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级两个老大加一个隐形的BOSS已经被我全部击垮,也就是说,现在的已经是整个一年级不能忽视而且还隐隐是底下王的味道。

  而我要做的就是马上拿下整个一年级,这其中有些艰难曲折我还是知道,比如蒋境迁后面的势力,张扬所说的布局,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我就像被蒙在鼓里,看来我得找个时间问问清楚,这种事情憋在心里闹得慌!

  落幕并不只是结束,而是为了开始彩排。

  等这个周末一旦过去,那么所有的事情都会即将被解决,一年级我席顾来了,迎接我的王命吧。

  这一刻我并没有多少轻松,而是觉得更加的沉重,因为我的兄弟们对于这种感觉很享受,他们站在操场上,一副傲然的姿态,就像一个胜利归来的勇士,而且他们嘴角与神情是那么的热血,我的王命,便是给他们最珍贵的赤诚之心!

  那就是勇往无敌,前路不管多么艰难险阻,我席顾能做到的就是给他们最以安全,最踏实的步子。

  中午草草的吃过饭后,很多人都未在操场上,我们兄弟的军团的围在一起,开始制定计划,我在其中也是随意发言了两句,大局已定,他们的发展自然让他们发展下去,这些东西我倒是不需要一直管着。

  如同开会般的聚集在操场上,在接下来的考试里面就这么样结束了。

  吃过晚饭,并没有上晚自习,这个时候白云妹突然来找我,学姐找我?

  我自然是走了出去,但是好奇不住我的兄弟们,或者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于是紧跟着我,只要发生一点儿意外,那么就将会是一场大乱斗!

  白云妹穿得很性感,只不过还是年轻,黑色小高,无处不散发让人喷张的荷尔蒙。

  我想到这里,想起了那个女孩白秀娟,可能我还欠她一个对不起,只是没有来得及告诉她。

  或者又是说,她对我心生愧疚。

  即使我知道她骗了我,但是她给我挡下最后一拳的那一刻我已经原谅了她,或者这就是得不到的在骚动,得到却已经不再跳动。

  她似乎发现了我眼睛里面的东西,拿出她白净的双手,在我眼睛晃了晃:西酷?

  我直接点头:嗯,怎么了?

  她一把站在我的前面,直愣愣的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撇过头,脸色微红。

  她噗呲一笑,然后越来越靠近我。

  她的个子比我爱那么一点,她抬起头在我耳边吹了口气,然后香音絮耳:我漂亮吗?

  我木纳的点头,我的心里是抗拒的,但是我的身体是诚实的,我还是一个初中一年级的学生啊,只是偶然的时候看过一两本一两碟一两集那些带有原始剧情的动作片。

  她拿起一缕头发,在我胸前来回扫,一阵酥痒传递而来,她又说道:那你喜欢我吗?

  这个时候突然草丛里面跳出一群人:喜欢,喜欢!

  我一看,么的这不是光头李秋林五六个人吗?

  于是我一阵红一阵白的,白云妹直接跺着脚,那高跟鞋,差点把自己给踩扭了!

  我有些生气:过来!

  他们一个个低着头,等到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一个个嘿嘿发笑,嬉皮笑脸的,看得我怒上加怒。

  我开口大骂:你们这群小鳖崽子,早晚一点而出来,我都可以那个她了!

  不过白牙却开口:顾哥你想多了,这白云妹可没有几个人能够吃到她豆腐!司徒苟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虽然他们二人经常约会,但是一些羞羞的事情,可是被白云妹各种推脱给搁置了,听白云妹班上的人说,白云妹貌似在学校外面得罪了什么人,于是想要找一个护花使者,然后司徒苟狗吃熊心的,后面的剧情我们都知道,一出校门就挨打!

  我暗自骂了一句,但是又不想失面子:谁说我想跟她谈恋爱的,我只是想…

  然后我四周看了一下,把他们全部围了起来,这才低着声音说道:我只是想量一量她的有多大,嘿嘿,看看一只手能不能够包的住。

  g酷+匠&网,永久)t免a费看小E@说

  这一句出来,多对我竖起大拇指,当然知道的还是知道,我这样强行开脱,自然还是因为我们都是兄弟,有了各位兄弟的劝阻,我知道其中的厉害,下一次白云妹在来这样勾引我,我自然会让她吃好果子。

  不是一直引诱我吗?下一次我就将计就计,反正我一个大男人,不吃亏!

  说着我们几个就回到了寝室,这个是乾修龙正好上楼,看他慌张的模样,我说道:兄弟怎么了?

  乾修龙一把把我们拉近寝室,然后坐在床铺上还没有来得及喘气就说到:顾哥,我们年级好多班的老大说要共同讨伐你。

  这句话一出来,我们寝室直接爆炸了,个个都喊,他么的谁敢我们就像弄死谁!

  “我们会怕他们?”

  “干!”

  “干到二年级其他班的人,我们顾哥就是最厉害的那一个!”

  “顾哥,先下手吧!”

  我起手示意他们都停下,他们看到我已经喊了停止,都没有说话,我问道:修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乾修龙这才接过小胖的递来的水,猛地喝了一口:今天我们兄弟军团不是干到了一年级最后一批有实力的班级老大吗?后来二年级几个混的出头的人就把我们这些个班级老大一起商量怎么讨伐你的对策,自然我是重点关注对象。

  我听玩话,细想了一会儿。

  我就知道,要想成功,那必定就要站在最高点,成为让别人仰视不可高攀的存在,否则是个虾米就能够在眼前蹦跶,以后还不得累死?

  我问道:说了什么时间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落鹜孤飞说:

  野鸟恳请大家赏个脸,把推荐挖掘机恶魔果实投给我,投的越多,我就加更越多,而且我写的就更加有动力!

  再一次求打赏!

  记得打赏解封后的恶魔果实投给我!

  野鸟在这里向大家鞠个躬表以感谢。

  在这里再一次感谢赵季兄弟昨天的两个大解封,希望大街踊跃参加,报名填龙套,我会给你章节横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