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不禁眉头紧锁,心里紧张起来。蹴鞠遇到巨石阻碍,停住了滚动。李勇机警的探头查看,两个光屁股孩子追了上来,个子稍高一点的孩子发现了躺在地上穿着虎皮大衣的李勇,他惊恐地丢下蹴鞠,拉着另外一个孩子往茅草屋里面跑去。边跑边叫喊“老虎来了!老虎来了!”

  三名手拿兵器的壮男子,冲出门外,准备生擒恶虎。李勇顿时对他们心生敬佩。门后还有一位老妇探出半个头来察看动静。李勇知道无处可躲,他也不必躲藏,自己并无恶意。他本可以一个雄鹰展翅跳到他们跟前来吓唬吓唬他们,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他选择了用平和的态度来对待这些明显是受到了惊吓的百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勇喊道:“切莫误会,没有老虎”。这突然冒出个人来,竟然让这三人更加紧张了!他们,握紧手中的兵器,作出决斗的姿态。门后,那看热闹的老妇,吱呀一声关上了门。看来,这战火纷飞的乱世,人比老虎更危险啊。

  “来者何人?”三名男子中偏瘦一点的,身穿红色布衣的壮士厉声吼道,那声音明显是受到了惊吓。李勇心平气和地说道:“好汉,莫怕!我本是楚国权臣伍奢的部下,只因奸臣当道,违背先帝遗训,篡党夺权,伍奢大人死于非命,我等数千将士也横尸沙场,现我受李戍将军之命,前来召集人马壮大我队伍,清除乱党,我已在这长江南岸的群山之间游走了三个年头,为的就是招兵买马”说完亮出李戍给他的将军令。

  那个清瘦的红衣人轻蔑地说道:“李戍将军早已战死沙场了,你等何人,敢冒充李将军,私闯禁地”当他说到“李戍将军”四个字的时候,表情有些不自然,这其中难道有什么隐情吗?。红衣人,说完话后,短暂停顿,把李勇上下打量了一番,眼睛在虎皮上定住了,“我看你身披虎皮,来者不善啊!”说完流露出凶狠的目光。

  听完这句话,李勇脑袋发昏,一阵天旋地转,难道楚平王的亲信发现了月亮湾,李将军已经战死了吗?然后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月亮湾地处偏远,地图上未曾标注,加上伍奢的主力部队早已被歼灭,楚平王不会消耗兵力去追杀残余将士,不值得也没有必要,加上这个村庄所在的山区人烟罕至消息闭塞,不可能及时得到消息,即便是有消息传到这里也已经被传的面目全非了,他们得到的信息不可能和外界一致。想到这里,李勇就宽慰了许多,不过李勇有些疑惑,这个穿着红衣的山野农夫,怎么会知道军队里面的情况?。

  李勇说道“李将军率领我精锐将士早已躲过一劫,且安营扎寨休养生息,现在是兵马肥壮……”没等他说完,他身后那个穿着青布短衫,扎着麻绳腰带的壮士,扯了扯红衣人的衣服,从背后和红衣人耳语。

  李勇听力十分敏锐,他能清楚的听见他们的谈话,那青布短衫壮士说道:“大哥,你别听信他鬼话,他一定是西山的土匪派来的探子,想打探我们的位置,你看他孤身一人,怎能在这虎豹横行的深山之中生活三个春夏秋冬,这里夏日有虎豹豺狼,毒蛇寸虫,冬日有凌冽寒风,夺命冰凌,别说三年,依我看最多一个月便魂归西天了,他肯定不止一个人,背后定有大队伍!”

  红衣人也点点头,十分赞同青布短衫壮士的话,自信地说道:“我看他身披虎皮,就知道他并非一人行动,这凶狠的大虫,别说一个人,就算给他三四个帮手也不一定能擒获,况且,你们仔细看,那虎皮十分完整,几乎看不见刀痕,也没有乱斗的迹象,这说明,他们有相当的规模,不仅有武士,还有专门负责出谋划策的谋士”

  但是,红衣人说完这番话之后,心中好像在想什么,又不好跟自己的兄弟说出口,他思而不语,眉宇间似乎有什么心思。他望着李勇似乎有话想说,但又不好开口。

  这时,另一位黑衣壮士也凑了过来,说道:“此人来路不明,我们不妨把他先绑起来,待仔细盘查之后再做定夺”“对,我们先把他绑起来,万一是探子就不好了!”青布短衫的壮士应和着说道。

  说完这话,三人同时朝李勇箭步走来,李勇迅速做出判断:这三人行进的姿态,可以看出,他们并非等闲之辈,但是,功夫肯定是不如自己的。以李勇的功力,平时七八个习武的壮汉都对付不过他,这区区三人哪里是他的对手,但是此时的李勇,并不想大开杀戒,他还是打算先搞清楚情况之后再做定夺,加上这三人不像是恶人,尤其是那位大哥,自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格外眼熟。

