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境迁看我这么个吊耳当啷的话,嘴角动了很多次,几次欲言又止,我不禁冷笑。

  这一个动作看在蒋境迁眼里,他终于是忍无可忍!

  拿手指着我:西酷,你最近很风光啊!

  他这一动作让我们所有的兄弟军团很无风光,他早先就惹怒过兄弟军团的我们,本来我不以为意,但是这一次,完全就不一样了,所以都怒了。

  白牙和一等人直接吼道:你他妈找死是吗?

  怒气滔天!

  氛围沉闷,压抑的很多人都不敢抬起头。

  他也是额头直冒大汗,一颗颗汗珠从头上直流,然后腿也是哆嗦,但是他看了一眼徐苗木,看了一眼周围,看着所有人都看着他。

  他咬紧牙齿,忍不可抑:西酷,翰华这个学校,即使你再一年级称霸,但是还是有一群人,不是你能惹得起,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惹我,否则把他勾出来了,他以后的路,我怕你走投无路!

  我们都是哈哈大笑,什么大风大浪,什么艰难困阻我们没有遇见,一句这么轻飘飘的话就先把我们镇住,真是笑无可笑。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然后我看着走来的张扬陈坤二人,他们趴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顾哥,这一次我们演出戏,等布好局,咱们来一次请君入瓮!

  我想了想,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一次就权当给三千重楼的兄弟们表现一下。

  既然演戏,那就要真是一点。

  我缓缓地抽出纸棍,指着他说道:蒋境迁啊蒋境迁,你他妈这么喜欢太岁头上动土,时不时的就给我搞些幺蛾子不是?喜欢跟我作对!

  我用力一抽桌面,“啪!”把所有的人都震的身体一抖,蒋境迁也是身子抖个不停,要真挣扎,面目狰狞,那模样真是比戏子丰富有趣多了。

  看似吓得不轻!

  但是还特别嘴硬的说道:西酷,你他们感动我试试!

  一个被我吓成这样的人,还敢这么说话,也是不条汉子,不容易。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纸棍,只要他妈再一次一言不合,我就可以一纸棍把他抽的倒下。

  所以他的眼珠子一直上下摇摆不定。

  #酷@j匠18网\b首yu发e

  这个时候,白脸出来:顾哥算了,消消火,大家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别搞得这么僵不是?

  然后张扬给陈坤使了一个眼色,陈坤立马把蒋境迁拉走,还不忘苦口婆妈的劝解:蒋境迁卖给我面子如何,这一事就让他过去怎么样?

  蒋境迁听得这句话身子直了一些,语气也强硬了一些,还不忘给我来了一句:西酷,我就卖给陈坤他们一个面子,哼!

  活脱脱的一个跳梁小丑。

  但是我读书心切啊,班主任可是说了,机会还有作用,这样说来,我自然还是有机会,一年级课程一个月也就那么点,再加上我逃课也就是几天,而这个十月他压根没有上多少课,国庆七天一礼拜,回来讲习卷子两三天,上个礼拜是一周全部课程,这一周看上去大概也没有多少天课可讲,肯定还会讲习一下考试要点,所以我还是有机会夺冠的!

  心里有丝窃喜,老高兴。

  跟着徐苗木韩雅她们问了些问题,最后我懂得差不多了。

  一如平静的水面再一次荡漾开来,每一次大小考试,都代表着有很多人要遭殃,所以这周三之前不会发生什么,也完全给足了我时间让我学一点儿东西。

  安静中,风雨在动摇,我们都懂,在寝室里面都一直保持着锻炼,体力及力量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练起来的,这是需要沉淀的。

  白秀娟再也没有来找过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口去找她,所以也就搁置到了一旁,但是很多人很多事,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张虎这人残忍凶暴,对自己狠,对别人一样的狠,他走到这个位置,并不是机遇,而是他的实力!

  就在我准备的下一趟的随堂复习的时候,一个人走到我们班门口,给我说了一句:西酷,张虎说小竹林,你一个人,白秀娟!他等你!

  轰!

  脑袋就像被炸了一样!

  我最怕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那天在他们班门口,我就担心这事,想不到这一次,果真还是发生了。

  有人找我,兄弟们自然会问及啊,于是就问道:顾哥他找你干嘛?

  我笑了笑,佯装得意的说道:有小妹子笑我耍,我就不上课了,你们自个认真点。

  说着我就提了提袖子里面的纸棍,一个人迈着大步往小树林里面。

  我永远也不会想到,我第一次进小树林是这个模样,张虎要挟白秀娟然后牵扯我,这样一个男人,真是卑鄙到了极点,我就没有想过,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

  一个男人连一个不管事情无辜的女子都能够拿出来,真是跌了男人的脸面!

  我怒火中烧,今天就算我一个人,干他们一班,我也要为民除害!这种祸害,就不应出现在校园里面不是吗?

  小竹林外,微风吹起,萧萧落叶,枯黄的竹叶一片片落地,我踏上落叶地带的边缘,然后一脚踩下去,便发出咯吱咯吱的酥响,古韵古香!

  真有江湖里面那种,英雄救美人的既视感!

  只是走了十几米后,看到一些人,七零八落的正在抽着烟,调侃着笑意来回穿梭,这么一群人,是人渣的代表!

  张虎第一个看到我,他烟蒂从嘴边一丢,然后用脚碾踩,非常的用力,真想那根烟蒂跟他有仇一样。

  然后便是咧开嘴笑的深沉,笑的醉意,笑的春风得意:我以为你不回来,没有想到,你他妈还真是一个人来了,你真以为你牛逼不是!

  然后他用手一扯手里的绳子,白秀娟的身子便缓缓出现,她眉头紧皱,身子一直挣扎着,表情很亢奋,眼神中尽是哀求,但是由于嘴巴被封住了,所以不管怎么愤怒都无法开口喊出来,所以只是无声的泪水滑落。

  她的模样,还真让我心中触发怜惜的感觉,异常的心痛!

  我实在受不了这么一面,于是喊道:放了她,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张虎把绳子来回打了几个结,冷笑道:真他妈男人!

  但是接着又说道:想死,我会给你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落鹜孤飞说:

  挖挖,撸撸,恶魔果实,来者不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