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夺门而出,只见方才那位老妇人正低头站在门外以青布掩面,李勇缓了口气,说道:“老人家,您有何事?我兄弟四人,在此饮酒商量事情呢,待我兄弟饮完再说吧,烦请您先退下”。老妇人缄口无言,继以青布盖头掩面,转头匆匆退去。

  李勇未看清那老妇表情,但却觉得十分诡异,好似那封神榜中无脸的鬼。想到这里,屋外吹进一股寒风,李勇不禁打了个寒战,然后马上笑自己想多了。

  待回到酒桌继续和那三位敬酒,却早已不在状态,总觉得有一双神秘的眼睛在背后看着自己,一切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贸然行事恐怕会打草惊蛇,便取消了原定计划,待下次有机会再想办法。加上酒意渐浓,觥筹交错之后,便与这三名新老朋友,一同倒在了那八仙桌上呼呼大睡。

  李勇鼾声如雷,这三年难得睡一次好觉,选择了山林就选择了危险。猛兽、虫蛇、以及随时防备的楚平王的政府军,成为每天晚上噩梦的主角。

  尽管自己对这红衣人三人并不信任,心中充满疑惑,但就红衣人来说,并未显露出威胁,相反,酒桌上那温暖的叙旧,是多么的真实,期间他也曾怀疑过眼前情景的真实性,用手猛捏自己,可那疼痛是多么清晰,就像那刻在将军令上的字一样,“楚二品武将李戍”,“见此令牌如见其人”。这让他心中翻腾的疑惑安静了下来,酒桌上曾一度放弃使用“醉仙术”。人生苦短,何不享受这兄弟欢聚。

  酷匠=l网h正6=版y}首%发f

  不知道过了多久,酣睡中的李勇被外面风铃声惊醒,他走出茅草房,发现周围环境已大变,原先的群山已被辽阔的海洋取代,视野较之先前广阔了太多,那种说不出来的畅快感,压倒了恐惧感。

  他不想去怀疑这景色的真实性,他宁愿深陷其中,便深深闭上双眼,尽情的享受,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环境竟然快速的变幻,好似移花接木一般。

  此时的他,已经置身于一片雪白的树林中,这树林仿佛被白雪覆盖,但又不是雪,那树木通体雪白,像是过了白色的油漆一般纯粹,反射着冬日的阳光,十分刺眼。他抬头望日,发现太阳居然不是圆的,倒像是一面铜锣高悬于青天。他心里纳闷,心想:“这太阳,怎么会和我前几日看见的那个铜锣怪物一样呢?”

  他往林中走去,觉得举步维艰,脚下像踩了无数厚重的棉花团一样,他低头,发发现地上落满了树叶,这落叶和泥土的颜色一样,显得十分柔和,和大地浑然一体,不易察觉,只是棉棉厚厚的脚感提醒了他,这里铺满了千年的落叶。

  这到底是哪里,好生奇怪,我闭上眼睛就换一个情景,好像江湖术士的“万花筒”啊,真是有趣之极啊。下一个画面会是什么呢?会不会看见天上的仙女?

  他再次闭上双眼,面带笑容,期待下一个奇幻的美景,当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眼前雪白的树木竟然一动不动,像画在墙上的画一样,正疑惑,耳边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顺着声音看去,那些白色的树皮,开始纷纷从树干脱落,露出黑色略带花纹的内部,他好奇的走近看,并用手摸。吓出他一声冷汗,原来这是蟒蛇的躯体!

  他本能的拔出随身短刀,忽然听见,“师弟,别怕,是我,我是你高凌兄弟”。李勇顺着声音的来源找去,看见最前方,有一棵红色古树,那声音由它传来,“兄弟你过来,你我二十年未见,今日我要好生招待你”

  李勇居然放松了情绪,毫不害怕,穿过蟒蛇树阵,往那里走去,一种莫名的愉快感竟从心底发芽,好像吸了大烟一般。

  待走近一瞧,那棵大红树,分明是那红衣人的身体,李勇说道:“师兄你怎这般变化,这是从何处学来的啊?”。红衣人不语,李勇继续追问:“你怎会出现在这极乐世界里?难道你归西了吗?”红衣人表情木讷,缄口不言,此时背后的蟒蛇方阵迅速朝李勇涌来,光滑的躯体,摩擦着地上厚重的落叶,发出一种让人骨头寒搜搜的声音。

  “师兄,你说话,你为何把我引到这偏僻的村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讲?我云游山涧,三年光景,从未遇见一个人,可这次却遇见了你这个别离了二十年的同门师兄,这世间哪有这般巧合,到底是何人在背后作怪啊?”。

  李勇心中的话还未说完,正欲畅言,听见身后已经响成一片,转身看去,一副险恶的画面让武艺高强的他,也浑身发麻,头皮上像有无数蚂蚁在爬。

  只见前方,群蛇乱舞,全都张着血色大口,吐着深红色信子朝他扑来,其中一只巨蟒身躯比成人还粗,它挺直身躯昂起头来显得无比高大,以至于遮住了阳光,它张开脸盆大的嘴,露出比钢刀还长的牙齿,朝李勇扑来。李勇连忙用短刀招架,可谁知这短刀竟不知去向。只急的大叫“师兄救我!”

  李勇和那蟒蛇决斗处于下风,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四面传来,并无方向性,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师弟,你醒醒,快醒醒”。红衣人走近李勇身旁正叫醒梦中的李勇。

  原来是梦!真是虚惊一场啊,醒过来的李勇已经躺在茅草床上,浑身大汗淋漓,那棉被都被浸湿,“来,喝一碗水,我看你大声喊叫便过来看望,师弟你受惊了,好好歇息吧”。说完便走出门,留李勇一人,住在西边靠着一丛荆棘的茅草房。此时已是夜里亥时,万物入眠,外面清风阵阵,吹得那荆棘野草沙沙作响,心情顿时愉悦起来,正闭眼打算接着睡觉。便发觉那风声似有物体阻挡。

  长年习武之人因任督二脉已打通,身体感官数倍强于普通人,对身边细小变化十分敏锐。李勇见此异像,便拿出看家本领——轻功,来一探究竟,他纵身上梁,那茅草屋的房梁,只有手腕般粗细,可他在上面却轻松行走,如平地一般。他掀开亮瓦,上到屋顶外面。屏住呼吸,朝下探望,只见一个黑衣人掩头蒙面,耳朵贴着门,正站在门外探听里面动静。

  李勇一个空翻,腾空而起落在那人身后,恰似夜猫矫健而轻盈,那人竟不知身后有人。李勇用手捂住那人的嘴揭开那人的头罩,原来是那老妇人!见老妇人未挣扎,知道她非恶意便示意她不要出声。松开捂嘴的手,那老妇人竟然毫不害怕,相反像是见到了恩人一样激动。

  正要张口说话,李勇便急忙邀她进屋。待左右上下打探确定无人监听之后,便关上房门。正要点灯,老妇人却慌忙阻止他。随即握着李勇的双手跪地说道:“大侠,请救我全家一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