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花一丢,徐苗木拎着小步子跑上来,有生涩讽刺的语言说道,哟,玫瑰花啊。

  我看到徐苗木那样子,觉得有些变扭,说道,班长你这…

  哼!还知道我是你班长,我问你,你跟我们家的雅雅怎么回事?你别见色忘义沾花惹草啥的!

  我有些不明白,看了一眼韩雅,班长说话那个点毕竟这么多人!

  徐苗木噗呲一笑,你还知道人多?

  这句话浓浓的嘲笑问道,就跟我踩到了她的小尾巴一样,而这种不依不挠让我很不开心,就像开学一样,让真的很难接受,所以有些生气。

  看着她坐在我霸气的模样,我也不知道啥时候蒋境迁竟然也跟了过来,自然来了我也不会在意,徐苗木,我敬你一声才叫你班长,你别摸藤上树啊!

  徐苗木瞬间一憋,本来还张狂的模样现在变得苦瓜色,而且她说的那么难听,我好几个兄弟就叫嚣着说怎么回事!

  韩雅这个时候跑过来,一脸的委屈难受,席顾,不好意思,都是因为我!

  我一听,这下子懂了,原来徐苗木是为韩雅打抱不平,可能更是听了李秋林说的,所以误会,但是没有办法,我也无能为力,因为我也解释不清楚这一状况,于是我沉默不语。

  但是蒋境迁却不开心,有着为女神出头表现的意向,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于是推了推眼镜,西酷,你怎么又欺负班长!

  蒋境迁一站出来,我兄弟就大骂,你算什么玩意,没看到班长对我顾哥说那样的话吗?

  是啊,你算什么狗!信不信打烂你嘴巴!

  垃圾狗!

  蒋境迁脸色瞬间通红,然后变白,然后各色各样,反正形形色色,指着我们,你,你们!

  他手一指,我本来就在气头上,别人用手指指着我们,不就是蔑视的意思吗?

  我一巴掌直接拍下来,注意自己的行为,别为自己的愚蠢而买账!

  蒋境迁眼神一滞,然后竟然哈哈大笑,西酷,最近是不是风头太盛了,所以不把事情当事了是不?我们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实力!草根寒门,呵呵!我们随便玩!有种你他妈的就打死我,否则就接受我带来的惩罚吧,本以为作为一个班的,我还不想动用势力,我也劝导他们说这不需要跟我同学过不去,但是没有想到你们这么张狂,完全不把一些东西正眼看!你们才是愚昧无知!

  一听这话,我带头直接哈哈大笑,妈的,我没有听错吧?还有这么一回事?兄弟们,他竟然威胁我,你们说怎么办?

  吊起来打!

  脱掉裤子游行!

  a酷x匠0网唯一Vo正D*版V,T其C9他A都*是盗y版m

  我都不知道怎么处罚!容我想想,吴皇突然说道,然后配合他那认真思考的样子,我们又是哈哈大笑。

  蒋境迁一下子脸色成了苦肝色。

  徐苗木站出来,西酷你公然挑衅学校的规章制度!我告诉老师!

  告诉老师?

  韩雅拉了拉她,她还是那副高傲的模样,可能是知道我不大妹子吧,所以喜欢这么的挑衅着我。

  她把趾高气扬的模样,就感觉我真的怕老师一样,我挺了挺,我们会怕老师?

  这个时候,謦姐突然走进来,席顾,你刚才说什么?

  我立马一愣,我说我最怕謦姐了。

  呵呵!她冷笑。然后说道,你是不是在欺负班长等人?你这孩子,过来!

  我走过去,她一把扯着我的耳朵,你就不能懂点事?啊!

  一阵阵马上传来,我立马喊道,断了断了,謦姐你轻点啊,痛痛!

  很多人倒吸一口凉气,差不多了謦姐才放手,我不自觉的用手去摸了一下,一阵刺痛传来,我咬着牙齿没有叫出声来。

  所有人都归了作为,唯独我站在门口不知道怎么办的好,謦姐站在讲台上,看了我一眼,还不…不快回去!

  我立马跑到自己的座位上,这个时候他说道,我也不知道是谁传的风声,其他班的老师说我班上有人被女孩子围着追了,我还想看看是谁来着,没有想到,竟然是在争吵,我就想知道,这件事的起因!

  我看了一眼周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我看着謦姐愤怒的样子,我缓慢的站起来,謦姐是有人送我零食,可能是太吵了,吵到班长学习,然后她说了两句,这不我这两天有些意气风发所以顶撞了她,不好意思,謦姐我错了,我处罚我吧,跟他们都没有关系!

  我一站出来,其他的兄弟一个个的站起来,班导是我的错,是我不小心推到了一下蒋境迁,顾哥为我出头,都是我的错,班导你处罚我吧!

  一下子一个个站起来,班主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什么借口都有,比如是我踩了一脚,比我我不小心骂了一句,竟然还有人说自己调戏了一下谁谁的,反正借口无所不有,謦姐终于是忍不住了,一拍桌子你们一众人跟都给我出去,等一下子啊处罚你们!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会查清楚!决不轻饶没一个个造势着!

  这个班长也站了起来,班导是我的错,都是我,是我看到了席顾收到别人的玫瑰花,所以有些气氛,于是就出言不善的说了一些东西,然后…

  謦姐眼神一转,你喜欢他?

  徐苗木啊的一声,然后点了点头,接着看了一眼韩雅,立马使劲的摇头,没有,没有,我不喜欢他,我不喜欢西酷!不,不喜欢席顾!

  徐苗木这慌张的样子,到底在掩盖什么?结结巴巴的说话都不利索,难道是真的喜欢我?肯定不是,她对我的眼神,除了韩雅在旁边,总会一副嫌弃的样子,一定是讨厌我,不想跟我相提并论,所以才这样!这女人真有心计!哼!

  謦姐突然一笑,看着我,但是这笑容也太渗人了,我有些害怕。然后看着所有人,这件事情我会调查,如果有谁愿意出点证据的话,那最好不过了!

  说完变把我个拉走了,至于其他的人,没有看一眼,他们对视一眼,然后对我生出一个怜悯的神情,我气的咬牙,这群鳖崽子,看我回来不收拾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