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么立马就沉默,么的都是战斗名族,一听到战斗精神就来了,就凝重了,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提议了一句:睡觉明天干活!

  这是一场突破天际的战斗,把握住了这次机会,我将带领我的兄弟军团走向全方位,那个时候,是龙也的龙,是蛇也得羽化成龙!

  第二天早晨,早早地,路上偶遇去考场考试的韩雅我才想起说过要请她吃饭,看着她又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开口叫她之后,她的人影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让我懊恼不已。

  瞬间觉得这天不好了。

  也罢。

  进入考场,又是他么的那个年老师监考,今天这是咋的啦?喝口水都要塞我牙了?

  一进去她瞪了我一眼,本来风韵骚首的神情瞬间冰冷,另外一个男老师也是随机看过来,盯着我了很久,然后两个人交头接耳了一会儿,最后那个泼妇年老师慢慢的舒眉展颜的,也不知道这对奸夫淫妇想的是什么东西。

  而我也暗叹,这一次运气不是那么好了!

  当我坐下座位之后,男老师看看手表,咳嗽的的润了润喉咙,开始说道:各位同学都是学校未来的人物,都是为学校要争光的人,当然其中有那么一两个人肯定会出现夭折等事情,所以我相信,大家考试一定能够让我省心不是?当然西酷同学,神通广大,我也希望你遵守以下学校规则,别把下课的习性带到考场来,谢谢大家了。

  么的,又被针对了。

  6v最j#新N章3节上酷匠}网

  我低着头,玩着笔,一句话也没有搭理他,让他说去,男老师也不在意,而是发试卷的时候,走到身边说道:别被我抓到把柄!

  我哼了一声,然后抬头看了看摄像头,不是玩?我就跟你们两个玩玩!

  最后一场考试是英语考试,考完之后,便开始放学,各自回家,也就是说考完这一场,我们就等约架了。

  这一次我要让他们知道,也打破学校里面那个不跟学校外面斗的传言,作为你哥铁血铮铮的汉子,怕个屌?

  看着摄像头,不是喜欢针对我吗?我让你们再针对一次。

  拿起试卷,我大致的看了一下,感觉都是我学过的,很自信!

  五分钟的阅读听力,我也不能说全部都记在了脑海里,然后大概百分之八十左右我可以听到准确无误,至于剩下的那部分,我也觉得不会差到哪。

  五分钟一过听力放出来,一句句听过去,那个高兴,简直把我乐怀了,但是我脑海里那个念头我并没有打消,我直接把答案涂在答题卡上,然后在试卷上。

  至于试卷上的答案,我随便乱写,至于其中到底有什么东西,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

  听力写完了,完形填空等题目我也是做一题涂一题然后试卷上面,我直接乱写。

  等我把阅读理解完全做完了之后,我对着摄像头嘿嘿一笑,然后开始写十五分作文,这一波节奏,简直完美。

  阅读理解答题卡和试卷上都是一模一样的,做这个自然是有原因的。

  我对着摄像头嘿嘿发笑,让男老师觉得诡异,他跟那个年老师的说笑也停了下来,两个人说了些什么,然后低着头又开始说起来,只不过说着说着会时不时的往我这里瞄一眼,我心里直笑,智障!

  等我作文题目写完了之后,我趴在桌子上面捣鼓了二十分钟,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于是又把试卷一折,左看右看,然后装作一不小心弄丢了。

  看着试卷丢在地上,那两个老师还是没有动向,等我再一次拿起试卷的时候,他们还是有说有笑的,果真如我想的一样!

  这两个人时不时把我当智障啊?我就想问问。

  这一次我胆大了一点儿,把试卷一收,放在了抽屉里面,身子微微的撇动,然后玩着手肘,胳膊往后收,一般到了这个动作,老师们已经完全可以认为学生是在抄袭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大声起来:西酷别动!竟然公然抄袭,上一次没有抓到不把柄,这一次竟然狗改不了吃屎,真是死心不悔!

  我连忙又是手忙脚乱的。

  那老师眼睛里就想看到年老师在他面前一览无余的模样,那小眼神,真他么的绝了!

  然后直接跑下来,一把夺过我的试卷,拿起试卷,刚好是阅读理解那一部分,看看干干净净的一面,男老师直接审阅起来,然后拿起我的答题卡,最后得意的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就这么垃圾的一个圈套,这老师是不是被年老师蒙混了头脑?

  我轻轻地站起来,不咸不淡的说道:没啥好说的啊,我就是想说,我想交试卷了!

  他冷笑:呵呵!抄完了就想走!你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吧?

  我也笑了起来,也不生气:老师你仔细看看试卷和答题卡然后在说话好吗?先不说我把答题卡写完了,就是这份试卷中的很多问题你也值得研究一下!

  这老师脸色一变,拿起我的答题卡,然后看着试卷,脸色越来越难看,越加的苍白,还没有死心的他拿起我后桌同学的试卷一看,整个人都不舒服了。

  或者放在平时监考,这倒是没有什么,但是现在嘛,肯定会有问题的,因为他是故意针对我,如今还不成并且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本来老师抓学生作弊都是先抓再说,这老师没有抓直接说,而且还坚信不疑,没有看清楚就有一种给我判零分处罚的意思。

  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他看着我,我冷笑一声,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请问老师,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问题的话,我可以走了吗?

  此时此刻他的脸色已经猪肝色了,说起话来竟然结结巴巴:席顾,老师,老师我…

  我哼了一声:老师,我可以交卷吗?

  他看已经不耐烦了,于是说道:可以,可以,这件事?

  我说道:摄像头啊,我一直在摄像头,如果它有的话,我觉得我怎么说也没有不是?

  这一刻他整个人都懵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