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修龙的到来只是让我们把胜利往前推了一些时间,但是还是感激不尽。

  打赢了他们,张杨陈坤也就随之出来了,然后几个人收拾了一下残局,我们就来到学校门口那个店里,也不管身体上怎么样,先吃了饭再说。

  进了店里三四十个人,做了四座左右的样子。

  我挺着腰板走到乾修龙那边,兄弟来得及时啊。

  他有些不好意思,顾哥,我。

  我摆了摆手,别在意,来了就好,而且你任务繁重。

  他有些不明白,但是也没有问,然后我们做了一桌,开始吃饭喝酒什么,这个时候白云妹从外面走进来,有些人唏嘘,我也是随即看了一眼她。

  于是站起来,咬着牙关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她有些娇羞,是这样的,我怕你痛的难受,刚才给你买膏药去了。

  这一声说出来,妈的小孩子没有学好,直接说道,亲一个亲一个。

  白云妹直接低着头,羞涩的不敢动一丝,唯独手剥着手。

  这一副画面无论如何也让我想不起来当时我第一眼看她时,那样的霸气,不禁有些恍惚。

  最后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我马上惊觉,没有吃饭吧,坐下来跟我们一起吃个饭。

  然后我又说道,你们今天谁敢乱说话,神武圣堂的名额永远不录用!

  这下子没有敢说别的话,都是人很的吃着饭,喝着酒。

  老板娘走上来问道,西酷啊,你这是女朋友,长得可真算是一个俊俏!还真别说,郎才女貌!

  这一句话,所有人都笑了,我也是好无语。

  我只能跟着笑,然而这个时候,有人扯了一把我肩膀,我回头看了一眼,我艹。

  我吓得一跳!

  这不是上次小区门口帮杨星星出气的小太妹是谁?然后我又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暴晒太阳的娇小少女不是杨星星是谁?

  我马上有些慌张啊,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么怕杨星星,一旦遇到她我,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老实了。

  我立马献媚的走过去,也不管其中小太妹骂我白眼狼的是,走到杨星星面前,看着她脸颊冰冷的模样,星星,不是你想的这样。

  她哼了一声,一把拉着我,然后走到我做的位置,霸气的说道,席顾是我男朋友,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是!

  我艹!

  我扯了扯,想要制止她,但是看到她那认真的模样,还有霸气的样子,我就有些不敢了,我也不明白,我天不怕地不怕,怎么就会怕她呢?

  我想现在就这样过去吧,等有时间跟他们解释一下。

  说着骂了我一句,跟我走。

  我一愣,为啥啊。

  她一把扯着我,给你上药啊。

  然后其他人跟着起哄,顾嫂我也要。

  我看着是谁说的,回头一看不是光头是谁,我对着他冷笑,言外之意你死定了。

  但是光头不怕啊,说道,顾嫂,顾哥威胁我啊,她说你不是她媳妇儿。

  杨星星然后一掐我的腰。

  我连忙求饶,痛痛,放下手,有话好好说行不?

  杨星星老气横秋的说道,回家等着跪搓衣板吧。

  然后又是一阵嬉笑,而这个时候,白云妹已经坐不住了,脸色苍白,五味杂陈,左右都不是的,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杨星星怎么就来了,如今白云妹始终是坐不住,最终找了一个借口,那个,席顾我还有事,你们先聊,药我就放在这里,你自己记得用。

  我说了句,诶别走啊。

  但是我的腹部猛地一痛,杨星星,我不说了,就这样行吗?有话我们回家好好说行不行?

  “回家再说!噢!”

  “回家在哪里说呢?”

  “回家在被窝里说!”

  全场的人哈哈大笑,我脸面尽是由于这么一句话,妻管严!

  我们本来不是那个关系,现在搞成了这个关系,肯定让别人误会成那种关系,一时间,我脸色甘苦,杨星星看着白云妹走了,有些得意,也帮我吹了吹啊什么的,在耳边说了些好听的话,可我就是听不下去,难过!

  有一种忧伤,叫做不被理解!

  杨星星很快即跟他们打成一团了,我被孤立了,我一个老大,内心中本来已经想好了各种感言,如今还没有发表,这么喜庆的一天,让我觉得脸面尽失,而且还是一个因为一个女人。

  )酷“D匠*网首r"发

  我西酷何曾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班主任那样的大美女我都不屑一顾,各种校花美女我从来都只是远观而不亲临,如今被我一直说着讨厌的女人而可以这么稳健的骑在我的头上。

  我喝了一口闷酒,心中淡淡的伤感油然而生,点上一根烟,我才知道,抽的不是烟而是各种情绪。

  最终散场了,杨星星跟着我后面一句话都不说,就像我的小尾巴,她也没有了刚才女王降临的气势,而是跟着我屁股后面,一句话都不说,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我本来还想说一下的,但是看到他这个模样,我那么一点责备的心思也没有了。

  回到住的地方,我让杨星星回去了,她迟疑了两下,也没有走进我家的们,我拿着两份药自己给自己抹上,痛的汗珠直流。

  拿起手机的时候,张行却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于是我拨了回去。

  不多时他就接通,顾儿,听说你今天又挨打了?

  我一听就来气,行孙别乱说话,你顾爷可是在翰华一年级是老大的人,请你说话放尊重点,不然我几十个兄弟,一人一口唾沫喷死你!

  张行惊吓到,哟呵好怕怕,还能吹牛说明你没事,晚上过来聚聚,赵季在等你。

  我一听,好的,晚上不见不散。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钟,我换了身衣服看着身上刚抹的药也就没有洗澡,打算醒来的时候洗个澡。

  身体在睡梦中缓缓地增长,起来的时候,已经是调好闹钟的六点三十分,我起来洗澡,然后刷牙整装了一下,就这么出去了。

  在路口打了一辆车,直接往张行发的地址上去,说实话我有些期待看到赵季的模样,因为,小时候经常欺负我两,现在,嘿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