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这就叫做情义吧,一个无情的班在我的英明带领之下,所有的人都变得有有情义!

  下课之后所有的人都走了,唯独我们兄弟军团的人还在教室里,每个人都围着叫我不要伤心,劝导我说没事,我点了点头,然后叫他们别在意,最后说了些安慰的话,我说了一声,不要让家明兄弟失望,向前冲!未来还是属于我们的,等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给他一个举世无双的惊喜!这条路上,会坎坷,会不难荆棘,但是我们兄弟齐心,什么坎坷什么艰难将都会被我们踩在脚下,因为我们永远都是那个卫冕之王!兄弟们,别失落,那是给他人的高傲!

  所有捏着拳头,一言不发,但是通红的眼睛告诉我,他们会越发的强悍!

  吃饭去咯!

  l-酷√匠网永◇U久免费◇看Q小Rz说i&

  来到食堂,很多妹纸都看着我,也算是一种风光吧,我自信的轻笑慢慢的走着,看着每一个对我表现出风采的少女,又像是回到从前,我对着每一个妹纸表现出最完美的多,看着我一众兄弟跳脚,很是high。

  等我坐在来吃饭的时候,时不时的有个妹纸望向我这里,还有几个大胆一点的,竟然故意往我这里扔下东西,然后低着要捡起,最后说到,啊,是西酷啊。

  我笑道,你好同学,然后她特别高兴的说道,西酷我能要个你的联系方式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手机,她立马拿出手机,我把企鹅页面打开,然后输入号码,最后加了一个好友位,就这样我们加了好友,本以为只是一次,这女生竟然拿着我号高兴的雀跃起来,然后四处炫耀我又西酷的联系方式了,这一下这个食堂开始轰炸,很多妹子以各自借口想我索要联系方式,最后我不堪敌众,在一众兄弟的护卫下,我们都没有吃饭而走出了食堂。

  他们都哈哈大笑,被人是没有艳福,顾哥却是艳福太多了,忙不过来!你说以后是不是要精尽人亡的下场?

  我连忙踢了一脚,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放个屁就好了!

  他闭上嘴,其他人也没有说话,这才一路回到寝室,可是没有想到,走在路上竟然你还有一个女生,我看到她时,立马掉头就走,但是我的兄弟却不给机会,直接走到她面前,嘿,同学,你想要西酷的联系方式吗?

  她啊的一声,你们说什么?

  我兄弟们一愣,几个人开始说道,你的套路好老啊,但是我知道,她百分之八十不是要我联系方式,因为她就是被我壁咚的笑话,我看到立马就走,不是怕他要我的联系方式,而是怕等一下不好面对,但是内心作祟,我知道她是校花,对于校花很多人都会憧憬不是?

  我也想过,要是校花倒贴追我,我会不会接受呢?这是一个问题。

  她有些生气,你们都爱说什么,什么套路老不老的,然后她同学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她脸色一红,然后把他们都推开,走到身边的时候,重重的哼了一声,我有些愣神,这是?对我发脾气?

  我兄弟们大喊一声,这套路好老,但是效果不错。

  我拎着这个大喊人,别狗叫了,回寝室去,丢人啊!

  然后回到寝室,小胖把他的零食分发了一下,最后吃着吃着,有人就开口说道,顾哥什么时候向二年级开战?

  我想了想了,先歇会儿,最近比较忙的说,从开学打到现在,从来没有听过,我想我的步伐不要太快,不然的话要引起公愤,这个时候三年跟二年在打,要是我们瞎掺和的话,捞不到好处,到时候反过来被两个年级对河干了,还不好。我们本身跟二年级的关系就不好,要是帮了三年级打二年级说不定二年级对我们警惕心就更加强,先不说这个,就算我们完全打赢了二年级,到时候三年级反来一手,背后给我们一刀,我们可是腹背受敌,我的想法就是先把二中的那伙鳖崽子拿下,至于我们翰华的二年级跟三年级就让他们斗去,等三年级完全进入了复习状态,没有了时间跟我们一二年级瞎搞的时候,我们就去攻占二年级,这样不用跟三年级玩,我们就是王!这样何乐而不为?而且我们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时间大大的发展学校外面!

  他们听完我说的,都点了点头,说道,顾哥这话完全说的有道理,然后吃了东西,该休息的休息,该打屁的围着打屁,我跟张行他们聊了两句,然后打了几下子拳,最后完全睡了过去。

  这下子我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王剑科手下的四个人,而且就算加上王剑科照样干倒!

  下午的时候来到教室,想不到的是,桌子里面全部都是零食,我有些不好意思,然后还有情书无数,不过最为显眼的还是九朵玫瑰花,上面写着一封信,我拆开一看,是白云妹的!

  丫的,吓得我直接丢了,上次那画面我可还是亲亲切切的看着,杨星星气鼓鼓的掐着我的耳朵,让我在一众兄弟面前失去所有的脸面,完全不容余地的然后又跟我兄弟们打成一团,完全成为了王妃,所有人对她钦佩有加,个个顾嫂顾嫂的叫的比顾哥还甜,让我这个名义上的老大,就像被武则天登基了一样,颜面尽失!

  而形成这个的原因就是因为白云妹这个人。

  我想不到的就是,后面竟然无数双眼睛盯着,然后也不知道是哪个逼崽子竟然大喊,西酷你要是敢跟白云妹瞎玩,我就告诉星姐,回家让你躺着!

  我艹!竟然有人威胁我。

  我回头一看,不是李秋林是谁!

  他知道我看他,立马求饶,顾哥,顾哥,小的只是开玩笑,那人嘛,我们都懂,嘿嘿嘿,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一下子全部都说,是是是,然后又有人说道,顾哥,我们不说,就当没有看见!自己别被发现就好,兄弟们不说,就是不知道星姐有没有安排眼睛在学校里面,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也就很无奈不是?

  我瞪着他们,别瞎说话,玩自己的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落鹜孤飞说:

  求!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