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修龙不认识他,问了旁边的杨家明他们,路星河认识他,也知道这孬种特在以前特别喜欢找我麻烦,路星河对我说道:顾哥我不忍心下手,我来!

  乾修龙也是问清楚了,帅气阳光的脸颊怒目瞪对:你小子脾气还真乖戾啊!

  说着一脚踹山去,杨少康怕了,跌倒在地上的马上爬起来:顾哥,顾哥,我错了,我错了!求你饶了我吧。

  这个时候,班主任的小毛驴突然出现,妈的!

  我把棍子一丢,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班主任神情挣扎的模样,直接插进了人群中,跟着大部队走了。

  我有些做贼心虚的模样,可是班主任的眼神锐利,直接就开着怼着我,然后不温不冷的命令道:上车。

  我心里不是个滋味,怎么又遇到她了,上次办公室里面那么尴尬的一幕又出现在了脑海里。

  我没有来的思索,直接被她拽上了车,然后还是那句话:抓紧!

  "◎酷%5匠¤☆网@唯76一正=版",%其&%他K都Ck是0盗B版{

  车子一用力,我一个惊吓,不是吧,开小毛驴有没有这么霸气的,于是赶紧搂着。

  车子速度还是很快,我鬼祟心思作怪,是你叫我抓紧的,于是搂着她的腰,贴着她。

  哼!

  就此你豆腐,咋地,咋地!

  小心思贼高兴,比吃了糖还蜜。

  小路很短,三两分钟就到了,这种感觉还没体验的够,车子就停了。

  班主任把我手一掰开,头扭过头:小小年纪不学好,打架谈恋爱,吃豆腐什么都会啊。

  说道吃豆腐,班主任脸一红,俏生生的,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可爱的一面。

  我顿时不好意思,尴尬的想要反驳,但是却不敢说,哼了一声:有事吗?

  班主任一听脸色一冷:白眼狼,吃完豆腐不认人了?

  我脸色完全架不住了,不知道怎么说好,于是就不说话了。

  班主任扯着我的说包,一顿说道:你说你这么小,好的不好哈,打架什么的样样都会,手抽烟喝酒谈恋爱,各种会玩,现在竟然完全不学习,天太瞎滚。刚才被你打的人是不是有杨少康,你怎么又欺负他?你们毕竟是同学,你就…

  我一听,又袒护他,我脑子一凝,怒吼道:你是不是喜欢他!这么护着他,完全不弄明白是非!

  每次我一怒,我就不想跟她说话了,于是又想直接夺门而出,想去厕所抽根烟冷静冷静。

  却没有想到,套路完全被他的把握住了,她一把手,敏锐的抓住我,然后拧的特别紧。

  我使劲的挣扎,但是我我又怎么拗的过一个大人,于是三两下立马败下阵来,班主任把我一拽,我立马就面向她了,他心平气和的说道:又恼羞成怒了?我就说你小小脑袋瓜子里面想的都不是好东西,这么灵瓜的脑袋不认真读书真是可惜了!

  我呵呵:要你假心假意的,每次都气我,然后又哄我,逗我,你当我是玩具啊。

  班主任脸色又是一脸,一脑门的黑线: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也不想跟着她打哑谜,浪费时间,直接问道:找我又干什么?说了我还要去教室自习呢。

  班主任摇了摇头,美丽的脸颊突然笑道:马上要月考加期中考试了,这一次如果你成绩还是很好,那个承若还是可以履行,我答应你一个条件。

  我一听脸色一展,本来还激动的,但是看到她的脸颊之后,脸色立马一沉。

  班主任也随即一变,嗔怒道:我说话你还不行?

  我点了点头,但又感觉不对,于是又摇了摇头。

  版主任的脸色挂不住了,信誓旦旦的说道:这一次老师一言驷马难!

  我听得倒是放心了不少,但是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我接着说道:要是你又反悔了呢?

  班主任脸色涨红,不知道怎么说,最后恼羞成怒的说道:你还想反了天不是?

  我顿时:我…

  班主任说道:好了赶紧的回去。

  我走到门口,大吼一声:你以后不能偏袒杨少康了,哼!他开心打我那么多次,我才打他一此,你就一个劲的说我坏!

  班主任一时失笑,然后摇了摇头。

  我得意的蹦蹦跳跳的往班里面走,现在刚好早会结束,于是我这么一幕,被路旁仰慕我的妹纸给看到了,她们顿时一个痛心疾首的样子。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恢复原来霸气的模样,就像加快步伐,但是觉得不怎么好,然后往回一走,看了一群人中,一个比较漂亮的妹纸,然后走上去,她有些不好意思,有些惊慌,脸色绯红。

  一步步的往后退,最后退到无路可退,顿时背部贴紧墙,我得意的笑着,自认为异常的帅气,迷人,抬起一只手,直接撑着,对着她吹了口气,缓缓道:你好漂亮。

  她的脸色瞬间变红,跟她玩的同学闺蜜瞬间的尖叫。

  我看着她闭着的眼睛缓缓说道:刚才的事情叫你的同学不好跟别人说,好吗?

  极致的温柔。

  我并不知道,她是学校其中一个校花,我只是认为我那样走路被传出出肯定会形象大跌,于是才闹出这么一幕。

  她还来不及开口,老师的身影便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然后不自觉说道:怎么了,怎么了同法。

  然后眼神一瞪,捂着嘴,可爱极了,但是瞬间脸色一垮。

  我拔腿就跑:妈呀!

  然后就传来班主任女高音尖锐的大吼:席顾!看我不收拾你!

  心情瞬间全无,虽然忐忑他们也一直问我,怎么回事,我哪敢说,就说没事。

  也罢,横竖都是一个死,她要是怎么对我,等我拿到了好成绩我就怎么对她。

  于是我硬着头皮,拿着几个不懂得知识点往前徐苗木过去,徐苗木跟韩雅是同桌,我过去的时候,她老高兴了,我也是温柔的笑道。

  只是着我府下身子跟徐苗木说话,蒋境迁都快要气的肺都炸了,脸色铁青的,直接走上来,但是却被人拦下来,我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蒋境迁阴冷的看着我,说道:席顾,你自找的!

  我就站起来,眯着眼睛,王霸之气瞬间覆盖住他,不悦的问到:咋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落鹜孤飞说:

  我还是那句话,兄弟们免费的挖掘机,撸撸,投给我,投给席顾!!!