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修龙说道:没有。

  没有?也就是说我无从下手,即使我知道对方想要搞我,但是还是有一种敌人在明,我在暗的感觉,毕竟对方想要什么时候搞我,就什么搞我,我总不能天天带着一群人等对方来吧?

  而且一年级的事情我都没有解决,如果要是一年级的事情解决了,那么我就就带着乾修龙他们直接攻破二年级的联盟的壁垒,可以如今我左右逢低,并且我本来想要向前步伐,突然被一个凸起的小山包给慌住了,该不该向前,或者要不要前进,这一下子成为一个不小的麻烦。

  我陷入了沉思,所有的人本是跃跃而上夸夸其谈的,这一下子全部沉默了起来。

  这种局面真的让人不舒服,而且这个周末还有约架,我本不该把问题都往自己身上放,但是没有办法!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但是现在知己知彼是增加一种无形的负担!

  如果我不知道二年级要搞我,我就不会有这种情绪,我也不会担心,我也不会畏手畏脚,而是直接把一年级打通,现在这个乱局每一步走下去都会给我带来不一样的艰难!都会使我们陷入泥潭之中!

  其实很多东西我心里都清楚!

  越走我越觉得,一班或者二班里面的有一个特别厉害的人没有出现在公众视线里,即使李强和张虎等人都不会触碰的人物,我在想,如果我直接挺进去,不管三七二十一,那个人是不是会爆炸起来?

  要说不知道那一股势力是怎么样的势力,我说出来我自己都不相信。

  这股势力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类似太子党一样的存在,因为不管是蒋境迁还是张扬陈坤都是拿出来对钱不感觉怎么样的人,而且杨少康在班级里里面不管如何都不会去触碰一下蒋境迁,这股势力,到底都拥有什么人物?能够把富二代等权贵都聚集在一起?

  而我一个草根,如同寒门一样的人,到时候触碰到了他们的利益,我该怎么应付?这是一个最大的难题,不管是一年级还是二年级如果都打架的,我席顾会怕哪一个?学校学内的,一年级二年级还是三年级我从来没有虚过!

  但是对于这伙人,我觉得我有些退缩了,打心眼里,他们这些人都是玩脑子的,而不是完身体。

  打架都是身体对身体,而这伙人完全就是动动嘴巴子,然后要打架,他就可以招来一群人为他打架,要其他的更玩不赢他们,他们有的是钱!

  或者对于他们来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但是什么都不缺,还是缺钱。即使在他们眼里,钱这种东西只是一个概念,只是一个数字。

  但是又有一句话不是这么说来,越是有钱,越对钱看得重!因为他们能够把钱从一千滚成一万。有钱人的脑子不跟我们一样。

  终于想了很久,我开口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家该怎么滴照样怎么滴!怕什么?从刚开始我们那么点大的实力,到如今各个人都为之害怕,感觉到危险,我们用的是什么?不是这个担心,也不是人多,而是我们不怕的那份勇气!

  “是啊,何必困扰?”

  “何需担心!”

  “谁来干谁!”

  “干翻他们!”

  ”…“我们就死这么一群人,最青春少年!

  说了很多东西,我发现了貌似这么多天我还没有真正的想韩雅感谢,于是拿起电话给韩雅打了一个电话。

  那边传来:席顾,你找我呀。

  我皱着眉头,难道是我打扰到她了?于是问道: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她又是一阵‘啊’,然后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我高兴呢,嘿嘿,你竟然打电话给我!

  我还没有开口,那边徐苗木就直接说道:席顾啊,你打了个电话给雅雅,她可是激动坏了,哎,哎,雅雅,你怎么了,怎么了,你脸红成这样,难道还不想让我说?哎,我不说了,席顾你们聊。

  我一脑黑线,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韩雅小心翼翼的说道:席顾,你别听韩雅说的,我…我…

  我也感觉不是那么会是,于是打断道:韩雅,你晚上有事吗?

  “没有!”

  我一听,开心啊,趁着这个机会,正好道谢:那你能够出来吗?我找你有事,上次…

  我还没有说完,徐苗木又抢过电话,徐苗木激动地说道:好的好的,我正好也没事,介意我怕雅雅出事,所以我需要陪同她,你不会介意吧?

  我说道:怎么可能。

  然后说了一个地点,我稍微打扮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衣物,最后就出去了。

  他们看着我这么打扮,于是小心思又起来,一个个的嘿嘿发笑,我直接骂道:谁要是再次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跟随我,握晚上让回来没有地方睡!

  看看现在时间,都八点半左右,我出现也只是说两句其他的话,我认为肯定不会用到一个小时。

  他们还是嬉皮笑脸的,光头问道:顾哥你这是去跟谁玩?

  我怕他们不死心,直接说道:韩雅,上次她给我抗拳我还没有认真道过谢,这么多天来,总是有事情所有总是被忘记,今天正好响起来,所以我决定是跟她说声谢谢。

  “这才差不多,你走吧,我们自己玩,别闹出什么幺蛾子,记得别给我们搞事情!”

  我看了一下是谁说的,直接上去就是一个沙包打的拳头示威:吴皇啊,你很是张狂啊,谁给我弄他,我直接让他进神圣武堂!

  R看“g正☆~版章…节p上8酷匠Y网;、

  一时间七八个人直接涌上去,瘌痢头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我笑了笑然后就出去了,站在门口的时候,我大声喊道:你们别想多了想多了!刚才那句话我是开玩笑的,要是打得赢吴皇就能够进入神圣武堂,那神圣武堂还有意义?

  这个时候吴皇大吼:我不想活了!

  然后都是哈哈的大笑。

  下了寝室,学校里面有几个特别的地方,那就是走廊,九曲十八弯的,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反正很有想法,成为小情侣们约会的地方,又名情人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