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姐把我拉出教室,然后对我说:“席顾你是不是欺负班长他们?

  “没有”我果断的说道。馨姐点了点头,好,没欺负,那你刚刚才说没说你不怕老师?说着,馨姐把手伸出来,又准备扯我的耳朵。

  唉!馨姐我错了,啊!啊!要断了,馨姐你轻点啊!馨姐你看,你钱掉了,说完,她果然转过去看,这时候,我就逃走了。

  我回到了教室,我揉了揉耳朵,一阵刺痛让我差点叫出声来,过了一会儿,馨姐也进来了,这件事情我会彻查,但我希望有人说实话,说完,还看了我一眼。

  您能别看我了吗。

  我做到了座位上,一个兄弟过来问我,顾哥,班导没把你怎么样吧,我轻轻一笑,你需要试一下刚刚她怎么弄得我吗?

  他还以为是好事,就说,好啊好啊,顾哥,我要试试。我:“这是你说的哦,不要反悔。”我不反悔。

  啊!顾哥,松手,啊!顾哥我错了,疼疼!

  差不多了,我就送了手,这时候,蒋境迁向我抛来一个得意的眼神,我直接把书扔了过去,刚好砸到他脸上。

  啊!

  馨姐正在黑板上写字,这一声把她吓了一跳,转过来问,谁扔的书?这时候,全班人都看向我,我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说,蒋境迁问我借书,我一失手,扔他脸上了。

  馨姐给蒋境迁了一个询问的眼神,蒋境迁居然出乎意料的说,老师,确实是我问他借书,他不小心砸到我脸上了,所以现在,我就要用他的书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害怕我下课会揍他,但是想了想,发现,妈的,他把我书拿走我没书上课了。

  就这样,我上了一节没书的课。

  下了课,张行给我了打了个电话:“顾儿,这次又是赵季,他说他要请你吃饭。”我:“好,我知道了,”挂了电话,张行就发了一个地址过来。

  整个下午,除了当众摔了一跤外没有什么大事,放了学,因为离和赵季他们吃饭还有一段时间,我去练了一会儿拳。

  到了时间,我就打车去了张行发的地址,一到那个地址,就看到了赵季和张行再说话。

  赵季看见了我,跑过来用拳头锤了我一下,说,西酷你怎么这么慢,就等你一个了,说着,我们就进去了,一进去,里面的老板娘就跑过来对我们说:“呦,季哥,今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赵季则是笑呵呵的说:“今天来了我一发小,给我开个包间,上几个好菜。”老板娘:“好嘞,里面请。”

  我们进了包间,没等赵季他们说话,我就开口说到:“赵季,张行,我上次给你们说得事你们考虑的怎么样?”赵季一脸迷茫的问我:“什么事啊?”

  就是你们当我的小弟。这一说完,赵季就笑了起来,说道:“这样吧,顾儿,你想让我当你小弟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能打过我,我就当你小弟。”

  好啊,正和我意。说着,我站起来,赵季也站了起来,张行当裁判,赵季说:“顾儿,我让你三拳。”我笑了笑,不需要。说完,就向赵季打去,赵季突然又说道,顾儿,要不要护具啊?

  我也是被激怒了,要尼玛。

  赵季躲过了这一拳,说到:“顾儿,不错啊,几年不见,厉害了。”我一个侧踢踢了过去,赵季用胳膊裆下,又说到:“不错,力气也长了不少。”然后我打出了我认为力气最大的一拳,却被他轻轻用手拿住。然后,他嘴里轻轻的说了一声:12路谭腿第一路步单鞕势。然后他直接一个鞭腿将我踢飞。我想过他会很强,但没想到会那么强。

  张行见状,赶紧过来将我扶了起来,这个时候,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时,我在医院,赵季和张行都在我旁边坐着,赵季看我醒了,对我说,顾儿,对不起啊,我以为这几年的抗击打能力变强了,没想到还是这样不堪一击。。

  听完后,我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泥煤,谁让你打那么重。

  赵季又说:“你先慢慢休息,我今天转到你们学校了,我是初三四班的,有事得话来找我,我先去上课了,拜拜。

  我也说了声拜拜,赵季走之后,张行对我说:“你不是还嚣张的想让赵季当你小弟吗,这下不嚣张了吧。”我无奈的求你:“我也不知道他那么强啊。”

  过了一会儿,张行也去上学了,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了,过了一会,一个护士进来对我说:“席顾是吧,你可以出院了,这是缴费单,赶紧缴费出院吧。”

  V+酷匠网√*永‘B久免,费F看小`}说

  ,我拿过来缴费单,住个园居然要花六千多,怪不得赵季张行他们那么早走。

  交完费,我就去学校了,但是我去了学校,就去找赵季要钱,毕竟他坑了我那么多钱。

  到了初三一班,一个发个眼睛的男生问我找谁,我直接报了赵季的名字,眼睛男一听,突然换了表情,对我说:“小兔崽子,快点走,这不是你待的地方。”

  这什么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