  于是,李勇故意半推半就,让他们把自己给绑了,但是暗地里却调动丹田之劲运气于双臂,将双臂涨的鼓鼓的,这样当他将丹田之气退下之后绳索就松了,这一招是他幼时学武的大师兄所教,万一他们真是歹人,自己也不至于被动。这三人算是客气的,他们没有对李勇动粗,将他绑起来之后,为首的大哥还用了一个“请”字,很“客气”的将他带进了茅草屋。

  屋内的陈设是典型的郢城样式,这让李勇非常惊奇和疑惑,“难道他们也是郢城人士?”随后他见到了那两个光屁股的小孩,那俩小孩见着李勇被绑的狼狈模样,腼腆的笑了,还用手撕扯他身上的虎皮大衣,学着老虎叫“嗷,嗷,嗷!”。那可爱的神情,让大家忍俊不禁,连那板着脸的红衣人都憋得难受。

  还有那个老妇人,大约不惑之年,慈眉善目,目光略显胆怯。三位壮士将这一老二小请出了房间,腾出地方来打算对李勇进行一次彻底的审问。

  最新*章0节上E酷匠p}网:

  摆好了架势,红衣人首先发问“你从何方而来,为何事而来?”想起自己的种种经历,三年的苦心没有能得到任何回报,老天爷对自己的忠心不仅不给出相应的回报,相反却给自己安排了一场如此荒唐的境遇。一想到这些,李勇的说话的嗓音开始激动起来,脸涨的通红,拳头握紧,心想“再这样无理取闹,休怪我取你狗命!”

  李勇激动地说道:“我早已告诉过你们,你们到底想听什么样的答案?我说过,我本是楚国伍奢大人远征军兵士,伍奢大人被奸臣设计陷害,楚平王受妖孽蛊惑违背先帝遗训,讨伐我有功良臣,我等奋起反抗,只可惜寡不敌众,伍奢大人战死在城墙下,部队主力被楚平王所灭,李戍将军带着五十多精壮士兵杀出重围,后退至长江中游一带,安营扎寨,修生养息,李戍将军派我南下招兵买马,以充实兵力日后东山再起”

  李勇将事情的由来,前前后后全部交代清楚,并无隐瞒,但是,出于戒心他并未将营地详细位置托出。红衣人并没有马上回答他,他的头略微倾斜,眼睛望着旁边,思考片刻,缓缓说道:“你说你是李戍的部队,你有何证据?”

  “证据我早已亮出过,就是先前那块将军令牌”,李勇边说边朝自己口袋望去,红衣人从李勇口袋里面掏出一块金色盾牌形状的令牌,正面刻,“楚一品武将李戍”后方刻“见此令牌如见其人”并以黑色虎纹装饰。

  谁知,红衣人竟然将令牌收入自己的口袋,并且大声喊斥道:“你到底是何人,一派胡言,并没有“李戍将军”这个人,而且,伍奢大人也未曾战亡,我等三人是他的部下,随他远征去收复那被越国掠去的城池,所到之地,招兵买马,也难怪你这三年没见到过一个人,都被伍奢大人招进行伍了。

  远征军有令,非常时期,村中壮年劳力无论男女皆应征入伍,而老幼可自行留下,他留下我三人驻扎此处看守村里的老幼。等候着他胜仗归来。谁知道,伍奢大人前脚刚走,你后脚就到,你好大胆子,你看这是什么”说完便掏出一个金黄色物件。

  李勇仔细一看,大惊失色,原来是一块和自己的一模一样的将军令牌。李勇强迫自己静下思绪,努力思考,会不会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难道自己的令牌被贼人掉包了,绝对不会,因为所到之处人烟罕至,连土匪都没见到过一个,哪来什么贼人啊。

  红衣人拿着那块令牌,朝自己走过来,伸出手,将令牌放到了自己眼前。然后一声冷笑,“哼!你可要看好了,可千万别做那冤死鬼啊”。

  李勇仔细端详,这令牌和自己的那块竟别无二致,像一对孪生兄弟一样。再看,发现了区别。这令牌比自己的那块要新一些,令牌上的文字好像刚刚刻上去一般清晰。李勇此刻万分诧异,心想这会不会是敌人的圈套。先说李戍将军早已战死沙场,现在又说根本没有李戍这个人,还说伍奢刚才造访过此处,伍奢早就已经死了,这是楚国人都知道的事情,这贼人好大的胆子啊!

  想必他们一定是山中的土匪,先是掠走了财产,和劳力,现在又准备挟持老幼来敲我一笔。肯定是这样。没错!待会我让他们把话说完,他他们自己把谎话说穿。我再来收他们的狗命。

  刚想到这里,谁知那红衣人竟然反过来说:“你这狗贼,胆敢假冒楚国重将令牌,你一定是西山的土匪,想利用将军的名声招兵买马,打家劫舍吧,我兄弟三人今天替天行道送你归西”

  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任何一个疏忽都会让自己和身边的人深陷不测的境地,双方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宁可相信对方是土匪,加上彼此手上都握有那块无法解释清楚的将军令牌。

  看来事已至此,已经完全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撕破脸的时候到了。谁知,那红衣人竟然先动手,红衣人飞快朝另外两人使眼色,三人手持钢刀朝李勇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