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诡异幻境

  走了千遍山,爬了万遍土,令牌上系着的红色绸缎已经磨的只剩一指长,随身的匕首倒是愈发锋利,寒光四射。此时的他已经是一位带着使命的猎人,为了生存他不得不去和野兽搏斗与草木为伍。

  那头凶猛无比的花斑虎,早就被他穿在了身上,吃进了肚子里。他身穿虎皮,颈项戴着虎牙串成的链圈,长发用细麻绳扎好。虎皮和虎牙散发的气味能让小型兽类退避三舍。

  虽然,走遍了千山万水也不见人的踪影,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他像一位虔诚的信徒,在崎岖的道路上沿着信仰的轨迹一路朝拜,每到夜晚,他万分思念沙洲的战友,思念李戍将军,但是喝下了送别的酒,就等于是许下了诺言,哪怕掉几层皮也要实现诺言。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一天下午,空气沉闷难耐,湿热无比,可身上穿着虎皮的皮肤却格外干爽。走累了的李勇在山顶一株千年古松下躺下了,顷刻间,口鼻同用,鼾声大作,十几米外那只觅食的母松鼠听见动静,丢下嘴边的松果,匿尾而逃。

  就在他刚进入梦乡的时候,天边竟然莫名地出现了一朵红色的云朵,那云呈铜锣的形状,被红色的弧光所笼罩。云朵里面好像挺热闹,细看里面竟然,卷裹着球形的闪电。但暂时还没有作恶的征兆,悄无声息,安安静静。

  大约半柱香的功夫,顿时远处十几里的江岸上,黄沙翻滚,江面上空阴云密布,电闪雷鸣,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地,好像有无数个春雷一齐炸响。

  李勇顿时从梦中吓醒,一个鲤鱼打挺,双脚同时站定。这力道好生了得,震得身后粗壮的老松树枝叶颤动!梦中的他正在和月亮湾的兄弟们划拳喝酒,好不快活。

  这突如其来雷声打扰了他的美梦,让他格外恼火,真想找到这背后的始作俑者和他打一架“谁如此大胆,扰了老子的美梦,前方是何物,你是何方妖孽,爷爷我自小随高人习武,看我把你降服”说完便作金鸡独立之状,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然而,没有人来迎战,站立的片刻,张勇朝着江边望去。那个铜锣状火球正运行至长江上空,和江边最高的那座山峰齐平。

  李勇纵身一跃,轻松站上顶端的树梢,那古松只轻微抖动一下。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李勇站在了这制高点上,视野更宽阔,看到的细节更丰富。用“绚丽”“壮阔”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了。江水沸腾不止,像是有无数个鱼儿,同时浮出水面冒泡,仿佛江里面的龙王,要和天上的玉帝开战。

  正当张勇惊叹这奇景时,那个铜锣火球,分裂成上下两个部分,那上方一面锣,颜色由火红变为白色,放射出刺目的光芒,像有万千柄利剑刺来,又像蜂群汹涌而至。李勇顿时觉得眉骨隐隐作痛。一种炙热感穿透虎皮大衣,直入体内,五腹六脏像针灸过一样。

  “这是何方神仙?难道是江中的龙王显身了吗?可它离龙的形状相差甚远啊,不过个铜锣而已。”李勇纵身一跃而下,没料到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把额头摔的青於一块。他使出鲤鱼打挺想立起来,却意外觉身体无比沉重,这是一种身负重物的沉重感,这感觉他只是在年幼练功的时候,偷懒被师傅体罚时有过一次。

  当年他年方十二岁,体弱多病,被母亲送到郢城郊外一所寺庙习武,那里的大师傅擅长轻功,平日里练的也是轻功,腿上绑着三十斤瓦片不断操练,加上他体弱多病,很是吃不消,一次训练时,他趁师傅不注意,松开绑腿卸下一片瓦块,被师傅发现后,狠狠地惩罚了一番,罚他身负八十斤青铜块,倒立一个时辰。这感觉刻骨铭心,汗水顺着眉毛滴下,把那黄土地湿润一大片。

  此时李勇像被废了武功的普通人,呆呆的坐在古松下无奈的看着那奇景。这时那“铜锣”竟然朝自己飞过来!这可把李勇给吓着了,生怕遇见什么鬼怪。只见它平静无声,和先前翻江倒海的气势截然相反。“铜锣”飞临头顶,向下方照射出一束很宽的光带,光带的轮廓清晰无比,哪怕是在白天。

  这时,让他惊讶万分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在光带照射下,树木杂草被染的惨白,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这可是初秋的中午,晴空万里。忽然一阵奇异的声响过后,那些被染白的杂草树木,纷纷幻化成一个个手持钢刀长矛的楚国士兵。

  他用一只手遮住那耀眼的白光,仔细看,原来是早已战死沙场的伍奢的部队,放眼望去,一片悲壮的情景,他们虽身负重伤,当仍然顽强抗敌,军旗被一个高个子军士死死的护着,看他一动不动,可能已经阵亡。

