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他对一个小弟摆了摆手,是上次被我打的那个。

  这人看着我还是有点胆怯,张虎说道:给老子先踹一脚他!

  我有些愤怒,手里的纸棍捏着死死的。

  但是他淫贱的说道:你敢还手,嘿嘿,我就捏捏这那个。

  我的眼睛喷着火,一直盯着要上来踹我的那个人,这小子看到了我眼神里面的各色神情,但同时又畏惧我的眼睛,然后闭上眼,猛的给我踹了一脚。

  这一脚真他么的踏实!

  被巨大冲击力给踹了一脚,我无法在原地打桩,腹部的痛疼让我一下子整个身体全然松懈,我倒退两步,直接跌坐在地上,那人贼眉鼠眼的张开眼,看着我痛苦的模样,瞬间得意了起来:打爷爷我!

  说着又想提腿踢我,但我已经忍着痛疼,准备防御住这一脚。

  张虎却喊道:好了,鼠子,发泄了一下,让我来!帮我看着那大娘们。

  张虎一步步走上来,府着身子,把我给他的耻辱照旧给了我,他低着头:西酷,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怎么就死在女人身上呢?当英雄想救美?也对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可惜英雄走不出这一条路!想耍耍,那就回去别玩了,不想耍,我他们一千万个机会弄死你!白秀娟就是在我们班,我想怎么搞她,就怎么搞她!你气不气?

  我本来就忍无可忍,在听到这么一句话,更是怒不可抑: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

  张虎突然失笑:天下男人难道只有体现出了女人才是男人?你他妈怎么这庸俗?难道女人然你去死,你他妈难道就真去死?真是可笑!英雄不是那么好当,且大部分最后都死了,唯独枭雄才能够长久!

  我也是冷笑会之:一个男人,如果连一个人女人都保护不了,即使长生不死,亘古流长又有何用?死亦要流传千古,生定要流转佳话!

  我也感觉可笑,还是初中生的我们,就这样品头论足,要是让一些文学者听得,还不笑掉大牙。

  但是知道的所限,说出来的真诚无比,赤诚可贵!

  张虎最终是嚼不来舌根子,于是大骂一声:草拟妈,说一些老子听不懂的东西,找死啊!

  说着他奋力一脚!

  他来的时候,我就看准了他的整个身体,尤其是大腿与脚,我认为他肯定会用脚踢我发泄愤怒!

  对上他,我可以还手,因为这是学校,不是社会,学生中除了那么几个人敢以威胁绑架这种东西要挟别人,其他人发自内心还是不敢!

  不用赌,要是都敢了!他们还会跟着张虎混!

  各个都是狠角色还能混的这么差?初中高中注定还是校园,社会这个层次还是需要真正出去体验一下社会,坐井观天那是自以为是!

  张虎果真是一脚猛踢!

  么的!真他妈的恨!

  我用力一推,腹部一痛,但是我却安然躲过了这一脚!

  张虎踢了一个空,甚至由于惯性猛地往前一跌,我趁着这个机会,来了一个蹩脚的鲤鱼打挺。

  我一站起来,张虎眼睛都红了:还敢躲!看老子今天不把你废了!你他么还不知道你虎爷的厉害之处!

  我一站起来,我就感觉到了身体中传递而来的那股斗志,还有那份热血,只有跟这样的猛人打架才他么的爽!

  不是吗?

  血红的眼睛,带着嘴角溢出来的一丝丝血丝,猩红而又让人感觉到了畏惧!

  我还没有站稳脚跟,张虎那沙包大的拳头又是一拳直击过来,但是我他么是练过的,只可惜这一拳的速度在现在看起来快了不少,我的身体由于刚才那一脚,完全没有施展出来厉害之处。

  于是只能正面敢他!

  我也是猛地一拳打出,我的拳头速度很快,但是他出拳比我快,所以我想找路子是不可能的!

  我跟张虎打过一次,他的拳头之猛我也是知道,他的力量就是那种沉甸甸的,完全就是铁一样的拳头。

  再一次相冲,拳头都快要传来碎骨的声音,不再是麻痹,而是碎裂!

  张虎看着我,列出猛兽一样的喋血神情:不错,强大了,但是!你他么还是得死!再来!

  我咆哮一声,为自己打气也算是激发血脉!

  又一次受伤!

  张虎这一次还是一样,带着猛兽的神情,和小犊子一样的身体,层层压境。

  “老子怕你吗!”我咆哮一声,声音把竹林里面的歇息的鸟儿都给震的起飞了!

  我不管拳头打下去是否会废掉,但是我这口气我就是咽不下去,一个这个不是男人的东西也能够站在我头上拉屎吗?

  绝不可以!

  “砰!”

  这一次两个拳头撞击的声音被打了出来,我一个趔趄又一次倒地,然后张虎却一点事儿都没有!

  拳头之上传来火辣辣的痛,痛的钻心痛,十指连心,压根不是!手骨都感觉各种错位,痛无可痛的的感触!

  张虎踉跄两步,但终究是还能站稳住脚!

  上一次我搞赢了他,那是因为身体素质是满格!

  这一次如果身体素质还是满格,我依旧能够直接撂倒他,但是现在不一样,我上来就被人猛地踹了一脚腹部,现在那种直击腹部的感觉还在烧灼着五脏六腑,身体一下直接被这么一脚踢得整个身体七荤八素的。

  各种肢体完全跟不上,然后两下交拳更是打的神魂颠倒!

  张虎对着我好叫道:草泥马,不行了吗?站起来,刚啊!

  我扶着地面,一步步的倒退,慢慢爬起,我左右看,寻找我的纸棍,但是那根纸棍已经被叫鼠子的人不知道何时给带走了,我有些绝望!

  i更%新(最v.快上)B酷匠t网

  这人,此时此刻就像发疯了兽人一样,是那种异常残忍的兽人!

  我再一次一咬牙没人救不能求!

  唯独自救!自求!

  我两下两步爬起来,身子才一个站稳,整个人的疼痛瞬间传遍身子!

  再一次咆哮,用尽力气:打啊!

  我用后一丝力气,整个身体就像一只放飞了的风筝,一下子力量传递全身,我感觉到了我战斗最强的姿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落鹜孤飞说:

  记得点签到,然后投一下挖掘机,也记得撸一发,最后要是手里面还有恶魔果实哥们,可以给来一两个,谢了。努力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