人不同,除了要大家停止厮杀之外,额外还要他去寻找一位年轻人和一把黑色斧头,并告诉他年轻人的相貌特征和黑斧的位置。至于这年轻人和黑斧只见是什么关系,却未告知。只是在末了教了他黑斧的实用方法,那斧柄上布满按钮机关,用力按动红色机关指向黑山邪教即可,别的按钮万万不可触及”

  紫衣人讲完这遭遇,随即换了一副激动响亮的嗓音说道:“我派左将军高凌去寻找,最后在一座小村庄后面的松树下找到,并让他留守那里保护神器,待我找到那年轻人之后,再返回,可我率领众将士寻找多日未果,无奈返回,直到今日上午,我才忽然明白,这要找的年轻人便是你!请受老朽一拜”说完,便弯腰鞠躬,那头都快触及地面了。

  李勇顿时受宠若惊,这剧情好似一百八十度反转一般,可他知道,是高凌师兄也就是红衣人打走了黑山邪教,他表情显得很不自然,正要开口,紫衣人便说:“哈哈,你不必多疑,当初那神秘之物并没有告诉我你和黑斧之间的联系,但是我猜想‘它们’一定是要你来亲自使用那神器,我们久寻不得你的踪迹,便用信鸽送信给高凌,要他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冒险一试”

  正说话,听门外似有声响,两人开始紧张起来,黑色的大门发出咯吱的声响,门慢慢被推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