  就在军旗后面,有一个雄壮的身躯,拿着一柄被鲜血染红的宝剑。李勇定神仔细瞧看,那个拿着碧血宝剑的人,正是自己所在部队的最高统帅——伍奢。“大人,大人!”李勇一边大声喊叫一边朝那幻境走去,那幻境十分真实,连伍奢大人身上衣物纹理都清晰可辨,甚至可以看到武大人腰带间,那柄先皇赐予的金色短剑。

  此剑,剑体由昆仑生铁打造,剑鞘以白银为料,镶嵌金箔和翡翠,紫黄双色丝带垂于剑柄,美轮美奂。此剑有名,曰“楚寒”。为前代楚灵王所造,楚灵王在登基之时一共造了十把,先后赐予他最倚重的十名武将,伍奢便是其中之一。这曾经是楚国武将至高无上荣誉的象征,此剑伍奢大人从不离身。

  如此真实的景象,让李勇不再怀疑幻境的真实性。他深信自己找到了早已覆灭的远征主力军,以为伍奢大人有神灵相助。他颤颤巍巍走向伍奢,在离他最近的地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可是当他跪在这个虚幻的武大人面前时,却失望了。只见伍奢大人怒目圆睁,举起钢刀竟然向他走来。啊!李勇心里一颤,那一刻他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让人匪夷所思的一刻出现了,伍奢大人,举着宝剑,凶神恶煞的朝他冲过来,一阵惊悚,李勇慌忙闭眼,只觉得后背冒冷汗,但是,居然没有任何感觉,伍奢大人竟然,神奇般从他身体里面横穿而过!

  回头一看,原来伍奢大人正和前方敌军的武将,一对一,决一生死,简单几个回合之后,体力明显不支的伍奢,眼见要败下风。跪在地上的李勇便使出绝世轻功,一个雄鹰展翅飞落在伍奢大人身边,准备助其一臂之力,可这发生的一切仅仅只是幻像,伍奢大人根本听不见他说话也看不见他,这一切和做梦并没有区别。

  “你这个叛徒!”伍奢大人大喊一声,这声音没有方向性,像水中浑浊的泥土,混混沌沌,从四面八方荡来。一支白羽利箭像一道闪电,射中了伍奢,利箭从前胸进入后背冒出,深红色的血液染红了箭羽,顺着衣服从裤腿流下。

  伍奢的身体向后方倒下,头朝着郢城方向。李勇四处寻找射手,可是周边的幻像顿时消失殆尽,那空中悬着的“铜锣”也不见踪影。身体顿觉轻松无比,功力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他捏了一把自己的腿肚子,原来不是做梦。

  m酷U匠{4网正)g版f首L发Q

  难道武大人真是被内部叛徒所杀害?其实,关于远征军内部叛徒杀害伍奢的故事,军中早就流传开了。可是到底是谁杀了武大人,幻想并没有给出答案。

  这幻象可信吗?李勇带着疑问走下山去,“真想马上回到沙洲把这一切都告诉大家!”,可是他不能归队,任务还没有完成。他拖着疲惫的身心,往东走了大概两里路,登上了长江南岸另外一个山头。借着地势,他看见两公里远处的前方山坳里面,似有寥寥青烟。李勇不禁兴奋起来“这是做饭的炊烟还是山林的野火?待我去侦察一番”

  李勇既高兴又生疑,他离开沙洲已经有三个年头了,他仍然不忘使命,每日寻找人烟足迹,希望能为沙洲的队伍补充新的血液,可一直未见过一个游勇和难民。所见村庄倒是不少,可但凡是遇见的村庄无一例外的空无一人,奇怪的是各种生活物品却一应俱全,只是布满了尘土,村民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

  李勇纵身一跃跳上大树从一棵树干跳到另一棵树干,施展他骄傲的武功,朝村庄赶去。自从三年前当着将士的面饮完那碗辞别的酒,就再也没有高兴过,每日都被失望所折磨。那一身好功夫许久没有施展,憋了三年,这次像放归山林的猴子一样兴奋,“爷爷我三岁学武功,把那青砖绑腿边,天地颠倒我睡一觉啊,敢把那神仙拽下天”李勇嘴边唱起了他自编的酒歌,歌声直爽高亢,显示出了平原汉子的豪迈。

  只片刻,便到达目的地,李勇从最后一棵树上落下,展开双臂双脚站定,作出老鹰擒蛇的架势。随后压低身子,作出侦察的姿态,他在一块巨石阴面迅速潜伏下来,他双眼如老鹰般敏锐,周围环境丝毫的变化都逃不脱他眼睛,此时他凝神静气扑捉着,这个村庄的各种信息,鼻尖的空气似凝固了一般。

  这是一个只有六间茅草房的小村庄,有一条两米宽的小河,村庄依河而建,河水从山涧流过,地面铺满了厚厚的落叶,茅草房周围由一圈灰色的山石围绕,略高出地面,其中一间茅草房的烟囱正寥寥炊烟,显然里面有人在生活。此刻李勇不敢轻易造访,生怕遇见什么妖魔鬼怪,因为之前的各种离奇的经历教会了他谨慎。他匍匐在巨石后方,将右耳紧贴地面,双眼盯着前方。

  正当他目不转睛盯着烟囱看的时候,他贴着地面的右耳,听见有物体在地面滚动,只见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一只孩童玩耍的蹴鞠从茅草房里面飞快滚出,朝着李勇潜伏的方向滚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